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武汉收紧公职人员护照管理(网页截图)
武汉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发布通知,进一步收紧公职人员因私出国(境)证件管控。(网页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据大陆搜狐网,武汉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网站7月27日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国公民因私出国(境)证件宣布作废工作的通知》。通知称,在武汉的国家机关、国有控股企业、事业单位、部队等单位通报备案人员所持有效因私出国(境)证件,应由单位集中收存保管,对不上交也不申请作废的,将被注销。该通知自2020年8月1日起执行。

此前,中共《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7月1日起开始生效,该法规定6类在职公职人员违规出境、取得外国国籍或绿卡,将受到记过至开除不同程度的处分。

在过去几年当中,中国各地都出台过类似的规定,尤其是2015年以来,这样的规定层出不穷。那麽这一次武汉收缴护照有什么不同?有什么特别意义?中共为何整体针对武汉人实施边控?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提出了他的分析见解。

收缴护照是中共控制出行权利,进而控制基本人权的一个手段

最早的时候,对于中共这种收缴护照的做法,媒体甚至还有赞许的声音,说是习近平打老虎拍苍蝇,是针对中共贪官来的,防止贪官外逃。后来慢慢地这种规定不断扩大应用,经常出现针对特别人群的。

比如2018年“十一”之前,福建、山东、内蒙等地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的老师集体接到通知,要求他们上交护照和前往港澳台的通行证,并且出境事宜必须经过主管部门审批。老师们什么时候也归属到了老虎苍蝇之列了呢?

到了2019年,辽宁、福建等地高校和其它学校的老师也传出被要求上交护照。这一两年,全国范围内以各种行政规定、通知出现的收缴护照事件普遍出现,有的是对处级以上干部,有的是对企事业公务员。

很显然,习近平最初瞒天过海通过打贪而建立自己的威权、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进行新的利益分配的计划,开始暴露出来,护照的与给与夺,成了中共控制人们的出行权利,乃至控制人们的基本人权的手段。

武汉全面边控、不问政治色谱,是为了严控疫情真相

武汉这次收缴护照跟以往还不一样。其它地区办理护照挂失,会重新办理一个新本子,而武汉这次不再受理挂失处理,意味着就不让出国了。最关键的是规定中的这一句话:报备人员对其所持有效因私出国(境)证件既不上交,又拒不申请宣布作废的,由单位组织(人事)部门移交区级以上纪检监察机关,按程序注销其因私出国(境)证件。就是从原来的主动上交,又增加了一道程序:不交的则由出入境管理局给予注销,即电脑销号。

这就表明,主动上交遇到阻力,不交、不理不睬的有很多,那麽就用强硬注销的手段处理。什么意思呢?就是即使拿着偷偷揣起来的护照买了到国外的机票,甚至目的国的签证都办理好了,来到机场海关出入境闸口点验护照的时候,护照就会被认定是已作废护照。这在过去是只针对已经被放入黑名单、已经被通缉的犯罪嫌疑人才会这么做的,叫做边控,即边境控制。

如今,武汉地区的党政干部、公务人员、军队人员都已经被集体边控了。这个出入境管制规定从8月1日开始执行,但没有给出限定多少时间之内,护照持有人得把护照上交或申请作废。这意味着,出入境管理部门可以根据这项规定,从8月1日开始对已经报备的护照,直接注销。也就是说,它只是客气通知一下党政干部、国家企事业公务员和军人:反正不上交也给注销了。

那麽问题是,这种针对犯罪嫌疑人,而且在过去不到一定级别都不够格进入边控名单的出入境管理方法,怎么会如此广泛地针对武汉地区的党政干部、公职人员和军人呢?难道数十万计的人,一夜之间都成了嫌疑犯么?

有一些海外人士在媒体采访或其它场合表示,这是习近平反腐措施的延续。

江峰指出,从逻辑上来说,贪官也不会专门集中在武汉地区,怎么会集中针对武汉呢?而在以往,打击贪腐有着明确政治斗争意图,你只要选对了边,多贪污一点钱,还是可以继续姓赵的。中纪委也说了,18大以后继续顶风作案的就要严打。什么意思?就是18大习近平掌权以后,还没有站到习近平这边来的,都要严打。全国哪个中共干部不贪不拿?有几个不做案?关键是你要不拥护习近平,就是顶风作案;你要是拥护习近平,那就是只做案,不顶风。所以原来的护照上交,或者说出了国的回去跟组织部门交代清楚,都是对中共干部的基本控制,根本没有到边控这个份上。

全面边控就等于不管政治色谱,不管你是哪一门派的,都成了犯罪嫌疑人。这样做,真的就可能把体制内的人都逼得造反了。那麽究竟是怎样的顾虑,会整体对武汉地区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和军人实行边控呢?其实就是因为疫情的真相。

护照管控是中共为防止出现武汉疫情原发地知情者成为下一个闫丽梦

大家还记得陈秋实么?不管有多少人对他的背景有这般那般的怀疑,在武汉面临巨大死亡威胁的时候,他往死人堆里钻,谁有这个勇气?!我们衷心希望他和其他几位勇士平安!就说这个外来小子,为什么当局这么害怕他?最终让他在方舱医院之前消失呢?就是因为他接近了真相。

武汉,一个省会城市,从省里到市里,从党务到行政,再到卫生防疫,再到疫情前线,再到那些早就接到通知的军队院校、作战单位,有多少知情人?他们随便一个站出来都会比陈秋实知道的多得多,手里面掌握的上级指示、通知、文件要多得多。为什么对武汉边控?一个目的:就是怕叛逃。如果我们再联系一下7月10日,从香港大学出逃美国的闫丽梦博士揭发的疫情真相,对美国和世界的冲击,就更清楚了。

从时间点上看,7月10日,福克斯新闻播出采访闫丽梦片段,武汉收护照的通知是7月22日。时间点上是非常吻合的。闫丽梦尽管是更早时间来到美国的,对她的采访也有大量更详细的资讯还没有拿出来,但是采访的播出加上海外大量华文媒体、自媒体的传播点评,已经形成了对中共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对武汉疫情原发地知情者的强大暗示作用。

闫丽梦是一位香港大学的学者,尽管专业人士清楚她的证词的份量;但是如果一个拥有武汉第一现场资料的知情者的证词,是不是威力更大?那麽谁会是这个知情者呢?现在谁没有个朋友圈,李文亮医生成为吹哨人,就是因为他在专业人士圈内获得信息,并在朋友圈中转发。那麽,中共控制武汉地区的少部分最高知情者,如湖北省委武汉市委、卫健委武汉省军区干部就行了么?肯定是不够的。所以,中共要想防止叛逃者,就必须把打击面扩大。

武汉全面边控是中共准备末日大决战的一部分

从对于一个地区的党政干部边控,反映出中共高层对可能突发的爆料,无法承受地恐慌。因为全世界对疫情的追讨,从五、六月份,欧盟乃至澳大利亚带头追责,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高潮。目前,全世界那些接到了民间诉状的律师事务所、政府机构,乃至国家政权,都处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状态中。为什么?因为大家发现了,无论怎样追索,最后都会指向中共政权;无论是一条人命,还是一份财产损失,都最终要让中共负责赔偿。那麽,中共接纳任何一个微小的索赔,都意味着全球索赔海啸的到来。

摆在全世界面前的一个事实就是,为了从中共那里拿到疫情对全世界伤害的补偿,必然要面对与中共的最后摊牌,并可能受到因此引发的战争。所以大家都在等,在等美国的行动。而美国的行动,又是巨大、复杂的政治工程:要在美国国内进行共产主义影响力的切割;要整肃联合国多数被中共渗透的组织;要加速对中共的制裁;要打脱钩前的科技、金融战;要最终完成包括台湾、印度在内的合围中共的军事部署⋯⋯

尽管,这一切在双方最近外交领域升温的冲突中反映出来,但是中美双方依然在虎视眈眈、也在小心翼翼地在脱离接触。而所有这些进程,都会被可能来到的震撼世界的、来自中共内部的爆料作证而实现加速。为了防止这种加速的出现,中共才不惜让武汉地区所有党政干部、军人和公职人员,成为巨大的边控人群,成为中共心中可以颠覆政权的犯罪嫌疑人。

因此,这次武汉上交护照,绝对不是什么反贪污,也不是普通思想控制、政治斗争,更不是担心一些干部出国把国家的外汇花掉了。而是中共开始准备末日大决战的一部分,是在防止中共政权遭受无法承受的全球联盟的最后一击。

延安时期的“路条”就是共产革命的护照

中共通过控制护照来控制人群,这种手段由来已久。延安时期,宋庆龄坐镇上海,她跟共产国际的联系比中共还要深刻和级别高,是她运作了每年给中共的两万光洋;除了钱的运作,她还运作人。上海很多高层级国际友人,和后来成为中共高级干部的,都是宋庆龄打电话、写条子送过去的,一部分人到中共设在北平、武汉的联络处拿一个路条,才能穿过层层关卡来到延安。

要是没有共产党各地办事处或知名人士像宋庆龄这样开出的介绍信,没有这个“路条”,那一般就得先去延安附近的三原县,那里有一个中共团中央办的「青年救国联合会」,在那儿整训一段时间。所谓整训就是考察,看是不是国民党特务。国民党特务几个字也没写在脸上,怎么判断?那就是看你对中共的忠诚度。

再一个就是给中共干部物色革命伴侣。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林彪的夫人叶群,都是拿着“路条”进延安的。一般的攀不上高级干部的,中共就有个“星期六招待所”,星期六开放,5毛钱一晚上,双方还要自带被子,早晨起来分别再去工作。如果女方怀孕了,就可以分一间窑洞,可以成立革命家庭。这种革命家庭在延安整风运动当中,也有很多夫妻互相揭发的,也有很多根据所谓革命需要,就是更高级的干部看上了,硬把人抢走了。那个时代的“路条”,就是奔向共产革命的护照。

50年代的路条,綑绑的是全家人的命

到了50年代末,中国大地上又有了路条,是中共基层干部为了阻止遭受饥荒的农民离开家乡逃荒而设置的。没有路条出不了村口,就算跑出去了,到了其它地界,没有路条也会被武装民兵送回去。农业社会谁也保不齐遭灾了,遭了灾政府开仓赈济、允许百姓逃荒,就是允许人口自由流动,寻找生计。只有中共倒行逆施,开仓赈济不就等于宣扬毛泽东的人民公社失败了么?农民跑出去要饭不就证明这个地区亩产万斤是谎言了么,所以中共宁肯饿死人,也不让你出走。于是在中共统治下出现了史上从没有过的,数千万人饿死的惨剧。那个年代,路条,是一家人的命。

“改革开放”中共用各类证件控制开放、剥夺人的自由

后来“改革开放”了,还出现了什么“暂住证”,搞了“经济特区”,进深圳还得有个什么“特区通行证”。中共在70年代里,无时不刻地在制造各种障碍,肆意剥夺人们的自由权利。市场经济要求的完全开放,包括人口、人才的流动,是经济繁荣的必要条件。而中共把控这一切,是为了满足权贵们的专有权力。都放开了,谁还听他的?

“改革开放”后期,人们似乎拥有了护照,想到世界哪儿就去哪儿了,其实根本就不是。签证就难拿;有了签证,也有不同待遇。常出国的人们肯定感受更深,去欧盟《申根协议》国家,好几个口子:《申根协议》国家的居民,没有边控,一下就过去了;另一个口子,台湾和香港的也很少边控,也过去了;就剩一个给中国大陆的口子,那是过不去的。中共的战狼们却说,也许中国的护照不能送你去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但是能把你从任何地方接回家。这话,那些逃到海外的贪官们肯定是不愿听了。中国的老百姓,除了真实感受到并不能去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之外,还真实感受到了被中共抛弃在任何一个地方:整个疫情期间,大量滞留海外的留学生、华人无法回国,甚至被滞留在第三国而无法回家。回家的还要接受“万里投毒你有份”的侮辱。

「国安法」露狰狞,港人BNO护照被废;民主派人士竞选资格被剥夺

很快,那些曾经能不受边控通过海关的香港朋友,也会受到阻碍了,港人合法的BNO护照已经被中共宣布作废;而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中共就已经把12位民主派候选人宣布为不符合资格,就已经开始如同剥夺人民的出行权一样,剥夺人民的选票了。你不仅不能自由地走,现在你甚至不能自由地留。判定的标准是什么?潜在的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悲壮进行的时候,大陆,包括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在内,都成了14亿“护旗手”,都要声讨一小撮香港人;当李文亮医生出于做医生、做人的良心揭露真相的时候,自己也成了一小撮“造谣者”;如今,大武汉地区所有党政干部、企事业公务员和军人,都成了潜在的对国家安全威胁的人,这还是一小撮人么?这样的政策会随着病毒的蔓延,那些被病毒和暴政同时伤害的城市,只要它留下了暴政的痕迹,就会有人记下来,那麽这些记忆,就会成为“颠覆国家安全”的证据。

宋庆龄致死被囿出国不了国;国人与中共彻底脱勾才会有未来

中共不断行恶,不断将自己与越来越广大的人民,甚至自己曾经的同行者剥离开来。我们真心期望,在世界与中共彻底脱钩的时刻到来之前,在正义与邪恶的战争到来之前,中共因为自己的恶,被中国人民彻底脱钩、彻底唾弃。那该会是人类的大运气,大福气!

那位曾经为中共高级干部开出革命护照的宋庆龄,也曾经万念俱灰,在文革后期要跑到海外。当时宋美龄为此筹措了700万美元跟中共密谈,终究未能成行。中共干部中还有谁能比宋庆龄为党做出的巨大贡献呢?她不是也一样无法获得一份让她自由的护照么?宋美龄为宋庆龄盖棺定论有一句话是:上侮父母先祖,下愧多灾黎民。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本集的音频和文字版本,在《希望之城》会员网站上均有提供。

江峰推荐朋友们关注江峰的新频道「江峰剧场」,订阅打开小铃铛,每周两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时政类节目之外,多一点轻松,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会员网站还收集了「历史上的今天」、「江峰漫谈」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视频系列,欢迎前往观看。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