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原清華教授許章潤再發文: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推特圖片)
前清華教授許章潤(推特圖片)

許章潤否認嫖娼 委託律師擬提告 國保向律師表“關切”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1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6日被控嫖娼遭拘留,他獲釋後,7月29日首次否認自己嫖娼,並認爲官方的指控是構陷和誣陷,已委託兩名律師,可能將提起行政訴訟或行政複議。但北京警方昨天派國保人員上門要求律師不要與境外媒體多作談論,以免被炒作。

香港明報30日報導,許章潤6日被控嫖娼並遭行政拘留;拘留期滿並結束防疫隔離後,28日在北京與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莫少平尚寶軍及前律師浦志強會面。

報導引述尚寶軍表示,已接受許章潤委託,將在適當時機對成都警方的行政處罰提出行政複議(即不服司法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爲,而向複議機關提出要求撤銷或變更具體行政行爲的請求),也不排除提出訴訟。

尚寶軍表示,許章潤完全否認警方的嫖娼說法,認爲完全是誣陷。去年12月,許章潤與北京大學法律學者賀衛方、張千帆等人到四川成都出席一個交流會,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認爲在此期間許章潤涉嫌嫖娼

據報導,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青羊”9日發出一則警情通報稱,2020年6月,破獲一起組織賣淫案。通報中提及一名許姓違法人員,據說是指許章潤

香港電臺報導,許章潤聘請律師追究當局的行政處罰決定後,北京警方30日上午派遣兩名國保人員赴莫少平律師事務所,逗留兩個多小時,覈實律師是否接受許章潤的委託,以及瞭解許章潤對於案件的態度。

律師向國保引述許章潤的說法指出,有關嫖娼的指控子虛烏有和構陷,四川成都警方並沒有出示三方面關鍵證據,包括酒店監控視訊紀錄、手機通話及轉賬紀錄。

國保並未直接響應律師對案情的質疑,反問成都警方辦案是否會如此馬虎,並聲稱本案“非常敏感”,希望律師不要過多與境外媒體談論,否則事件會被炒作,律師的意思可能被篡改,云云。

國保人員表示,以往律師事務所代理的案件均符合法律規定,這次也有權代理許章潤的案件。過程中沒有威脅或要求律師放棄協助許章潤

北京《冰點》前主編李大同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面對不被馴服的知識分子,中共當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斷經濟來源”。許章潤用法律捍衛尊嚴,是對當局“構陷”的反擊,儘管大家都不期待會得到公正結果。

李大同說:暗無天日!當局對這些知識分子它沒有別的辦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後就是斷絕你的生活來源,它最後的兩招就是這個了。也不那麼容易,你暗箱操作沒辦法,你上法庭就是公開,大家都可以看見。

許章潤曾任清華大學法學教授,是中國著名法學專家,也是知名的敢言學者之一。他因頻繁地撰文議論時政,2019年3月,被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和學術工作、禁止上課招生,並且啓動調查程序。

今年以來,許章潤先是發表長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直指當下這場大瘟疫是中共官場上下一起封口、瞞報、推諉責任又邀功請賞造成的;在之後發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一文中,許批評“幾年來國家政治之逐漸全面倒返毛氏極權與國際體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一危殆景象”。

今年6月,許章潤髮表《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的長文,批評當局摧毀多個住宅老區與藝術區壟斷思想,““暴殄天物、喪心病狂”,“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

許章潤7月6日被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官方指他涉嫌在四川“嫖娼”,將他行政拘留至12日。而他所任職的清華大學則以“道德敗壞”爲由,開除他的教職和公職。

許章潤獲釋後,清華校友僅用了一天就爲其募捐了10萬683.77元資金。許章潤髮表公開信答謝校友並稱不會收這筆錢,自己會“賣文買米”,打算撰文爲生。他還在公開信中直言,“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