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墨西哥当局在毒贩叶真理家中,查获超过2.05亿美元的现金,墨西哥比索、欧元、港币,以及价值不明的金币与珠宝。 (图片来源:美国司法部)
墨西哥当局在毒贩叶真理家中,查获超过2.05亿美元的现金,墨西哥比索、欧元、港币,以及价值不明的金币与珠宝。 (图片来源:美国司法部)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0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报导)中国黑帮多年来持续涉入与毒品贩运相关的犯罪行为。现在,中国犯罪网络已主导了国际毒枭的洗钱业务和化学药品供应,并与墨西哥、哥伦比亚及其它地区的贩毒集团密切合作。美国缉毒局(DEA)前特别行动部门负责人德里克‧马尔茨Derek Maltz)认为,这或是中共的化学战,也未可知。

美国公众目前的注意力多集中在美墨边界和墨西哥境内的地盘枪战,或是毒枭「矮子古兹曼」落网的消息。

但其实最严重的,是中国黑帮的介入。中国的犯罪网络为贩毒集团供应了大量制毒用的化学药品,破坏力更深远,而且洗钱规模高达数十亿美元。

美国缉毒局(DEA)前特别行动部门负责人德里克‧马尔茨Derek Maltz)对《大纪元》说:「显然,中国人(中国黑帮)更危险、更细密、更复杂,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更多的威胁,是墨西哥毒枭无法相比的。」

据美国缉毒局的说法,贩毒集团之所以可以迅速的扩张,是因为贩毒集团首领与墨西哥的中国洗钱行动负责人之间有着协议,而这种关系的巩固,就会为集团的迅速扩张提供土壤。

美国缉毒局的发言人说:「中国的商业和制造业已将该国转变为重要国际枢纽,吸引了洗钱活动和非法金融交易。」

今年6月,一名中国男子吴学勇(Xueyong Wu,音译)承认为毒贩洗钱,总金额超过400万美元。而这些钱,多来自在美国大规模贩运可卡因(古柯碱),特别是在弗吉尼亚州。

美国司法部表示,吴学勇与拉美贩毒集团合作,通过「一个复杂的国际金融交易系统」将这笔钱送回墨西哥,吴学勇借此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2020年3月,又有另一名中国男子甘贤斌(Xianbing Gan,音译)因为替墨西哥贩毒集团洗钱被判刑。据美国司法部信息,他负责收集芝加哥的毒品收入,并将其转入中国的银行帐户。

甘贤斌是从香港飞墨西哥,在洛杉矶机场转机时被捕的,他平时住在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市(Guadalajara)指挥洗钱行动。

马尔茨说,传统洗钱组织大约收取8%的佣金,但中国犯罪网络为了接管整个行业,通过削价竞争,仅收取1%甚至不收取佣金,所以已经基本上接管了整个行业。

马尔茨说,中国人很狡猾,「他们建立了非常细密、复杂,基于贸易的洗钱计划。」

马尔茨表示,为了把钱洗白,他们在中国收到数亿美元的非法资金后,犯罪者先将资金换成商品,再将商品出口到拉丁美洲,以此方法为墨西哥贩毒集团洗钱。

中国人利用地下银行系统的盛行洗钱

在美国,还有另外一种中国人流行的洗钱手段,美国缉毒局表示,他们利用了「中国的地下银行系统」(Chinese Underground Banking System,及地下钱庄)。这种方式不仅可为贩毒组织洗钱,更可为住在美国的中国富豪,提供大量现金。

在2019年有一起重大案件,其中涉及了三名中国人,他们虽被起诉,但目前仍逍遥法外。司法部称,他们协调了美国大约300个贩毒地点的毒品收入。

地下钱庄的盛行,与中共的外汇管制有关系。中共政府对个人外汇的管制严格,每年只可汇出5万美元。于是,他们就充当经纪人,将这些现金卖给住在美国的中国富豪。

购买美金的中国买家,将人民币转移到经纪人在中国的帐户。经纪人再将非法收入,换成电子产品或服装之类的中国商品,出口到墨西哥换取比索。

但美国缉毒局,对这条洗钱渠道,包括:基于贸易的洗钱手法、证券交易、房地产交易、赌场相关交易,以及通过正规和地下银行进行的汇款等,也是相当清楚的。

许多国家,据美国缉毒局说,都在调查哥伦比亚、墨西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中国洗钱者。而在过去的七年中,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的中资银行已受到调查,也有雇员因涉及洗钱活动而被逮捕,并处以高额罚款。

美国缉毒局发言人说:「中国庞大的出口业,使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毒品贩运组织可轻易洗白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毒品收入。」

中共的化学战 毒品是中国实验室生产

马尔茨说,很难想像中共政权未参与洗钱活动,也没有涉入制毒相关的化学制造。

他说:「它们(中共政府)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活动?现在,它们是否在领导它?是否在组织它?是否在指挥这一切?都无法得知。」

马尔茨说,贩毒组织的主要动机是金钱和权力,但中共的动机远不止于此。

他说:「我认为,这是中国(中共)打击对手时,采取的另一种全球化攻击」,他说:「有什么比伤害孩子们、造成用药过量致死,同时又赚数十亿美元更好的方法,来伤害美国呢?」

马尔茨说:「我把它称为,一种针对美国的化学战,因为我们正在处理的这些致命化学物质,都是在中国实验室生产的。」

中国流出数千吨制毒药品 催生墨西哥超级实验室

毒枭们是越来越狡猾了,为了躲避查缉,他们不再直接输出毒品,而是改成其前体化学品,由于中国是许多药物的原料药提供者,这在庞大的原料药的出口订单的保护下,能瞒过很多人的耳目。在人们对其原料种类不太熟悉、而且他们还在不断的制造新品种时,要有火眼金睛的判断力,确实很有难度。

美国缉毒局从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开始查缉生产冰毒(methamphetamine,又称甲基安非他命)的化学前驱物,因此有许多美国小型的实验室被关闭了。

马尔茨说:「在那段时间里,锡纳罗亚贩毒集团(Sinaloa cartel)中,诸如『矮子古兹曼』等首脑,开始与中国犯罪集团结盟,他们从中国进口了好几吨的化学药品,然后直接运往墨西哥,专门生产冰毒。」

他们在墨西哥建立了一间间超级实验室(Super labs),不仅毒品的纯度更高,流入美国的冰毒量也急剧增加。

一个普通毒枭家里就放2亿美元现金

2007年,一名在美国马里兰州被捕的中国公民叶真理,因为在墨西哥制造冰毒,以及参与贩毒等不法行为,所以在美国时被捕。当墨西哥当局搜寻他的住所时,发现在一个房间里堆满了至少2.05亿的美元现金、和其他多种货币。

马尔茨说:「那只是墨西哥(贩毒集团中)的区区一个人而已,而且那些钱,仅来自化学药品的销售,如此,你可以一窥我们所谈论的贩毒规模。」

冰毒的走私数量在近年来急剧的增加。这个财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但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已缉获了近10.4万磅的冰毒。 相比之下,在2014财年,仅缉获了近2万磅的冰毒

根据2019年美国缉毒局的报告,这些超级实验室使用的化学前驱物,多来自中国与印度。

该报告还指出:「化学药品在中国被贴上别的标签,运送到墨西哥或中美洲的合法公司,然后贩毒集团再借由陆路,将药品转移并走私到祕密实验室。」

墨西哥当局去年夏天,在当地查获了一间实验室,能三天内生产出7吨的冰毒

马尔茨说,很多人不知道很多华人都涉及了可卡因(古柯碱)的贩运,许多中国人还在巴拿马和中美洲地区经营,将大量可卡因运往亚洲和世界的其它地区。

中国芬太尼 可随意网购毒害美国人

中国毒品,最有名的可能就是强效鸦片类止痛剂「芬太尼」。而这种东西,却简单的通过邮政系统,就可以直接从网上订购,邮寄到美国人的家中,这是很可怕的。

芬太尼最初是作为止痛药和麻醉剂。但它的效力是海洛因的50倍至100倍,极易上瘾,而且很容易致命。制毒者常将其伪造成处方药丸「氧可酮」(oxycodone),或混入海洛因、可卡因,甚至大麻里。购买者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购买的药物中含有非法的芬太尼,然而,芬太尼只需要2毫克的剂量,即可能致命。

一分钱美元以及致命剂量的芬太尼。 (图片来源:美国缉毒局)
一分钱美元以及致命剂量的芬太尼。 (图片来源:美国缉毒局)

马尔茨说,一公斤芬太尼在中国的价格约为5,000美元。如果毒品集团将1公斤芬太尼带入他们的实验室,加入其它药物,将其分成小块或压制成药丸,那么他们可在美国街头获得200万美元以上的不法收入。

2019年8月,墨西哥海军拦截一艘来自中国的走私船,船上装运了25吨的芬太尼,正准备开往墨西哥西北部的库利亚坎市(Culiacán),那里正是锡纳罗亚贩毒集团的总部。

马尔茨说。然而,直到今天这种危险的药物,尚未引起美国人的广泛重视。

美国每天有180人以上死于药物过量

在2018年,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美国平均每天有184起药物过量引起的致死案件。其中,约有70%与鸦片类药物有关,包括:处方药、海洛因和芬太尼

2018年8月,俄亥俄州一对中国父子,被美国司法部以43项罪名起诉。62岁的父亲郑光华和35岁的儿子郑富景(Fujing Zheng,音译),被指合谋制造并在全球至少25个国家,美国的37个州,贩卖致命的芬太尼类毒品,以及250种其它类毒品,至少导致两名俄亥俄州男子死亡。

日前,2020年7月1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依照《外国毒枭认定法》(Kingpin Act),对四名涉嫌参与芬太尼贩运的中国人和一家公司进行制裁,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财产。

美国财政部表示,这四人使用一家名为「全球联合生物技术公司」(Global United Biotechnology Inc.)的企业来购买芬太尼和其它药物,其核心人物为「郑氏贩毒集团」的郑富景(Fujing Zheng,音译)。

根据制裁令,这些被制裁的个人和实体,在美国境内的所有财产和财产利益都必须被冻结,并向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通报。

去年底中共为了回应美国提出的要求,严打毒枭,有9名芬太尼贩运者因为制造和分销毒品而被判刑了。但据美国前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现在是哈德逊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的说法,他认为那个动作只是做给媒体看的。

斯伯丁写道:「中共乐于为美中贸易协定牺牲一些中国人,它不代表政策的实际变化。」

中国对国际贩毒提供原料 是邪恶核心

中国人提供化学药品和负责洗钱,墨西哥贩毒集团则包办其余的事务。出面的是墨西哥人,但中国人,才是这个犯罪的邪恶核心。因为没有化学药品,就没有毒可卖,一切都没有了。

2019年美国缉毒局的报告说:「除非非法药物市场发生重大、意料之外的变化,短期之间墨西哥贩毒集团将继续在美国市场上主导可卡因、海洛因、大麻、冰毒芬太尼的大批走私和分销。当前没有其它犯罪组织,拥有可与之抗衡的后勤基础。」

马尔茨说「要记住,化学药品和金钱,才是贩毒集团的关键组成。没有化学药品,就无法生产药物。没有钱,他们就倒闭了。如今,他们赚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以空前的速度在杀害美国人。」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