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國父們擔心民選國會議員會抱成團攫取權力,成爲一個特殊的半君主制,所以把對國會的限制明文寫入了憲法,總共十項限制。(圖源:Amazon)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1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美國憲法對行政官員的約束可以理解,但國會議員是民意代表,爲什麼對他們也要做出限制呢?在過去200多年中,這些限制運行得如何?美國法律不能有回溯功能,爲什麼?斯考森教授繼續給我們解答。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46): 總統享有軍隊指揮權 國會則控制和制定軍隊運作規則

憲法規定限制民選的國會權力,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

國會是當初國父們所設計的民意代表的議會,爲什麼憲法對民選代表也要加以限制?斯考森教授說,當初英國國王和英國的國會對人民所實施的惡行,傷害了美國殖民地的人民,傷到印象非常深刻。他們說,即使國會的代表,選出來的立法代表,也必須對他們有所限制,以保證權力屬於人民。

所以對於國會權力的限制其實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對任何一個國家,在人類歷史上有過多次對國王、對君王某些權力的限制,但是對於民選的立法代表的權力的限制,在美國憲法中出現這是第一次。

國父們擔心這些民選的國會議員,他們最後抱成團,變成攫取權力,成爲特殊的一個半君主制,他們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就把對國會的限制明文寫入了憲法,總共是十項限制。國會在這種限制的制衡下,權力只能擴張到一定侷限;與此同時,他們又能夠幫助國家向前發展。

國會對“通用福利”的錯誤理解和濫用,導致政府財務破產

那麼在過去200多年的歷史中,這十項限制運行得怎麼樣呢?斯考森教授說,有些運行得非常好,就是當初憲法寫得很具體的地方。而憲法寫得比較模糊、比較泛泛的,那運行得就不太好。比如說“通用福利”。國會有權力照顧好這個國家人民的“通用福利”,結果這個所謂的“通用福利”,最後就被國會自己把它錯誤地理解成了“任何福利”。這樣一來,國會就變成可以隨時開空白支票,出了任何事,國會都可以掏出錢來、發錢來解決問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導致美國政府的破產。其實美國政府在財務上早就破產了。

憲法規定國會不插手各州事務,但如今國會權力被濫用了

國會其實不能夠染指屬於各州的社會問題,比如說墮胎、同性婚姻、飲酒問題,以及方方面面的法規。如何經營一個企業,這都屬於州權力,國會根本就不能管的。

對於美國建國先父來說,生產安全的產品是一個常識。如果有人生產出不良的商品,把小孩毒死的話,建國先父認爲,自由市場和自由經濟自己就會制衡這些問題,懲罰這些不良的商家,象生產出有毒商品的公司就會倒閉,這個公司老闆就會被關起來。這就是自由市場的力量。

但是國會越過了當初憲法對他們的限制,跑去解決這個問題,制定這個法規那個法規,試圖來解決這些社會問題。但是這些問題都是由州來管的,不是聯邦議管的。很多屬於每個州的事務,包括怎麼經商、怎麼建立企業、企業之間怎麼做生意等等,所有這些,都不屬於國會管的。今天國會把它的手深深地伸進了每一個州里去管這些根本就不屬於它該管的事情。

這是從宏觀上看國會現在面臨的問題,它把制定規範的權力濫用了。在國父們看來,對聯邦政府能做的事情其實是約束得很緊的,對各州政府是很寬鬆的,它們可以說是有廣泛權力的。

全國性跨州公共交通設施和協調州際關係是國會和聯邦政府權力

斯考森教授說,首先是美國全國的鐵路系統和全國公路系統,這種跨州的全國性的交通系統,這都是國會、聯邦政府所主持完成的,協調州與州之間的關係,讓這些鐵路和公路能夠暢通的延伸到各個州去,這給美國帶來的秩序而消除了混亂。

當然了,我們現在都知道,你從內華達州如果開車進入加州的時候,你車的後箱裏放了很多水果,你得把這些水果丟在內華達州,加州邊境檢查是不讓你帶進來的。這個是合理的。加州作爲一個州,它就可以規範說,你不可以帶水果進入我們這個地方。但是在州與州之間,絕大多數州都是可以的,你開一車子水果到處超過州界都沒問題,那是那些州做的決定。

總而言之,在美國鐵路、公路還有飛機,超過州的邊界都沒有什麼麻煩,所有這些通暢的交通,自由的流動,這都是聯邦政府它應該起的作用,它也起得非常的好。

美國法律不具有回溯功能,爲什麼?

斯考森教授說,當初美國是殖民地的時候,殖民地人民都是被英國國王欺負得很厲害,那時候殖民地的老百姓做點什麼事情,英王聽見了之後就說:那怎麼行啊?你不可以這樣子。下一個禁令就不允許那麼做了。律師就說:人家沒違反法律怎麼不能做呢?國王就又說:那不容易嘛,立個法律唄。然後立個法律回溯過往,4年前你幹了這個事,那麼你4年前就違反了這個法律了。因此國父們就認爲,這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規定,美國所訂立的法律都不具有回溯力。

資金走向、用途跟蹤系統:國會資金監督委員會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則就是:美國國庫的任何一筆錢,離開美國國庫的時候,都必須有清晰的跟蹤系統。當時國父們設計憲法的時候,就想避免政治人物把國庫一大堆錢搬走了,以什麼名義搬走,花到別處去。所以美國國庫的每一分錢都必須清清楚楚有一個指定使用的目的,所以一路都要跟蹤每分錢的走向,到哪裏去了。這樣來防止腐敗。

那麼情報部門用的錢怎麼辦呢?有的錢是祕密的,用在針對敵國的地方,無論是衛星、潛艇、監聽等等,難道都得一筆筆報出來嗎?其實是這樣的。美國在國會有一個專門監督祕密資金的監督委員會,所以他們標記得清清楚楚,國會裏的每一分錢,祕密的資金,什麼用途,這個委員會都得看着。

國會錢款沒有審計的疏漏地方:聯儲會、特殊名義立項

今天是不是真的每元錢都象建國先父的意願那樣都被看住了呢?沒有。有幾個地方是沒看住的。一個地方就是聯邦儲備局,它其實是一個私人機構,它並不是一個政府機構,包括由他們這樣一個私人機構來決定利率,來決定印多少錢。那麼對於聯邦儲備局都沒有做過審計,沒有人進去查它的賬,看每塊錢是怎麼花的。

還有很多錢以特殊的名義消失了,沒人能查得到的。現在國會衆議院的領袖在這方面有很大的罪過,比如說,我們要搞一個調查案子,這個調查案子需要5億美元,爲什麼要5億美元呢?因爲工作人員要買車、買電腦,他們走來走去要付路費、過橋費等,總之最後就是5億美元。最後誰也不會去查這個錢花到哪裏去了,反正就是花掉了。而這樣的錢都是以一個很好聽的名字來立項,國會就撥出這麼一筆款來,而這些錢跑哪兒去了,根本就沒人知道。

今天在美國如果說你動用競選資金,給你太太、小孩子去買頓晚餐被抓住了,這方面的錢看得挺牢的。但是象國會的領袖以某種特殊的名義設立的資金,把錢撥進那個名義裏去,就稀里嘩啦花掉了。這樣的錢比比皆是,根本就沒有人查的。

憲法對州權力的最大限制是什麼?

斯考森教授說,其實當初建立聯邦的時候,對州權力是非常注重的,國父們認爲,人民的權力就是由州權力所代替的,而聯邦政府只是整個國家的一個管理處。

當時對州權力的防範,就是對各州發動戰爭或發動一些貿易摩擦方面的防範,得防着某些州它變成一個流氓州,損壞整個國家的健康。

比如說,當初南北雙方對於奴隸的權利有不同的看法。當時南方三個州:南、北卡羅來納和喬治亞州,他們會覺得這三個州要是給他們自由的話,他們會跟英國結盟,最後會變成大英聯邦。這是憲法所不允許的。

爲了防止各州抱成團,對某些州互相之間有特殊關係,對別的州卻不同對待,或者這些州跑到外國去跟外國建立外交關係等等,這都是當初讓建國先父們所擔心的,他們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因爲這些事情如果發生的話,整個美國就會被毀掉了。所以對州權,即各州的主權是怎麼定義呢?州擁有完整的主權並只對州內部事務享有主權;對外事務,州是沒有任何權力的。

川普總統有一個法律訴訟案,告加州跟別的地方訂立了一個“國際合約”,這裏包括和加拿大魁北克省訂立關於大氣排放的國際條約。這就不行。加州的主權範圍是在加州以內,它想在加州境內訂立什麼汽油排放標準都行,但是你不能夠跑到國外去,跟外國的什麼地區訂立國際合約,這是憲法不認可的。

(待續,敬請關注)

=========================================

保羅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關美國憲法和揭露美國共產主義的系列叢書,是當今美國關於這方面話題的權威著作,希望瞭解第一手資訊的懂英文的讀者朋友可以在這裏購買閱讀。

=========================================

締造美國的故事(46): 總統享有軍隊指揮權 國會則控制和制定軍隊運作規則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