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共諜唐娟被美國逮捕前在舊金山中領館這裏藏匿了一個月。(AP圖片合成)
共諜唐娟被美國逮捕前在舊金山中領館這裏藏匿了一個月。(AP圖片合成)

唐娟銷燬軍裝照和研究資料 中領館建議她出去看病 法官拒絕保釋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日】(本臺駐加州沙加緬度記者唐國華現場報導)7月31日(星期五),美國加州東區聯邦法院對涉嫌簽證欺詐罪的中共軍人唐娟進行第二次開庭聆訊。這次庭審的主要內容是審議唐娟提出的保釋請求,結果是法官認爲唐娟有逃跑的高風險,因此拒絕了唐娟的保釋請求。此外,庭審中還透露出一些細節,例如,FBI發現唐娟銷燬了她的軍裝照和研究資料,舊金山中領館建議唐娟出去看病,等等。請聽本臺記者唐國華髮來的消息。

根據希望之聲駐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記者唐國華髮來的消息,7月31日是對唐娟案的第二次開庭,這次是審議唐娟提出的保釋動議。

現年37歲的唐娟在7月27日第一次過堂時沒有提出保釋請求,那時她還沒有律師。第一次庭審後,法庭爲唐娟指定了公辯律師亞歷山德拉‧涅金(Alexandra Negin),於是律師幫助唐娟提出保釋動議,在7月31日得以再次過堂審理。

由於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這次庭審同第一次一樣,也是通過視頻進行的,唐娟有第三方的翻譯幫助她和律師及法庭溝通。唐娟被要求,如果她表示同意的話,通過視頻揮一下手,法官就知道了。

在庭審開始,法庭首先向唐娟宣讀了她的權利,法庭告訴唐娟她可以保持緘默,並提醒她,她說的任何話都會被作爲供詞證據,最好在說話前先和她的律師商量一下。

法官:唐娟有高風險逃跑可能,中領館也會幫她製作不同的ID和證件逃跑

唐娟提出保釋請求後,聯邦法官黛博拉·巴恩斯(Deborah Barnes)認爲,唐娟有所有的理由會回到中國,而沒有任何理由呆在美國;另外,唐娟在美國沒有任何聯繫人,也沒有人爲她提供擔保。

唐娟的律師涅金則表示,她理解法官的擔憂,她提出能不能讓唐娟戴着電子監控腳鐲居家監視。涅金律師的理由是唐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跑。

巴恩斯法官認爲這個理由不充分,不能推翻她前面的顧慮。還有特別是唐娟舊金山中領館裏躲藏了一個月,法官說她知道有很多人去中領館辦簽證、辦證件,如果把唐娟保釋後,她還有可能去中領館,那麼中領館可以給她辦不同的ID、不同證件,那樣唐娟就可以逃走。

最後,巴恩斯法官堅持,唐娟有所有的理由離開美國、回到中國,而沒有任何理由留在美國,她沒有聯繫人,沒有擔保人,因此拒絕了唐娟的保釋請求。

律師:舊金山中領館建議唐娟出去看病,並告訴她出去後有被FBI抓捕的危險

在保釋庭辯過程中,巴恩斯法官表示她不理解,爲什麼唐娟在中領館呆了一個月?爲什麼後來說從中領館出來是去看病?唐娟在去“看病”途中被FBI截獲。

涅金律師在申辯中透露,她從當事人轉述得知的情況是,這次看醫生不是事先約好的。當時是星期四(7月23日)下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執法人員去舊金山中領館要求中領館把唐娟交出來,後來中領館很長時間沒有能夠讓唐娟出來自首(surrender)。

舊金山中領館告訴唐娟FBI要逮捕她後,據說唐娟當時情緒很激動,這時中領館要唐娟自己做決定,中領館還建議唐娟出去找一家醫療診所進行一下檢查,並且告訴她出去後有被抓捕的危險,唐娟對此表示同意,於是唐娟就坐中領館的車和她的媽媽一起出來了。

因爲FBI執法人員已經在舊金山中領館外面,所以唐娟的車一出來在半路上就被FBI截獲了。截獲唐娟以後,FBI執法人員首先把唐娟送到她約定的醫療機構完成了醫療檢查,那時是晚上9點45分左右。然後FBI就把唐娟連夜送到了沙加緬度縣監獄。

根據沙加緬度縣監獄記錄,監獄方面是在週五(7月24日)凌晨12點(午夜時分)把唐娟收監的。

這些內容是唐娟的律師涅金對唐娟出去看醫生過程的解釋。

律師爲唐娟辯護穿軍裝不代表什麼意義,法官沒有理睬

涅金律師還爲唐娟辯護說,穿軍裝不代表什麼。她舉例說,舊金山機場的清潔工也穿着機場的制服。

巴恩斯法官對此沒有理睬,因爲這次庭審的焦點是是否保釋唐娟。巴恩斯法官一再強調說,她對於唐娟爲什麼在舊金山中領館裏住了那麼長時間非常不理解,唐娟爲什麼要那麼做?

FBI:唐娟銷燬了她的軍裝照和研究材料

就保釋與否的正式聆訊前,FBI方面更新了他們對唐娟起訴書上的兩點內容。

第一點是,FBI原來說在搜查唐娟住所時,唐娟已經銷燬了所有文件,這個說法不準確,實際是唐娟銷燬了部分文件,還有沒銷燬的文件。

但是FBI強調,唐娟的軍裝照片被銷燬了,還有唐娟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做研究的資料文件都被銷燬了。

FBI:唐娟的J-1簽證仍然有效,若唐娟獲保釋的話,她還有合法身份

第二點更正是,FBI此前說唐娟的J-1簽證已經被取消了,這是不準確的。FBI解釋說,因爲唐娟的J-1簽證是特殊簽證,這個簽證只有當唐娟被驅逐出美國回到中國後纔會失效。這意味着,如果唐娟被保釋的話,她還是有合法身份的,她的J-1簽證還是有效的。

FBI搜查唐娟時發現她有逃跑可能,拿到拘捕令後已經找不到人了

在庭審過程中驗證背景資料時,FBI又透露了更多細節。

FBI第一次約談唐娟是6月20日,FBI執法人員帶着搜查令去了唐娟的住處。問詢和搜查過後,FBI發現唐娟有逃跑的可能,因爲他們發現唐娟已經訂了6月28日回中國的機票,是三張機票,包括她的母親、她的女兒和她自己的。

這時FBI擔心唐娟逃跑就趕緊申請了拘捕令。FBI在6月26日拿到拘捕令,這時就找不到唐娟了,不知她去了哪裏。

後來FBI發現唐娟藏在了舊金山中領館裏,於是在7月20日(星期一)FBI就把拘捕令和要抓捕唐娟的信息送給了舊金山中領館,需要中領館幫助。

FBI去舊金山中領館上門要人

但是FBI一直沒有收到舊金山中領館的任何消息,因此到了7月23日(星期四)晚上,FBI執法人員就親自上門了,他們到舊金山中領館去要求中領館交人。FBI執法人員和舊金山中領館人員經過很長時間談話後,也沒有人能夠勸說讓唐娟出來自首(Surrender),始終達不到這一點。

FBI方面表示,後來不知是怎麼回事,唐娟自己出來了,說是去看醫生。於是FBI就在中途截獲了唐娟,並且一直看着她,直到把她送到監獄收監。

唐娟的女兒和母親都已先後回國

唐娟來美國做“訪問學者”是帶着她的女兒和母親一起來到的。她的女兒是在6月21日回中國的,也就是唐娟被FBI問詢和搜查的第二天。

唐娟原訂的回國機票是6月28日的,但是她的女兒在6月21日臨時就馬上回中國了。她的母親留下了繼續陪着唐娟,包括和唐娟一起從舊金山中領館裏出去“看病”。

然後唐娟的母親是在7月26日回中國的,也就是在唐娟被抓後兩天,以及唐娟7月27日第一次出庭前一天。

此外,關於唐娟的女兒和母親的更多情況,法庭沒有透露。

唐娟在簽證申請中不承認她自己是共產黨員

FBI指控唐娟簽證欺詐共有三個理由:

第一個是在簽證申請時關於是不是共產黨員的問題,唐娟撒謊說不是;

第二個是關於是不是現役軍人的問題,唐娟撒謊說不是;

第三個是在簽證申請問捲上還有一項是問她是否從事過化學和生物方面的工作,以及在這方面是否有特殊技能?唐娟的回答是沒有。

下一次對唐娟的庭審時間是8月10日下午兩點(美西時間),敬請關注希望之聲的後續報導。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