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谭凯邦、范国威等多位跨政党及独立区议员2日到医管局抗议港府在没有全民共识下引入大陆主导的检测模式,令市民担心被迫将个人样本及DNA送交大陆。(郑铭/SOH)
谭凯邦(左三)、范国威(左四)等多位跨政党及独立区议员2日到医管局抗议港府在没有全民共识下引入大陆主导的检测模式,令市民担心被迫将个人样本及DNA送交大陆。(郑铭/SOH)

港府引入大陆「卫健委」支援队 区议员忧港人DNA送中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本台记者鄭銘采访报导)港府日前宣布引进中共卫健委成立的「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来港协助港人检测中共病毒。一批民主派区议员星期日(2日)到医管局抗议,要求交代大陆检测人员是否有香港的专业资历,并担忧因全民测试而被迫将个人样本及DNA送交大陆,却没有任何监管。

中共卫健委成立的「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其中7名先遣队成员星期日到港协助开展实验室工作,协助加大检测量。另外,还有一个「方舱队」,即是六名武汉有方舱医院实战经验的专家,包括接管武昌方舱医院的核心成员,除了医护,还有建筑及设计专家,来港协助兴建方舱医院及协助方舱医院运作。

大陆报导称,「检测队」的香港通行证停留时间是一个月,「方舱队」则可以在香港停留半年。

谭凯邦、范国威、刘志雄、任启邦、卢俊宇、关永业、吕文光、林锡添等多位跨政党及独立区议员星期日到医管局抗议港府在没有咨询专家及医护界下,自行向大陆政府求助,要求派员协助兴建方舱医院及全民检测。抗议指,这是完全不尊重香港专家、医护人员及检测人员之举。

新民主同盟区议员谭凯邦强调,香港专家、包括港府专家都认为全民检测成本高、效益低,「希望港府相信香港专家,不要钟南山说一句全民检测,就叫大陆帮忙做,我们担心做出一个假的检测需求,成本效益低,根本无法压制疫情。」

他要求港府交代香港医疗资源能做多少检测等问题:「第一是香港本地医疗资源包括公私营,究竟可以做多少检测?是否真的需要找大陆的检测人员来港帮忙?我们的判断是医管局不能成功的调配资源,同时医管局对罢工秋后算账,令到检测人员及医疗人员士气低落,不肯去多个地方。所以我们逼切要求医管局统整人事提升士气,同时告诉港人究竟香港医疗人员是否足够应付。」

谭凯邦又说,港人普遍对大陆医疗及检测缺乏信心,在没有全民共识下引入大陆主导的检测模式,将影响全民抗疫的效果。很多市民亦担心全民测试而被迫将个人样本及DNA送交大陆,却没有任何监管。

谭凯邦还质疑来港的大陆医疗人员是否已经接受检测。早前衞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表示,大陆检测人员来港可以豁免检疫,否则便要检疫完成后才可以工作。

抗议期间有警员到场,警告议员们违反限聚令,要求他们离开,又抄下抗议人士身份证及电话号码等资料,指保留日后票控权利。

另外,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在一电视台新闻节目中表示,若无法控制市民的人流转动及断绝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减低病毒传播的机会,作全民筛检亦无助控制疫情。

中共病毒因中共隐瞒疫情令全球大规模爆发,香港第三波疫情已连续十多日每日超过一百宗确诊个案。林郑政府以抗议为名押后立会选举,同时又向北京求助,获中共当局派员来港「协助抗疫」,成立60人「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中共衞健委亦组成「内地方舱医院支援队」,由武汉选派六名有实战经验的专家,将香港亚洲博览馆改建成「方舱医院」。

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医生形容,大陆人员来港协助做检测,如同上演「木马屠城记」,将来有借口绕过正常程序引入更多大陆医护人员来港,逐步令医疗界变得「听话」,直斥「政府用疫情出卖香港人」。

荃湾区议员岑敖晖也在fb质疑,中共以防疫为名,收集全民DNA。他引述英国《衞报》2017年报道,中共采集新疆穆斯林人口的DNA样本,随后在当地兴建集中营。本港建立临时隔离及治疗中心是否会变港版集中营雏形,则无人知晓。

责任编辑:鄭欣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