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原清华教授许章润再发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推特图片)
前清华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许章润否认嫖娼 委托律师拟提告 国保向律师表“关切”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6日被控嫖娼遭拘留,他获释后,7月29日首次否认自己嫖娼,并认为官方的指控是构陷和诬陷,已委托两名律师,可能将提起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但北京警方昨天派国保人员上门要求律师不要与境外媒体多作谈论,以免被炒作。

香港明报30日报导,许章润6日被控嫖娼并遭行政拘留;拘留期满并结束防疫隔离后,28日在北京与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尚宝军及前律师浦志强会面。

报导引述尚宝军表示,已接受许章润委托,将在适当时机对成都警方的行政处罚提出行政复议(即不服司法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而向复议机关提出要求撤销或变更具体行政行为的请求),也不排除提出诉讼。

尚宝军表示,许章润完全否认警方的嫖娼说法,认为完全是诬陷。去年12月,许章润与北京大学法律学者贺卫方、张千帆等人到四川成都出席一个交流会,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认为在此期间许章润涉嫌嫖娼

据报导,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青羊”9日发出一则警情通报称,2020年6月,破获一起组织卖淫案。通报中提及一名许姓违法人员,据说是指许章润

香港电台报导,许章润聘请律师追究当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后,北京警方30日上午派遣两名国保人员赴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逗留两个多小时,核实律师是否接受许章润的委托,以及了解许章润对于案件的态度。

律师向国保引述许章润的说法指出,有关嫖娼的指控子虚乌有和构陷,四川成都警方并没有出示三方面关键证据,包括酒店监控视讯纪录、手机通话及转账纪录。

国保并未直接响应律师对案情的质疑,反问成都警方办案是否会如此马虎,并声称本案“非常敏感”,希望律师不要过多与境外媒体谈论,否则事件会被炒作,律师的意思可能被篡改,云云。

国保人员表示,以往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案件均符合法律规定,这次也有权代理许章润的案件。过程中没有威胁或要求律师放弃协助许章润

北京《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面对不被驯服的知识分子,中共当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断经济来源”。许章润用法律捍卫尊严,是对当局“构陷”的反击,尽管大家都不期待会得到公正结果。

李大同说:暗无天日!当局对这些知识分子它没有别的办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后就是断绝你的生活来源,它最后的两招就是这个了。也不那么容易,你暗箱操作没办法,你上法庭就是公开,大家都可以看见。

许章润曾任清华大学法学教授,是中国著名法学专家,也是知名的敢言学者之一。他因频繁地撰文议论时政,2019年3月,被清华大学暂停一切教学职务和学术工作、禁止上课招生,并且启动调查程序。

今年以来,许章润先是发表长文《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直指当下这场大瘟疫是中共官场上下一起封口、瞒报、推诿责任又邀功请赏造成的;在之后发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一文中,许批评“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

今年6月,许章润发表《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的长文,批评当局摧毁多个住宅老区与艺术区垄断思想,““暴殄天物、丧心病狂”,“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

许章润7月6日被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官方指他涉嫌在四川“嫖娼”,将他行政拘留至12日。而他所任职的清华大学则以“道德败坏”为由,开除他的教职和公职。

许章润获释后,清华校友仅用了一天就为其募捐了10万683.77元资金。许章润发表公开信答谢校友并称不会收这笔钱,自己会“卖文买米”,打算撰文为生。他还在公开信中直言,“极权必败,自由终将降临吾土”。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