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共產黨利用港版國安法騎在了70億人頭上的魔鬼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日】(主持人:石濤)

現在已經8月份了,也就是說還剩5個月這一年就完了。2020年,我相信對很多朋友來講其實過的是非常的長。從2020天滅中共,咱們就這麼講過來的。那過去的7個月,比以往時間大概三四年過的事兒都多,人類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磨難。2019,我們當時說“萬劫不復,在劫難逃“,幾次跟大家解釋,在原來的說法中,“2012真相大白”等這樣辭彙中很少用兩個詞,從來沒有,只是到了2018年在說2019年的時候,到底是“萬劫不復”還是“在劫難逃”。我跟大家分享過,我是想不清楚哪個詞更好。結果“萬劫不復”跟“在劫難逃”感情這是一年,“難過豬鼠年”這是一年。

“難過豬鼠年”一年裏面的故事應對出來蠻有趣的。我給你舉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孟晚舟是屬鼠的,剛剛出事的唐娟屬豬的,她們倆應在了豬鼠年上。我當時查這個原因就是因爲習近平繞不出女人去。習近平繞不出女人他應對的天象是陰陽反背,沒有什麼對錯,他應對了這麼個天象,這是他命裏所定的。有人說你算命的。算命太低了,今天所有中問題的中心是他,那叫算命嗎,對不對?給你媳婦,給你家裏算命,瞎扯,這裏不是,是因爲他所造成了整個人類社會遭到了大瘟疫。

今天的人眼界太低,很笨。我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美元上印着In God We Trust。大家要明白,中國人所謂說的迷信,那個東西在美元身上它就不是迷信都裝兜裏了,你爹塞在他褲衩裏頭,不開玩笑,老人怕錢偷了,都在褲衩裏縫個兜兜。所以今天中國中共社會之下的人遍地是賊,幾乎人人是賊,不偷得不到這種生活的真實,而偷的本身在中國的社會中已經改變了,很多人不認爲那是偷。所以在我節目中在講述命運的道理當中,唉呀,你少講點迷信,還說你少講點迷信,真難。這個說法就像我們當初是說的中共是中共、中國是中國。你淨胡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創造的,你能分得開嗎?你淨胡說。

現在連川普他們自己都要分開。是,我覺得很多故事就是這樣嘍,那故事講出來信不信隨你嘍,對不對?我說句難聽話活你該嘍,對不對?說句北京話就隨你大小便嘍,那是你的事,跟我一毛關係都沒有了。那錢上印着In God We Trust,那美國總統得把手放在聖經上,才能成爲美國總統,全美國人都是傻叉,全美國人都是神經病,全美國人都是封建迷信愚昧無知,就你聰明,對不對?你可以破除迷信,就你牛叉,你要不是麻煩,你要不是垃圾,就沒有別人是垃圾了,我沒有罵你的意思。因爲這兩件事情的對比,全美國人都是愚昧無知、那種粗俗,竟然允許他們的總統把手放在聖經上宣誓之後還就得認他了,是不是?傻得流鼻涕。

所以這個唐娟她有趣在哪呢?就是她出的事太蹊蹺,太具有代表性。星期六那時候因爲她沒有錢僱傭律師,所以是美國政府給她免費派的律師,其實就是一種法律工作者,那他是政府派的,他就不會跟她有任何什麼保密協議,沒有,巴拉巴拉就給說出來了。當天被抓,唐娟從某種程度我覺得挺可憐的。因爲有與她類似背景的中國人,今天在北美賺錢花,大批的大批的,他們的身份造假,他們爲了獲得美國的簽證,很多東西是假的,這在中國人當中都是很慣常的。

我說句很難聽的話,今天在北美很多中國人買房子的很多背景資訊是造假的,他不認爲這是個麻煩,他認爲這是他的本事,所以欺騙與造假滲透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那唐娟的故事是類似的,她是公派的。她他住在了戴維斯學院的公寓,那學院裏的公寓都比較貴,所以是公派的,因爲是照顧她的生活。那她出來的時候要獲得簽證,她就不能是軍人,她也不能是黨員,所以在她的申請表格中挺就寫了“不”了,對不對?

那美國5月份她就來了,她帶着個孩子。那5月份川普總統頒佈了行政命令,那大概涉及到3000多人,所有與中國軍隊有關係的院校的留學生都要吊銷簽證驅逐出境。那美國政府FBI只不過執行美國總統的這一項行政命令,就查那些有着軍校背景的人,查他們的簽證。在查他們的簽證的過程中意識到他們造假了。那查簽證,如果她沒造假驅除出境就完了,不會給她判刑的,就是說她一點都沒有造假,比如說北京工業大學畢業的來了,到美國去了,北京工業大學或者是哈工大,你可以不是軍人來的,但是在美國的單子當中是不允許的,所以就可能限你72小時之內離境,對吧?

你的簽證給你改了簽證只有三天,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爲你不是軍人,你的履歷沒有造假。唐娟很顯然在查證這樣的東西的時候發現她造假,發現她造假,然後就開始,FBI的人他一定帶着法庭的手續了,所以就查了她的房子,一查她房子東西就出來了。東西一出來,因爲原因就是查到了她一個申請表,她的申請表向第四軍醫大去申請政府的補貼,她是公費的,那申請表查着那她就慘了,所以她是引發出來的麻煩。

那這種引發的麻煩在今天的北美社會大筆大筆的造假太多了,所以這個社會是一個爛掉的社會。大陸人在共產黨的影響下很多都爛掉了,他不認爲這是個問題,他不願意循規蹈矩,對不對?他在肉上一定是爭強的,那她出事就出在這了。所以在當時20號的時候,那美國人就把她的簽證跟護照沒收了啊,FBI就給留了,那她就遭到了衝撞。在這個背景之下,她就進了領事館了。當然了,從檢察官的角度來講說她要跑。結果她從620號左右進入領事館,一直到723號,她並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名,她說她不知道,因爲她的護照被政府沒收,所以到領事館尋求領事幫助,是這麼講述的,故事是這麼講的。

723FBI的人拿着逮捕令到了中共舊金山的領事館,因爲他要抓人嘛,但是領事館他不能進,但是他可以接洽這一件事我得通知你,所以就遞進了狀子、遞進了逮捕令。這個時候,唐娟才知道自己可能被判10年和罰款25萬。那其實在她之前,有她的同事宋琛已經被關押了,而且是同樣的狀況,顯然唐娟在領事館裏面消息是被封鎖的。她要知道宋琛的結果,她應該知道她自己,對吧?所以她沒有料到。FBI的人進不去,在這個背景之下,她的律師講她本來想自己出來走出領事館投降就完了,但是又說她精神崩潰了,歇斯底里失控嚎啕大哭,那出現了哮喘,喘不過來氣兒。結果在這個背景之下,領事館的人把她送到了醫院,送到醫院一出領事館,FBI就可以抓她。

那我相信,在當時的情況,她帶着她女兒呢,她跟他女兒要分開,她才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大麻煩。這是相當悲劇的,也相當真實的。那她自己的歇斯底里一定跟領事館隱瞞東西有關,但是她面對領事館的隱瞞,她毫無反抗之力。面對美國的政府的這種執行命令,毫無逃生之道。一個年輕的母親跟女兒突然出現分離,然後她有可能被判10年。所以領事館沒留她,說你要喘不過來氣死了怎麼辦?給你送醫院,就給抓了,故事就這麼來的。所以她的律師也說她要留在領事館,FBI抓不了她,沒辦法。所以這是一種出賣的中共體制之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肉與肉之間的關係。我講肉與肉之間的關係是指他的生命境界只在肉上。那你高過他,他聽不懂,他給你答話也是肉的。

咱開玩笑了,一個孟晚舟,一個唐娟,其實引出來的事情,她的社會影響力巨大,非常真實。孟晚舟很無奈,她現在左右不了自己,唐娟也很無奈,她也左右不了自己,對不對?但另外一個,是習近平也左右不了孟晚舟,習近平也左右不了唐娟,但是出賣她。圍繞着這樣的人的事情,這兩個女人的事情,習近平在表現他自己生命的本質。因爲這個事情一定會通到他,鬧起來了。而唐娟前後又跟休斯頓的事情說拴在了一起,這都已經發生的。

那另外一個,兩個女人一正一反,一個蔡英文,一個是林鄭月娥。所以我說習近平是完美的陰陽反背的對等。在他的一生中,那再加上他現在的夫人跟他的原配夫人,再加上他的母親。當然你說如果往上算的話,應該是有他的姐姐。文革時,他的姐姐和另外他自己不願意說出來的,可是明面看到的,現在在世的,我們能夠看到對他影響的是7個女人。不是他對錯,我講的是大的天象,陰陽反背給他定那了,所以這是一個故事,這都牽扯到外交事宜。

另外一個外交事宜剛剛發生的,星期六香港政府通緝了六名海外香港人,涉嫌煽動分裂,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港府通緝。旁邊這是羅冠聰,在國安法出來之前,他離開了。這個是鄭文傑,是被共產黨以嫖娼之罪,當時在深圳關了大概幾個月,他是英國駐香港領事館的當地的職員。關了幾個月說他是嫖娼的背景之下,他從香港離開香港,到了英國,在英國尋求了政治避難,那英國接受了他,這是很正常的一個過程。所以接受之後,他們是反中共的,那他們就變成了分裂祖國、分裂中共的罪名,共產黨搞的就是分裂國家之罪。那裏面更荒唐的是另外一個人,這是姓朱的美國人,他拿着香港的拘留證,所以這是在六個人中通緝了五個香港人、一個美國人。這是中共在國安法當中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當時的消息,香港警方還沒有報到的時候,中央電視臺在31號晚上的新聞裏已經直接播出了,所以六個人涉嫌煽動分裂國家,勾結外國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然後隨之被中共控制的海內外媒體全都報道了。所以這個東西是共產黨乾的,因爲港府沒有辦法。那香港的警察就是手裏牽着的狗,以香港警察的概念去對他們發出通緝令。可是抓人的做的決定,所有安排的決定是由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所以纔在中央電視臺播出,根本就把今天的香港警察視爲不存在。那目的是給國人宣傳的,給中共國人宣傳的,對吧?分裂國家你就該殺,所以國家殺人的,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殺人的,不是服務於人的。

當年的魁北克省全省公投是否跟加拿大分出去,按照共產黨的理論就得往魁北克扔原子彈,把他們全殺了。當年的英國的北愛爾蘭能夠提出公投,要脫出英聯邦,報習近平的道理,要用原子彈把北愛爾蘭人全殺了。他的邪惡、他的無知、他的那種齷齪在現實的人的環境中比比皆是。但他可以在今天的中國環境中,在今天的國人的思想中,就可以大行其道。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今天的中國人信神的底線太低。當他不懂得真正信神的時候,他就不懂得人的尊嚴,他只有這張臭臉,他的臉面勝過一切,但他對尊嚴毫無認知,所以就是可憐的一塊肉,真的是可憐的一塊肉。因爲他真的是一個人嘍,對不對?那是真實的人嘍。

所以就像說一個紂王被給三隻女妖怪,用女人的身子纏了,對吧?爲什麼三個妖怪?當時的女媧給了他三個妖怪,三個妖怪代表了天地人,把紂王從上至下天地人全給他毀了,代表着人的三個魂魄。當然人們知道的就記住了妲己,因爲妲己對人來講影響太大,一般的男人一見她就完了,所以人就只記住妲己了。民間也記住了另外一隻雞,另外那隻雞就叫野雞。琵琶沒人接的,琵琶沒人管。民間的很多東西透顯出生命的真實,那現在本身,很多人受教育的過程,其實是把自己生命的真實剝離的過程。

羅冠聰、鄭文傑、朱牧民、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臺仰、香港獨立聯盟的召集人陳家駒,學生動源前成員劉康,他們現在身在美國、英國跟德國。劉康跟陳家駒應該是極早的就已經逃到德國,他們在德國也已經獲得了身份,就是難民的身份,他們是最早獲得難民的身份,他們逃出去的時間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逃出去了,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他的宣傳的力度跟說法援援遠遠勝過其他的。但比較突出的就是朱牧民,朱牧民是美國公民,是擁有香港的永久居民的身份,所以當它通緝美國公民的時候,他對BBC講說如果我被當成目標,所有美國人都可以成爲國安法的目標。

我覺得不是所有美國人了,就像我們跟大家解釋的,港版國安法,習近平利用一條法律成爲了全世界70億人的主子。共產黨利用這條法律成爲了騎在70億人的頭上的魔鬼。但這條法律本身、中共的法律的本身沒有神的背書,那就是殺戮的。有人說什麼叫沒有神的背書?我一再跟大家解釋的,川普成爲美國總統的時候,把手放在聖經上,另外一隻手向憲法宣誓。在美國的法庭,當出庭的時候,當你作爲一個證人的時候,法官要求你宣誓,你要向法庭保證,你講的話是真的,他們很多人都把手放在聖經上。

中國人沒有這概念,大陸人把它視爲迷信人,人沒有道德的根本就在這裏。所以只有一張臭肉破臉,卻沒有生命的尊嚴,他表現出來的是什麼?狹隘,妒忌,無能,謾罵,狡辯。

以不同的方式去表現出生命的品質。所以這個事就是真正用港版國安法通緝六個人,這六個人包括一個美國人,來具體實施向全世界人耀武揚威,我可以殺了你們,以法律的名義。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