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軍:中國沒有媒體  只有宣傳機器
李軍:中國沒有媒體 只有宣傳機器(視頻截圖)

李軍:中共控制中國人靠四句話(視頻)

走出文化亡國第7集——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2)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1日】(編者按:目前,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這是本集內容的核心觀點。資深媒體人李軍用自己20年的體制內實際經歷來告訴觀衆,中共是怎麼做到控制中國的思想的。他們具體是怎麼做的。)

觀衆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系列節目走出文化亡國。我是李軍。今天我們繼續給大家講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

上一集中,我們集中講了一個觀點,中共系統的製作出來一整套思想,然後通過媒體日積月累的灌輸給了幾乎每箇中國人。所以嚴格意義上,中國人現在是沒有獨立的思想的,你所認爲的自己的是非、黑白、好壞的觀念基本上都是中共灌輸給你的。當然上期我們僅僅舉了幾個例子。那麼在本期節目中,我們重點來說說,中共是怎麼做到控制中國的思想的。他們具體是怎麼做的。

其實,中共的辦法非常多,也挺複雜,但是如果要總結起來,也就這麼四句話:

一是運用各種手法包括誇張、造假,可以沒有任何底線的來宣揚共產黨如何光榮、偉大、正確,用造神運動的方式來宣揚中共歷代領導人;

二是對於中共及其領導人所做的錯事、壞事、醜事,想盡一切辦法給予掩蓋、消音,讓你根本想不起這些事情。對於實在掩蓋不了的,那就大事化小,或者轉嫁責任,或者喪事當喜事辦。

三、對於和中共有不同意見或者反對中共的人、組織、國家,運用各種手段讓其沉默,然後通過對其醜化、抹黑,使得所有民衆都厭惡他們。

四、對於不符合共產黨思想、理論的一些學說、文化乃至歷史,包括傳統文化、普世價值、宗教信仰統統給予貶低、邊緣化、妖魔化,最終讓中國民衆認爲古今中外只有共產黨是正確的、先進的。其他都是落後的、愚昧的。

那麼,我們就來一句一句的說。

首先第一句。就是運用各種手法包括誇張、造假,可以沒有任何底線的來宣揚共產黨如何光榮、偉大、正確,用造神運動的方式來宣揚中共歷代領導人;

其實中共在執政中,做了太多的錯事,壞事。要說真正的政績還真實很有限,所以對於共產黨的所謂政績、所謂的光輝形象,其實要我說呢,我看95%都是媒體製造出來的。說百分之百媒體製造,有人可能說你太絕對了。那我們就95%。

中共執政70年,說最大的政績應該是改革開放了,是吧。當然我也覺得改革開放是好事。那所謂的改革開放是什麼呢?我們可以來仔細分析分析,例如從農民來說,叫聯產承包責任制。就是什麼呢,容許你自己種田了,交夠國家的糧食後,容許你留一點給自己了。

因爲原來中共通過人民公社,把田都收走了。歸國家了。你怎麼種都和你自己沒有關係,統統上繳國家。然後去吃大鍋飯。弄的糧食產量越來月低,最後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沒有辦法了,籤個協議,國家租給你,你自己種吧。把國家要交的交上後,可以留一點自己的了。這對共產黨來講就屬於非常非常偉大的事情了,是農村劃時代的改革了。我想,好像中國幾千年的歷史,農民不都是這樣嗎?好像比這還好呢,因爲這時候土地還是國家的,不是農民自己的。只是承包給你,讓你種。讓你自負盈虧。可以讓你不要餓死了,而在1949年以前,好像土地大部分還都是農民的吧。說實話,按照一個正常人的思維,真看不出這個改革有什麼偉大。那城市改革呢,原來是消滅私有制,現在改了,那就是你可以自己做小生意了,半個企業,買賣產品,開個工廠,生產產品,虧了賺了都算自己的。就是容許部分私營經濟了,也可以到國外去賣了,可以和外國人做生意了。因爲在1979年以前,那是絕對不行了。那時候如果自己把東西從江蘇賣到浙江,那叫投機倒把,是犯罪行爲,要做牢的。那共產黨呢,現在開恩了,可以自己種田,可以自己辦廠、自己開公司了。說穿了,說透了,改革開放好像就是這麼個事吧。這媒體就開始宣揚了,說什麼呢,繼往開來的中共領導人,指出中國未來發展的道路,如此的英明、如此的偉大,爲人民着想,讓中國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沒有黨的領導,中國怎麼可能發展起來呢,要感恩。

當然,中共後來的很多改革措施其實本質上是禍國殃民的,例如醫療制度改革,教育制度改革、住房制度改革,真的是禍國殃民,以後我們再找機會詳細說。這裏就不展開了。

我們還是回來講改革開放,其實,你要真正仔細想一想,所謂的改革開放好像政府是不是隻是做了幾乎所有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政府做的最最基本的事情,應該做的事情。哪朝哪代都是這樣做了。你1979年前,天天搞階級鬥爭,搞消滅私有制,實在搞不下去了。開始迴歸一個最基本原點了。是這樣吧。但是現在呢,幾乎每箇中國人都會說,如果沒有黨的改革開放,哪裏有我們的幸福生活。所以說這個媒體反覆的宣揚簡直太厲害了。把一個很正常的事情,硬是宣傳成了全中國都應該感恩的偉大事情。是不是這樣。

講到這,我想起一個歷史故事。來說明一個反覆的謊言有多大的威力。就是曾子母親的故事。曾子是孔子的弟子,人品道德非常高好。過去曾子的家在費地,費地有個跟曾子同名同姓的人殺了人,有人向曾子的母親報告說“曾子殺人了!”這時,曾子的母親說:“我的兒子是絕對不會去殺人的。”沒隔多久,又有一個人跑到曾子的母親面前說:“曾子真的在外面殺了人。”曾子的母親仍然不去理會這句話。她還是坐在那裏不慌不忙地穿梭引線,照常織着自己的布。又過了一會兒,第三個報信的人跑來對曾母說:“曾子的確殺了人。”曾母心裏驟然緊張起來。急忙扔掉手中的梭子,端起梯子,越牆逃走了。雖然曾子賢德,他母親對他非常信任,但有三個人說他殺了人,所以連慈愛的母親也不敢相信他了。

看了這個故事,很讓我感慨。說三遍,謊言就成了真理。而且連母親都信了。開始信了曾子真得殺人了。所以這種單一的信息,反覆宣傳是非常厲害的。因爲你沒有比較,沒有兼聽則明的機會。只能單純的接受。那中共宣傳機器呢。成千上萬遍的說,沒有黨的改革開放,就沒有人民的幸福生活。中國的大救星是毛澤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黨是爲人民服務的。鄧小平是繼往開來的領導人。這些詞已經深深的因在很多中國人的腦子中。都快成了條件反射了。

有一次,我的一個親戚,來到美國。去參加一次基督教會的活動,在活動上,牧師說毛澤東是一個魔鬼,搞政治運動害死了幾千萬中國人。我的親戚他從感情上真的接受不了。他情緒比較激動,說毛主席怎麼成了魔鬼呢,他帶領中國人走出了苦海,推翻了壓迫中國人頭上的三座大山。他的話全是共產黨宣傳的那些詞。我當時聽了也真是很感慨。說實話,我看他父親去世的時候,可能都沒有見他這麼難過。你說這種媒體單一的反覆宣傳,真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洗腦。因爲他看不到其他信息,更無法理智的分析。我後來和他說,你覺得毛澤東是人民的救星,是人民的領袖,如此愛人民。那我來和你說一件真實的事情。蘇聯的總統赫魯曉夫出版了一本他的回憶錄。回憶錄中記載了一段毛澤東在蘇聯的一次會議上的講話:毛澤東說,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國不怕打,如果打核戰爭也沒有什麼,估計中國會死3億人,但是死3億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赫魯曉夫和會議代表們都聽的目瞪口呆。赫魯曉夫心想:這毛澤東也太冷酷了。3億中國人的命啊,他說得那麼輕鬆。因爲這些都是回憶錄上的記載,應該說真實性是非常高的了。你們如此愛戴的偉大領袖,你們認爲的大救星就是這樣愛人民的——怎麼愛?——死個幾億人不算什麼。

說了毛澤東,我們來說說鄧小平。媒體一直在說鄧小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其實也是忽悠民衆的。我有一次和中央文獻研究機構的人在一起做個紀錄片,他們就是專門從事研究中共領導人。我們在一起私下聊天的時候。聊到鄧小平。我記得其中一個人和我說:其實鄧小平哪是什麼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他設計啥了?他自己都說要摸着石頭過河,他能設計啥?我感到很吃驚,他們是專門從事這方面歷史研究的。我就問,那改革開放的一些具體方針是誰設計的呢?他說其實農村改革主要是萬里的想法,而城市經濟主要是趙紫陽在抓,很多想法是趙紫陽的。那爲啥說鄧小平是總設計師呢?他說你這都不懂啊,造神運動啊。每一箇中共領導人上臺後,都要專門爲他設計一套東西,讓民衆覺得我們的領導多麼英明、偉大。那毛澤東是人民的大救星,那鄧小平不得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啊!我說這樣啊,我還以爲他真是呢。原來這個都是假的。那江澤民三個代表思想呢?我問他,他說那是王滬寧搞出來的,包裝江澤民的。老江哪能有神什麼思想?我那時候才知道,所謂的這些中共的領導人如何英明、如何高瞻遠矚,都是媒體宣傳出來的。沒有一個是真的。

其實我那時候是在城市電視臺工作,也是很有感觸,就是市一級的媒體對市委書記的報導是機其重視。我當時有一個同事,姓繆。他有一次去拍攝市委書記的會議,結果不知道怎麼搞的,把市委書記拍歪了。結果市委書記大爲惱火,直接給臺長打電話,說以後不想再看到這個記者。後來這個同事不得不寫檢查,做深刻檢查,後來檢查都不行,只好離職了。還有一次,我們一個記者也抱怨,說他也要寫檢查了,我問他爲什麼啊,他說今天市裏開會,市委書記講話據說說了5點,可是他只聽到4點,所以在報導中也就說4點。結果市委辦公廳又打電話到臺裏,說他態度有問題,市委書記說了5點,他怎麼能刪掉一點呢?結果還得寫檢查。後來我知道,臺裏也吃不消了,就把電視臺最好得攝像師和一個資深記者做成一個組合,專門爲市委書記服務。配最好得設備,而且還規定,市委書記每次出鏡得鏡頭不能少於6秒,短一點都能不行。一定要充分展現市委書記都良好形象。可以想像,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城市電視臺,那要是省級臺中央臺,得花多少精力去塑造中共各級領導人的形象。

今天,我們花來點時間,只講了四句話中的第一句話。就是媒體如何來虛構中共領導人的偉大形象,虛構所謂中共如何偉大、光榮、正確。虛構嘛,總是容易被很多事實給揭穿,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被揭穿。那中共如何防止其偉大形象被揭穿。我們下期節目,再繼續分享。

好,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你點贊、訂閱、傳播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轉自鹿苑工作室YouTube頻道,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