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武漢收緊公職人員護照管理(網頁截圖)
武漢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發佈通知,進一步收緊公職人員因私出國(境)證件管控。(網頁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據大陸搜狐網,武漢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網站7月27日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國公民因私出國(境)證件宣佈作廢工作的通知》。通知稱,在武漢的國家機關、國有控股企業、事業單位、部隊等單位通報備案人員所持有效因私出國(境)證件,應由單位集中收存保管,對不上交也不申請作廢的,將被註銷。該通知自2020年8月1日起執行。

此前,中共《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7月1日起開始生效,該法規定6類在職公職人員違規出境、取得外國國籍或綠卡,將受到記過至開除不同程度的處分。

在過去幾年當中,中國各地都出臺過類似的規定,尤其是2015年以來,這樣的規定層出不窮。那麼這一次武漢收繳護照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特別意義?中共爲何整體針對武漢人實施邊控?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提出了他的分析見解。

收繳護照是中共控製出行權利,進而控制基本人權的一個手段

最早的時候,對於中共這種收繳護照的做法,媒體甚至還有讚許的聲音,說是習近平打老虎拍蒼蠅,是針對中共貪官來的,防止貪官外逃。後來慢慢地這種規定不斷擴大應用,經常出現針對特別人羣的。

比如2018年“十一”之前,福建、山東、內蒙等地中小學乃至幼兒園的老師集體接到通知,要求他們上交護照和前往港澳臺的通行證,並且出境事宜必須經過主管部門審批。老師們什麼時候也歸屬到了老虎蒼蠅之列了呢?

到了2019年,遼寧、福建等地高校和其它學校的老師也傳出被要求上交護照。這一兩年,全國範圍內以各種行政規定、通知出現的收繳護照事件普遍出現,有的是對處級以上幹部,有的是對企事業公務員。

很顯然,習近平最初瞞天過海通過打貪而建立自己的威權、重新劃分勢力範圍、進行新的利益分配的計劃,開始暴露出來,護照的與給與奪,成了中共控制人們的出行權利,乃至控制人們的基本人權的手段。

武漢全面邊控、不問政治色譜,是爲了嚴控疫情真相

武漢這次收繳護照跟以往還不一樣。其它地區辦理護照掛失,會重新辦理一個新本子,而武漢這次不再受理掛失處理,意味着就不讓出國了。最關鍵的是規定中的這一句話:報備人員對其所持有效因私出國(境)證件既不上交,又拒不申請宣佈作廢的,由單位組織(人事)部門移交區級以上紀檢監察機關,按程序註銷其因私出國(境)證件。就是從原來的主動上交,又增加了一道程序:不交的則由出入境管理局給予註銷,即電腦銷號。

這就表明,主動上交遇到阻力,不交、不理不睬的有很多,那麼就用強硬註銷的手段處理。什麼意思呢?就是即使拿着偷偷揣起來的護照買了到國外的機票,甚至目的國的簽證都辦理好了,來到機場海關出入境閘口點驗護照的時候,護照就會被認定是已作廢護照。這在過去是隻針對已經被放入黑名單、已經被通緝的犯罪嫌疑人纔會這麼做的,叫做邊控,即邊境控制。

如今,武漢地區的黨政幹部、公務人員、軍隊人員都已經被集體邊控了。這個出入境管制規定從8月1日開始執行,但沒有給出限定多少時間之內,護照持有人得把護照上交或申請作廢。這意味着,出入境管理部門可以根據這項規定,從8月1日開始對已經報備的護照,直接註銷。也就是說,它只是客氣通知一下黨政幹部、國家企事業公務員和軍人:反正不上交也給註銷了。

那麼問題是,這種針對犯罪嫌疑人,而且在過去不到一定級別都不夠格進入邊控名單的出入境管理方法,怎麼會如此廣泛地針對武漢地區的黨政幹部、公職人員和軍人呢?難道數十萬計的人,一夜之間都成了嫌疑犯麼?

有一些海外人士在媒體採訪或其它場合表示,這是習近平反腐措施的延續。

江峯指出,從邏輯上來說,貪官也不會專門集中在武漢地區,怎麼會集中針對武漢呢?而在以往,打擊貪腐有着明確政治鬥爭意圖,你只要選對了邊,多貪污一點錢,還是可以繼續姓趙的。中紀委也說了,18大以後繼續頂風作案的就要嚴打。什麼意思?就是18大習近平掌權以後,還沒有站到習近平這邊來的,都要嚴打。全國哪箇中共幹部不貪不拿?有幾個不做案?關鍵是你要不擁護習近平,就是頂風作案;你要是擁護習近平,那就是隻做案,不頂風。所以原來的護照上交,或者說出了國的回去跟組織部門交代清楚,都是對中共幹部的基本控制,根本沒有到邊控這個份上。

全面邊控就等於不管政治色譜,不管你是哪一門派的,都成了犯罪嫌疑人。這樣做,真的就可能把體制內的人都逼得造反了。那麼究竟是怎樣的顧慮,會整體對武漢地區的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和軍人實行邊控呢?其實就是因爲疫情的真相。

護照管控是中共爲防止出現武漢疫情原發地知情者成爲下一個閆麗夢

大家還記得陳秋實麼?不管有多少人對他的背景有這般那般的懷疑,在武漢面臨巨大死亡威脅的時候,他往死人堆裏鑽,誰有這個勇氣?!我們衷心希望他和其他幾位勇士平安!就說這個外來小子,爲什麼當局這麼害怕他?最終讓他在方艙醫院之前消失呢?就是因爲他接近了真相。

武漢,一個省會城市,從省裏到市裏,從黨務到行政,再到衛生防疫,再到疫情前線,再到那些早就接到通知的軍隊院校、作戰單位,有多少知情人?他們隨便一個站出來都會比陳秋實知道的多得多,手裏面掌握的上級指示、通知、文件要多得多。爲什麼對武漢邊控?一個目的:就是怕叛逃。如果我們再聯繫一下7月10日,從香港大學出逃美國的閆麗夢博士揭發的疫情真相,對美國和世界的衝擊,就更清楚了。

從時間點上看,7月10日,福克斯新聞播出採訪閆麗夢片段,武漢收護照的通知是7月22日。時間點上是非常吻合的。閆麗夢儘管是更早時間來到美國的,對她的採訪也有大量更詳細的資訊還沒有拿出來,但是採訪的播出加上海外大量華文媒體、自媒體的傳播點評,已經形成了對中共巨大的衝擊,尤其是對武漢疫情原發地知情者的強大暗示作用。

閆麗夢是一位香港大學的學者,儘管專業人士清楚她的證詞的份量;但是如果一個擁有武漢第一現場資料的知情者的證詞,是不是威力更大?那麼誰會是這個知情者呢?現在誰沒有個朋友圈,李文亮醫生成爲吹哨人,就是因爲他在專業人士圈內獲得信息,並在朋友圈中轉發。那麼,中共控制武漢地區的少部分最高知情者,如湖北省委武漢市委、衛健委武漢省軍區幹部就行了麼?肯定是不夠的。所以,中共要想防止叛逃者,就必須把打擊面擴大。

武漢全面邊控是中共準備末日大決戰的一部分

從對於一個地區的黨政幹部邊控,反映出中共高層對可能突發的爆料,無法承受地恐慌。因爲全世界對疫情的追討,從五、六月份,歐盟乃至澳大利亞帶頭追責,到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個高潮。目前,全世界那些接到了民間訴狀的律師事務所、政府機構,乃至國家政權,都處在一個相對安靜的狀態中。爲什麼?因爲大家發現了,無論怎樣追索,最後都會指向中共政權;無論是一條人命,還是一份財產損失,都最終要讓中共負責賠償。那麼,中共接納任何一個微小的索賠,都意味着全球索賠海嘯的到來。

擺在全世界面前的一個事實就是,爲了從中共那裏拿到疫情對全世界傷害的補償,必然要面對與中共的最後攤牌,並可能受到因此引發的戰爭。所以大家都在等,在等美國的行動。而美國的行動,又是巨大、複雜的政治工程:要在美國國內進行共產主義影響力的切割;要整肅聯合國多數被中共滲透的組織;要加速對中共的制裁;要打脫鉤前的科技、金融戰;要最終完成包括臺灣、印度在內的合圍中共的軍事部署⋯⋯

儘管,這一切在雙方最近外交領域升溫的衝突中反映出來,但是中美雙方依然在虎視眈眈、也在小心翼翼地在脫離接觸。而所有這些進程,都會被可能來到的震撼世界的、來自中共內部的爆料作證而實現加速。爲了防止這種加速的出現,中共纔不惜讓武漢地區所有黨政幹部、軍人和公職人員,成爲巨大的邊控人羣,成爲中共心中可以顛覆政權的犯罪嫌疑人。

因此,這次武漢上交護照,絕對不是什麼反貪污,也不是普通思想控制、政治鬥爭,更不是擔心一些幹部出國把國家的外匯花掉了。而是中共開始準備末日大決戰的一部分,是在防止中共政權遭受無法承受的全球聯盟的最後一擊。

延安時期的“路條”就是共產革命的護照

中共通過控制護照來控制人羣,這種手段由來已久。延安時期,宋慶齡坐鎮上海,她跟共產國際的聯繫比中共還要深刻和級別高,是她運作了每年給中共的兩萬光洋;除了錢的運作,她還運作人。上海很多高層級國際友人,和後來成爲中共高級幹部的,都是宋慶齡打電話、寫條子送過去的,一部分人到中共設在北平、武漢的聯絡處拿一個路條,才能穿過層層關卡來到延安。

要是沒有共產黨各地辦事處或知名人士像宋慶齡這樣開出的介紹信,沒有這個“路條”,那一般就得先去延安附近的三原縣,那裏有一箇中共團中央辦的「青年救國聯合會」,在那兒整訓一段時間。所謂整訓就是考察,看是不是國民黨特務。國民黨特務幾個字也沒寫在臉上,怎麼判斷?那就是看你對中共的忠誠度。

再一個就是給中共幹部物色革命伴侶。毛澤東的夫人江青,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林彪的夫人葉羣,都是拿着“路條”進延安的。一般的攀不上高級幹部的,中共就有個“星期六招待所”,星期六開放,5毛錢一晚上,雙方還要自帶被子,早晨起來分別再去工作。如果女方懷孕了,就可以分一間窯洞,可以成立革命家庭。這種革命家庭在延安整風運動當中,也有很多夫妻互相揭發的,也有很多根據所謂革命需要,就是更高級的幹部看上了,硬把人搶走了。那個時代的“路條”,就是奔向共產革命的護照。

50年代的路條,綑綁的是全家人的命

到了50年代末,中國大地上又有了路條,是中共基層幹部爲了阻止遭受饑荒的農民離開家鄉逃荒而設置的。沒有路條出不了村口,就算跑出去了,到了其它地界,沒有路條也會被武裝民兵送回去。農業社會誰也保不齊遭災了,遭了災政府開倉賑濟、允許百姓逃荒,就是允許人口自由流動,尋找生計。只有中共倒行逆施,開倉賑濟不就等於宣揚毛澤東的人民公社失敗了麼?農民跑出去要飯不就證明這個地區畝產萬斤是謊言了麼,所以中共寧肯餓死人,也不讓你出走。於是在中共統治下出現了史上從沒有過的,數千萬人餓死的慘劇。那個年代,路條,是一家人的命。

“改革開放”中共用各類證件控制開放、剝奪人的自由

後來“改革開放”了,還出現了什麼“暫住證”,搞了“經濟特區”,進深圳還得有個什麼“特區通行證”。中共在70年代裏,無時不刻地在製造各種障礙,肆意剝奪人們的自由權利。市場經濟要求的完全開放,包括人口、人才的流動,是經濟繁榮的必要條件。而中共把控這一切,是爲了滿足權貴們的專有權力。都放開了,誰還聽他的?

“改革開放”後期,人們似乎擁有了護照,想到世界哪兒就去哪兒了,其實根本就不是。簽證就難拿;有了簽證,也有不同待遇。常出國的人們肯定感受更深,去歐盟《申根協議》國家,好幾個口子:《申根協議》國家的居民,沒有邊控,一下就過去了;另一個口子,臺灣和香港的也很少邊控,也過去了;就剩一個給中國大陸的口子,那是過不去的。中共的戰狼們卻說,也許中國的護照不能送你去到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但是能把你從任何地方接回家。這話,那些逃到海外的貪官們肯定是不願聽了。中國的老百姓,除了真實感受到並不能去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之外,還真實感受到了被中共拋棄在任何一個地方:整個疫情期間,大量滯留海外的留學生、華人無法回國,甚至被滯留在第三國而無法回家。回家的還要接受“萬里投毒你有份”的侮辱。

「國安法」露猙獰,港人BNO護照被廢;民主派人士競選資格被剝奪

很快,那些曾經能不受邊控通過海關的香港朋友,也會受到阻礙了,港人合法的BNO護照已經被中共宣佈作廢;而在香港立法會選舉之前,中共就已經把12位民主派候選人宣佈爲不符合資格,就已經開始如同剝奪人民的出行權一樣,剝奪人民的選票了。你不僅不能自由地走,現在你甚至不能自由地留。判定的標準是什麼?潛在的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悲壯進行的時候,大陸,包括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在內,都成了14億“護旗手”,都要聲討一小撮香港人;當李文亮醫生出於做醫生、做人的良心揭露真相的時候,自己也成了一小撮“造謠者”;如今,大武漢地區所有黨政幹部、企事業公務員和軍人,都成了潛在的對國家安全威脅的人,這還是一小撮人麼?這樣的政策會隨着病毒的蔓延,那些被病毒和暴政同時傷害的城市,只要它留下了暴政的痕跡,就會有人記下來,那麼這些記憶,就會成爲“顛覆國家安全”的證據。

宋慶齡致死被囿出國不了國;國人與中共徹底脫勾纔會有未來

中共不斷行惡,不斷將自己與越來越廣大的人民,甚至自己曾經的同行者剝離開來。我們真心期望,在世界與中共徹底脫鉤的時刻到來之前,在正義與邪惡的戰爭到來之前,中共因爲自己的惡,被中國人民徹底脫鉤、徹底唾棄。那該會是人類的大運氣,大福氣!

那位曾經爲中共高級幹部開出革命護照的宋慶齡,也曾經萬念俱灰,在文革後期要跑到海外。當時宋美齡爲此籌措了700萬美元跟中共密談,終究未能成行。中共幹部中還有誰能比宋慶齡爲黨做出的巨大貢獻呢?她不是也一樣無法獲得一份讓她自由的護照麼?宋美齡爲宋慶齡蓋棺定論有一句話是:上侮父母先祖,下愧多災黎民。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本集的音頻和文字版本,在《希望之城》會員網站上均有提供。

江峯推薦朋友們關注江峯的新頻道「江峯劇場」,訂閱打開小鈴鐺,每週兩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時政類節目之外,多一點輕鬆,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會員網站還收集了「歷史上的今天」、「江峯漫談」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視頻系列,歡迎前往觀看。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