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20-07-23 蓬佩奧演講-1.jpg
圖: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講(美國務院圖片)

唐龍: 蓬佩奧演說與“極左” 的噩運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共產主義中國及自由世界之未來》, 堪稱振聾發聵,開啓新局。 一般的理解, 這個演說主要在號召反擊中共尤其是習近平的系列倒行逆施, 而從廣義來講, 乃是對 “極左” 勢力與思潮當頭棒喝的一篇討伐判決書。

國家, 民族, 文化, 社會等, 其政治立場和價值觀可能有左中右的不同,這本屬正常現象。 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地球上西方偏右 – 即個人主義和自由民主模式主導, 而東方偏左 – 即團體社會和專制集權模式常態。   

譬如現在全球應對中共和習近平的態度立場,在最西方的美國和英國的反擊比較堅決, 往歐洲大陸走一點就有些曖昧, 譬如德國,常與中共眉來眼去, 再往東走到俄羅斯, 那本身就是個專制國家,與中共同流合污, 再往東過了中國, 金正恩的朝鮮堪稱東方專制主義的最後負隅頑抗。

當然以上只是說明某種歷史和文化的傳統和慣性, 但絕非不能改變和革新。 譬如東亞還有日本, 韓國, 臺灣, 新加坡等成功的現代民主和法治國家體制。 香港本來也很好, 但現在卻籠罩在中共獨裁專制的罪惡陰影之下, 這也是全世界自由民主力量對中共和習近平發起絕地反擊的直接原因。

必須承認中國文化基因 “左” 的成分偏多, 譬如從天下大同, 天下爲公, 共產主義, 到習近平現在忽悠的所謂 “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實在思想方式上一脈相承, 都是集體無意識的 “烏托邦”。西方不是沒有烏托邦, 馬克思主義就是現代烏托邦, 但西方也有識別和反制烏托邦的自覺意識, 這就是烏托邦思想在西方可以存在,但卻難以成大氣候的重要原因。

而中國的烏托邦意識比較潛移默化,那是一種發自傳統農業文明與習俗內心的夢囈,導致後來給了共產主義等極左思潮氾濫以大大的可乘之機。烏托邦的核心特點是聽上去很美, 但做起來倒黴。 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中國基本沒有 “不自由, 毋寧死” 這樣的價值傳承,也匱乏個人產權, 公民選舉權,和獨立司法等基本概念和實踐。

有人會說, 我可不是共產黨員, 但這並不代表你不左傾。 而左傾最要防止的是極左極左的最大謬誤, 就是違反破壞扼殺了人性自然,社會規律和運作常識,而是以幼稚的, 極端的, 偏執的, 超理想化的方式來面對生活和社會, 最後往往走入事情的反面和異化, 釀成荒謬與邪惡。

譬如共產主義號稱 “解放全人類”, 而共產黨的領導人如當代中國的習近平, 朝鮮的金正恩, 委內瑞拉的馬杜羅,卻都無一例外赤裸裸地成爲專制獨裁的黑幫頭子。如此巨大的實際反差,就是臭名昭著的 “極左異化效應” 所致,並已反覆爲歷史深刻教訓所證明。     

蓬佩奧演說, 對我們必須嚴防極左病毒侵害, 堅決反擊極左勢力發難,作出了一個及時寶貴有力的提醒和激勵。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