简体正體
2020-07-23 蓬佩奥演讲-1.jpg
图: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美国务院图片)

唐龙: 蓬佩奥演说与“极左” 的噩运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共产主义中国及自由世界之未来》, 堪称振聋发聩,开启新局。 一般的理解, 这个演说主要在号召反击中共尤其是习近平的系列倒行逆施, 而从广义来讲, 乃是对 “极左” 势力与思潮当头棒喝的一篇讨伐判决书。

国家, 民族, 文化, 社会等, 其政治立场和价值观可能有左中右的不同,这本属正常现象。 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地球上西方偏右 – 即个人主义和自由民主模式主导, 而东方偏左 – 即团体社会和专制集权模式常态。   

譬如现在全球应对中共和习近平的态度立场,在最西方的美国和英国的反击比较坚决, 往欧洲大陆走一点就有些暧昧, 譬如德国,常与中共眉来眼去, 再往东走到俄罗斯, 那本身就是个专制国家,与中共同流合污, 再往东过了中国, 金正恩的朝鲜堪称东方专制主义的最后负隅顽抗。

当然以上只是说明某种历史和文化的传统和惯性, 但绝非不能改变和革新。 譬如东亚还有日本, 韩国, 台湾, 新加坡等成功的现代民主和法治国家体制。 香港本来也很好, 但现在却笼罩在中共独裁专制的罪恶阴影之下, 这也是全世界自由民主力量对中共和习近平发起绝地反击的直接原因。

必须承认中国文化基因 “左” 的成分偏多, 譬如从天下大同, 天下为公, 共产主义, 到习近平现在忽悠的所谓 “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在思想方式上一脉相承, 都是集体无意识的 “乌托邦”。西方不是没有乌托邦, 马克思主义就是现代乌托邦, 但西方也有识别和反制乌托邦的自觉意识, 这就是乌托邦思想在西方可以存在,但却难以成大气候的重要原因。

而中国的乌托邦意识比较潜移默化,那是一种发自传统农业文明与习俗内心的梦呓,导致后来给了共产主义等极左思潮泛滥以大大的可乘之机。乌托邦的核心特点是听上去很美, 但做起来倒霉。 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中国基本没有 “不自由, 毋宁死” 这样的价值传承,也匮乏个人产权, 公民选举权,和独立司法等基本概念和实践。

有人会说, 我可不是共产党员, 但这并不代表你不左倾。 而左倾最要防止的是极左极左的最大谬误, 就是违反破坏扼杀了人性自然,社会规律和运作常识,而是以幼稚的, 极端的, 偏执的, 超理想化的方式来面对生活和社会, 最后往往走入事情的反面和异化, 酿成荒谬与邪恶。

譬如共产主义号称 “解放全人类”, 而共产党的领导人如当代中国的习近平, 朝鲜的金正恩, 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却都无一例外赤裸裸地成为专制独裁的黑帮头子。如此巨大的实际反差,就是臭名昭著的 “极左异化效应” 所致,并已反复为历史深刻教训所证明。     

蓬佩奥演说, 对我们必须严防极左病毒侵害, 坚决反击极左势力发难,作出了一个及时宝贵有力的提醒和激励。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