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吉林省公安厅某副厅长出版一本经书《平安经》。(网络截图)
吉林省公安厅某副厅长出版一本所谓《平安经》。(网络截图)

江棋生:旷世奇葩 千古笑料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0日】7月29日上午,我在推特上见到人大校友荣剑先生讥弹《平安经》:

奇葩时代又来大奇葩了,吉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贺电,出版一本旷世奇书《平安经》,该书格式是“名词+平安”,洋洋几十万言,由官家出版社出版,被官媒评价为是跨国传世的经类力作大作。据说作者系法学博士、书法文献学博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客官,你可曾见过这样的蛇精病?                  

随之,我加上一句评论转了他的推。我的评论是:

未被关进铁笼子里的权力,什么样的奇葩事都干得出来。

这么一句话,似乎显得我很有人生历练,很有定力。但是,随后的一整天,我还就被《平安经》这朵奇葩,闹得什么正经事都没干。

自夏商周后数千年来的中华文化史上,写烂书的大有人在。但是,我还真没见到有写得如此之烂、且还要以烂充好的。

作为公认的儒家经典的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和五经:《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左传》,被黎鸣先生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然而,即便黎鸣先生所言不虚,诸位客官,四书五经与《平安经》这部当代“儒林巨制”相比,又如何?是否,二者依然堪有天壤之别、云泥之隔?是否,后者之烂已达于极致,烂得连渣都不剩了?             

自夏商周后数千年来的中华文化史上,出烂书的大有人在。但是,我还真没见到有出得如此之烂、且还要以烂充好的。

公安部的群众出版社曾在1982年,以“内部发行”的方式,巧妙地出版了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译本,传为一时佳话。1985年1月3日,在时任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于浩成先生的运作下,《古拉格群岛》被送到全国作协第四届代表大会会场京西宾馆,作家们争相购买,先睹为快。事后,未出席会议的巴金先生专门托人要买《古拉格群岛》。于浩成给巴金老寄书后,还收到了巴金老的亲笔致谢信。而如今的群众出版社,可真够奇葩的,居然不怕丢尽脸面,敢出《平安经》这种旷世烂书;并在“编辑首语”中,对《平安经》加以一通胡吹——这让九泉之下的于老先生,如何得以安息?            

自夏商周后数千年来的中华文化史上,拍马屁的大有人在。但是,我还真没见到有像张咏这样拍得如此之烂、拍得如此荒诞不经的。

今年5月9日,吉林省应急管理厅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张咏的“拜读《平安经》感言”。张咏在感言中写道:

平安经》作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是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由人民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作者贺电先生博学多识,拥有警察和专家双重身份,已出版专著 35部 。从他的新作《平安经》中,令人感知到一位学者深邃的灵魂和宽广的情怀。

我想,这个世界上最为精研马屁文化的人,恐怕也想不到会出张咏这样毫无底线的马屁精,竟然能在让小学生都会笑掉大牙的《平安经》中,感知到作者“深邃的灵魂和宽广的情怀”。

可以说,《平安经》的故事之烂,已经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甚至超出了最为恶猜公权力的人之想象,超出了最为鄙视舞文弄墨者的人之想象。

无怪乎中国的自媒体上,恶评吐槽之声如江河洪峰,奔涌而来;无怪乎中国的部分官媒,亦不客气地大胆开火,口诛笔伐;无怪乎人民出版社站出来公开澄清,明确否认;无怪乎吉林省委紧急成立联合调查组,要对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所作《平安经》有关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旷世奇葩《平安经》给一级警监、二级教授贺电带来的,恐怕不再是仕途平安,而是不平安。

奇葩时代《平安经》的故事给中国历史留下的,将是一场不可多得的千古笑料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