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7月20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州立圖書館前舉行7•20反迫害集會,圖爲高健在集會上發言(圖片來源:阿波羅網)
圖爲高健在2019年7月20日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在州立圖書館前舉行7•20反迫害集會上發言(圖片來源:阿波羅網)

抗日名將後代高健: 信仰力量是強大的 能重塑靈魂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抗日名將後代、民運人士高健談他眼中的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本文根據大紀元在墨爾本高健的三次採訪綜合報道。

一、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被他們的信仰感動了

從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和迫害法輪功,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們每年都會舉行各種集會、遊行活動,讓更多民衆瞭解這場對善良人的無辜迫害,也讓世人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在這些活動中,人們經常能看到高健和許多瞭解了法輪功真相的正義人士發出正義的聲音。

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惡習,都是正正派派的,而且非常善良。尤其讓我感動的就是那些常年在墨爾本菲茲洛伊公園(Fitzroy Garden)發真相傳單的學員,自己帶點水,帶個饅頭,他們是默默無聞的。成千上萬這樣的法輪功學員,就能夠推倒共產黨。因爲信仰的力量是強大的,我很尊重他們。雖然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被他們的信仰感動了。」

2004年,大紀元《九評共產黨》一書出版後,在全球引起轟動。民衆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高健對此書也是讚譽有加:「這是積了一個大德,爲中華民族積了一個大德!這本書寫得好極了!」

現在從事旅遊業的高健經常對導遊、司機或遊客講述關於法輪功的一些真相,「在他們的印象中,沒有錢的事情世界上是沒人做的,肯定是美國情報局一天給一百塊美金,(法輪功學員)纔會做的。這完全都是來自中共的誤導。」

二、中共爲什麼要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是一個信仰團體。這個信仰團體中有曾經的共產黨員,也有曾經的共青團員,都有。只是因爲共同信仰一個東西,大家走到一起來。」信仰什麼呢?信仰宇宙特性「真、善、忍」。從做一個好人開始,再做更好的人、最好的人。

「這些修煉人當中有很多人過去不但有病,而且病得很厲害,通過煉法輪功他們的身體神奇般地好了。他們對師父的尊重、崇敬以及煉功得到的益處,他們是有切身體會的。這些東西不是你能推得倒的。」

「共產黨害怕法輪功,這是真的,不是假的。」高健說,「你想想看,“4.25”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去靜坐請願的時候,上萬人,走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連一張紙屑都沒留在地上。這樣的人多“可怕”!」

至於江澤民爲什麼殘酷打壓滅絕法輪功呢?如果大家看大紀元出版的《九評共產黨》,就知道中國共產黨具足邪教組織的一切特徵,它就怕中國人都追求做一個好人,那樣它在中國就無立錐之地了。

高健說,「我曾經跟那些誤解法輪功的人說,如果我現在成立一個馬列主義學習小組,湊七、八個人,每個星期到某個地方來學習馬列主義,國家安全局馬上就會找上門來了。他不在乎你學什麼東西,他怕你扎堆。因爲他本身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它說它是馬列主義,你看哪個共產黨員相信馬列主義?」

「它害怕法輪功,因爲跟着共產黨走的人還沒有跟着法輪功走的人多。這件事情它就感覺到是對它的政權最大的威脅。」「江是感覺到法輪功對他的政權是有威脅的。威脅在什麼地方?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政黨,法輪功都是正正派派、規規矩矩的,從他們身上人們會感覺到社會還是有正氣的。」當社會往正氣方向轉,「你想,那共產黨它還統治得了嗎?法輪功並不是一個要打倒共產黨的政治團體,而共產黨說法輪功是X教,主要是感到對它的邪惡政權有威脅。」

三、「真、善、忍」理念重樹人的道德

面對當今中國文化喪失、內外交困的境遇,高健感到,只有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才能讓國人重塑靈魂。

「中國現在是物慾橫流、道德淪喪。今後中國實行民主化,要把共產文化這種毒素排出去、清除掉,沒有10年、20年、30年,是根本做不到的。你想想看,在幼兒園裏邊都要唱那些政治性的歌曲、跳一些政治性的舞。從小到大共產黨的宣傳把人的腦子洗得乾乾淨淨,身上沾滿了很壞的東西,骨子裏沾滿了很壞的東西。」

「女孩子如果沒有一個名牌包的話,就走不出去;男孩子沒有兩棟房子、沒有一輛豪車的話,就感覺在社會上沒地位。中華文化裏面沒有這種東西,都是共產黨搞的。」

「另外一個就是,現在人們被洗腦,以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他們對中華文化非常陌生,一無所知。每個人的心靈,現在都已經被搞得一塌糊塗,他們不知道什麼叫愛、什麼叫同情。」

「現在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到處都是敵人;國內經濟一塌糊塗。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老百姓就是這樣,當他吃不上飯的時候,他纔開始對共產黨抱怨了。只要是吃飽飯,他們總是幫共產黨說話。」

「美國現在覺醒了,香港的今天就是臺灣的明天,臺灣也在覺醒,再也不對共產黨抱有任何幻想了。內外都形成了一個大氣候小氣候,對習近平當政的中共極其不利。我覺得真的就快了,這是我自己的政治判斷。但是那實際上中共倒臺了,雖然是很不容易,但是它倒了以後,重鑄中華傳統文化更難。這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這件事情只有法輪功學員能做到,把大法傳到國內,重新樹立人的靈魂!」

當聽到「中共活摘器官」一事時,高健表示,他是相信的:「據我所知,共產黨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因爲我當時接待過上海中山醫院的一個醫生,他當時是做肝移植。他就跟我講,利用在押囚犯,他們會通過這種渠道進行肝移植;尤其是在官員急需某些器官的時候,如果法輪功學員能夠匹配的話,它一定會做這個事情。」

四、正言勸告體制內人士 勿助惡爲虐

作爲曾經的共產黨體制內的一員,高健就是在看到中共的真實面目後拋棄了中共。因此他也想告誡那些依然爲中共賣命、迫害良善的體制內之人,不要助惡爲虐。

高健說,「我認識的地方上的610辦公室(中共專門成立的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的那些人,我就跟他們說一句話:人在做天在看。要積點德,不要做惡事,搞到最後暴病而死。」

五、高健眼中的法輪功學員

「我自己感覺,他們生活很簡單,省吃儉用,沒有任何不良嗜好,對自己的信仰很執著,正正派派,這一點我是很明顯感覺到的。一位悉尼的法輪功學員跟我的關係很好,我們一塊吃飯的時候,我問他:“喝一點好嗎?陪我喝一點點酒”,他不喝,滴酒不沾,以茶代酒,都很自律,這一點我很佩服。」

「說實在的,說心裏話,我覺得法輪功里人才濟濟、很厲害。真正出人才的是法輪功羣體。法輪功學員真厲害,醫學博士啊、政治學博士啊,我在美國見到幾個教授,很有水平,在學術上面、專業領域裏面很厲害。後來我們聊天的時候,他們跟我講:我是法輪功學員。我很佩服。我覺得法輪功是能成大事的。我的很多民運的朋友都聽章天亮、江峯、文昭、蕭茗(的節目)。現在回過頭來是法輪功影響民運了,包括新唐人電視臺,非常專業;還有大紀元,那是非常專業的。」

高健背景簡介

高健,1952年出生於上海,曾做過知青、工人、教師、記者、編輯。1989年參與「六四」後,90年流亡海外。

1989年,是高健的一個人生分水嶺。89年之前,他曾是一名新聞工作者,在《科技日報》任記者。因資質優秀,曾是體制內的重點培養對像。

然而1989年的那個仲夏之夜,無情的槍響擊破了高健心中對中共政權的期許與希望。正是這場轟轟烈烈的「89民運」,讓參與其中的高健徹底看清了共產黨,從此走上反共之路。

高健的父親高飛,字安翔,少將軍銜,畢業於黃埔軍校,曾在抗日戰爭中立功受獎;高健的姑父王輝武,畢業於黃埔軍校,時任第四戰區司令長官部參謀處少將處長,1973年9月,獲中華民國政府批准入祀臺北圓山忠烈祠。

作爲一名黃埔軍人、抗日名將之後,高健的體內流淌着忠貞愛國、剛正不阿的熱血。在來澳的30年中,高健曾任中國民主黨副主席、中國民聯澳洲分部副主席、中國民陣總部理事、監事,中國民主黨全委會監事等職,現仍是墨爾本民運聯盟的負責人之一。

責任編輯:辛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