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紀曉嵐家奴僕的兒子王發,擅長打鳥槍,彈無虛發。(示意圖片:publicdomainpictures)
紀曉嵐家奴僕的兒子王發,擅長打鳥槍,彈無虛發。(示意圖片:publicdomainpictures)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殺生的罪業有多大?看看這幾個驚悚的例子就知道了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37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作者:紫君)吃齋是爲了什麼

福建某位夫人喜歡吃貓。得到貓,先把石灰裝到一個小口的罈子裏,然後把貓扔進去,再用開水澆。貓被石灰沸水熱氣蒸騰,全身的毛都掉光了,不用費事拔毛了。這樣一整治,貓血全都涌入臟腑之中,貓肉潔白如玉。她說吃起來味道勝過嫩雞雛十倍。 她每天都張網,設置陷阱機關,捕殺的貓不知道有多少了。

後來這個夫人病危,喵喵的叫喚聲就象貓一樣。過了十多天才死。觀察使盧吉曾與這位夫人做鄰居,盧吉的兒子叫盧蔭文,是我的女婿。他給我講的這件事。又說景州有一個官宦子弟,愛把小貓小狗之類的小動物的腿折斷,還拗向朝後,看着它們扭來爬去的,疼痛號叫,以爲好玩,取樂。也弄死了不少。後來這個官宦子弟成家所生子女,個個都是腳後跟反向前的。

再有我家奴僕的兒子王發,擅長打鳥槍,彈無虛發。每天都得打死數十隻鳥。他只有一個兒子,名叫濟寧州,是在濟寧州生的。這孩子十一二歲那年,忽然遍體生瘡, 看起來就像火烙的痕跡,每一瘡口裏都有一個鐵彈子,都不知道是怎麼進去的。百藥用盡都治不好。最後還是死了。這個王發家也成了絕戶。殺業報應最重,不可不信!

紀曉嵐說,我曾經很不理解的是那些說要修善果的人。都是按照規定的日子持齋,好像尊奉着規矩條令。而平時日常生活卻不戒殺生。佛家吃齋,難道只吃蔬菜水果就算是功德麼?我看正是因爲吃蔬菜水果就不殺生了。

如今的佛教徒,某天某日,是觀音齋期,某天某日是準提齋期,那天持齋,佛大歡喜;而如果不是這幾個日子,在廚房裏烹雞宰鴨,菜板上堆滿了肥肉鮮魚,屠豬割羊,極盡慘酷,覺得佛不會管。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況且天子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人無故不殺犬豕,這是儒家尊奉聖賢的教義,禮也。

當然,讀書人遵循聖賢之教,絕不是不吃肉了。然而平日除了招待賓客、祭祀典禮之外,隨便殺生取肉也是萬萬不妥的。就爲了吃一口肉,就驟然殺害一條性命;爲了喝一頓肉湯,就殺害數十甚至上百的生命。用衆多生命的無限恐怖痛苦, 遭受無限慘毒爲代價。

蘇東坡(蘇軾)(圖片:〔元〕趙孟俯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蘇東坡(蘇軾)(圖片:〔元〕趙孟俯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只供我一時的口福享受,這與按照日子持齋那顆心相比較,不是太有點矛盾了麼?蘇東坡先生一向堅持這種看法,我覺得這是比較中肯的觀點。

紀曉嵐說,我願意與那些修善果的人探討這件事。

愛堂先生

愛堂先生有一次夜裏飲酒歸來,忽然胯下騎的馬驚了,狂奔起來。路上草深樹密,溝溝坎坎,凹凸不平,好幾次差點從馬上摔下去。忽然有人從路旁閃出,一手挽住馬嚼子和繮繩,一手伸在愛堂先生掖下扶他下馬,說:

“我的老母當初多蒙先生救濟,如今我來救先生免於斷骨的災厄。”

先生問他姓名,可是轉眼之間已經杳無蹤影了。愛堂先生回憶自己生平往事,不記得有過救濟老婦人的事情。不知道那個鬼魂爲什麼要這麼講。難道這就是佛經上說的“無心佈施”,功德最大’嗎?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