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楊景端醫話 - 4 / 23

解密遊戲成癮的生物化學機制❗️關於玩遊戲上癮你必須知道的事實❗️【楊景端醫話】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日】(主持人:楊景端)        大家好,我是楊景端醫生,在我給給青少年做精神健康諮詢的時候,父母經常抱怨孩子喜歡玩遊戲機而且上癮。人爲什麼喜歡玩遊戲機呢?玩到什麼程度纔算上癮呢?上癮到什麼程度纔算是一個精神疾病?今天就跟大家討論這些問題。

        大家是否知道在全世界有多少人在玩遊戲機?每天花多少時間在玩遊戲機呢?在我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來看一看什麼是遊戲。其實有了人類以來就有了遊戲,人們喜歡賽馬,摔跤,狩獵和踢球,哲學家說遊戲是人們因爲精力過剩而需要的一個發泄和表達的地方。詩人說是因爲想創造一個自由想象和發揮的空間,教育家講遊戲能夠提高人們的智力,改善人們解決問題的能力,心理學家說遊戲能讓人宣泄內心壓抑的各種情緒。總而言之,遊戲似乎是一個非常自然的事情,發明遊戲的人甚至說玩遊戲可以幫助解決人類的飢餓,貧窮和氣候變化。

        人們玩遊戲是很自然的事情,在我看來其實玩遊戲只有一個功能——增加我們愉悅的心情,給我們帶來快樂。爲了保證遊戲能夠給人帶來快樂,它就必須有一些必要的元素,比如說首先玩遊戲需要道具,我們在小時候道具非常簡單,可能是包着沙的袋子,用鐵絲卷的環兒,用香菸盒疊成的紙片兒,在地上畫格子,玩皮筋或者是繩子,這些都屬於遊戲的道具。當然,像撲克牌,麻將牌等就比較高級一點。現在的電子游戲的道具就更複雜一些,但是同時又更容易得到,因爲它是虛擬的,所以在玩的時候隨時可以購買道具。我的一個家長抱怨說他的孩子在過去一年裏將近花了1萬美金,在玩遊戲的時候一會兒買道具一會升級服務,日積月累後花了1萬塊錢。

        玩遊戲還要有個特殊的空間和場合,這樣才能讓遊戲盡情的發揮。比如我小的時候住在一個城隍廟的大院子裏面,住了十幾口人家,孩子們在裏面捉迷藏是一個再好不過的空間了。現在的電子游戲就給大家提供了一個更加複雜和真實,但又是一個虛擬的遊戲空間。

這就是我們現在說的電子游戲或者視頻遊戲,同時遊戲本身必須要有規則,因爲這樣才能保證遊戲的順利進行,才能夠分辨輸贏。所以遊戲一定要有規則,不論是在遊戲還是現實生活中,不守遊戲規則的人是要吃苦頭的。

        遊戲要增加快樂感就必須增加它的難度和強度,特別需要增加結果的不可確定性,電子游戲專門設計的有點像外面的老虎機,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中了大獎,而且在玩的過程中會感覺到越來越接近中大獎,所以就讓人不斷的玩下去。因爲結果的不確定性使人處在一種高度緊張和興奮的狀態,身體裏不斷分泌出腎上腺素,讓人感到情緒高漲精神飽滿。

        現在的電子游戲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它給你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裏面可以選擇扮演這裏面的各種各樣的角色,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的想法和願望都能夠在電子游戲裏面得到滿足。所以具有角色扮演功能的遊戲特別受歡迎,同時也特別容易讓人上癮。

        德國詩人席勒曾經有個理論,他說人因爲受到物質和精神的雙重約束,不能夠感到充分的自由,所以就要創造一個自由的世界,這個世界就是遊戲。他甚至說”只有人是充分是人的時候呢,他才遊戲,只有當人在遊戲的時候,他才完全是人”。所以他認爲人和遊戲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我想這是因爲人的各個層面的需要得得到滿足。

        遊戲給人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玩遊戲的時候最高興的是合作,這時候不僅有隊友還有對手,特別是一些競爭性非常強的遊戲的時希望有個夥伴。我們人都是一個社會性的動物,不管一個人怎樣內向都還是渴望有朋友,他都希望和人有溝通,在遊戲的過程當中我們能夠建立對對方的瞭解,增加友誼和信任,這種羣體的合作式的遊戲特別受歡迎。當然,如果遊戲打敗了,還可以責怪你的隊友,還不至於讓你感到自己太差,或者失敗的時候很難受,這就是我們說的豬隊友。

        所以遊戲既有創造性也有競爭性,但是直到它有了攻擊性,才成爲真正的遊戲。就是當你不僅能夠競爭,而且能夠攻擊對方時,遊戲本身就變得很完美了。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說,遊戲就是防治人們壓抑的一種慾望替代品,人生來就有強烈的攻擊性,這種攻擊性得到了發揮和釋放,人的感覺是很滿足的。所以但凡有攻擊性的遊戲也是非常受人歡迎,也容易上癮的。

        既然電子游戲有這麼多的功能這麼有趣,人們也如此需要,全世界到底有多少人在玩電子游戲呢?他們在花多少時間玩電子游戲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看人們在玩遊戲的時候他的大腦在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人的大腦有一個快樂中樞,它是靠着神經遞質也就是神經化學信號傳導的一個物質——多巴胺。多巴胺和它的一個受體結合以後就能產生一系列的神經電活動,給我們帶來非常愉悅的感覺。比如說你贏得一次比賽,得到了獎金,受到了表揚,這個時候都會產生多巴胺,都會產生愉悅的感覺。當你一旦贏得遊戲的時候,你的大腦裏面就充滿了多巴胺給你帶來無限的愉悅,就感到真的是有中大獎的感覺,同時人在打遊戲的時候注意力也必須非常集中,而且是選擇性的,只看到他需要注意的東西來完成,這時候就會忽略很多其他方面。但是他的選擇性的注意力是增加的,有一些遊戲要求使用一定的記憶功能,所以有的打遊戲的人不僅大腦裏面的神經遞質有變化,甚至跟記憶有關的結構像海馬,它的大小都有變化。所以呢在遊戲的過程中,如果遊戲的設置能夠刺激你的記憶功能,那麼它是有助於增強注意力的。同時,遊戲機靠數據處理信息,手腳要協調,也就說視覺和運動之間的協調關係就會大大的加強,所以不能說玩電子游戲一點好處沒有。

        在全世界有多少人玩電子游戲呢?二零一四年的時候是18億,按照現在的趨勢到二零二一年將達到28億。這28億人平均每週要打七到八個小時的遊戲機,人們花在玩遊戲機上的時間是一個天文數字。特別是在二十八歲到三十五歲這個階段的人打遊戲的時間超過八個小時以上,也是增加最快的。在過去這幾年各個年齡段玩遊戲的人都在增加,包括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在美國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家庭都有一個玩電子游戲的人,至少有一億五千萬的人玩遊戲,基本上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在玩遊戲,其中也包括女性。

        如果你玩電子游戲或者孩子玩電子游戲,你真的不需要那麼緊張,因爲電子游戲在現在的生活當中真的成了一個非常普遍的,也是一個非常常見的娛樂工具。我發現個有趣的現象,我們想象當中,一半打遊戲的人口十幾億都在亞洲,所以亞洲人肯定是玩遊戲時間最長的。但是二零一九年的統計發現德國人玩遊戲的時間最長,其次是美國人和新加坡人,第四名是韓國人。

        說到這裏大家就覺得我平時可以玩遊戲不妨礙,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我們長時間地玩遊戲,它對我們大腦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我們大腦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自我調節的機制,它會保持一種平衡。比如說你在玩遊戲的時候有大量的多巴胺產生,受體就工作,接受多巴胺給你帶來愉悅的感覺。但是如果大量的多巴胺不斷產生的時候,大腦爲了平衡自己就減少受體的數量,而當受體的數量減少時不管產生多少多巴胺效果都不會提高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得不斷產生更大量的多巴胺來達到同樣的效果,來獲得你以前的那樣的一個愉快的感受。這個生物化學的這個機制實際上是人們對藥物,酒,食物,糖和對其他的容易給你帶來愉快感覺的成癮的基礎。換句話說,這個生物化學機制就是人們產生各種癮好的基礎。

        我們如何發現自己玩遊戲上癮呢?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在英國倫敦有個17歲的男孩叫託尼,他在魔獸世界的線上游戲的社區裏面是一個英雄,他建立了自己的王國,率領連隊敵人進行突襲,在裏面可以爲所欲爲的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同時他的現實生活幾乎不存在了,他沒有時間跟家人在一起,也沒有時間去學習,甚至大學都無法繼續進行,除了虛擬世界的人以外,在他的現實生活中失去了所有的朋友。他自己說變得懶散,甚至個人的衛生都沒有時間去打理。託尼每天花18個小時在電腦上玩遊戲機,顯然託尼不僅是上癮了,而且他符合我們說的”電子游戲障礙”.

        如何判斷自己是否上癮

  • 每天超過三個小時以上玩遊戲
  • 爲自己玩遊戲開脫
  • 只有玩遊戲時候纔會開心
  • 除了玩遊戲以外對過去感興趣的其他的活動的興趣越來越少,很少和家人在一起相處,更多的時間在玩遊戲
  • 玩遊戲機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會花很多錢。
  • 意識到玩遊戲過多但是無法控制。

        這時候其實就是上癮了。

        但是上癮是否是問題呢?其實我們在生活中,在某個階段對某個事情都有上癮的時候,有人看電視連續劇上癮,有人打牌上癮有人玩一種遊戲上癮。這都是情有可原的,人都需要娛樂。但是什麼時候才變成一個電子游戲成癮障礙呢?或者是一個精神疾病呢?這個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患得,但是現在十個孩子裏面有九個孩子會玩遊戲機,在這當中可能就有百分之七八的孩子要玩到託尼的程度。第一,喪失了他的社會功能,17歲是學生,職業就是學生,工作就是學習,如果不學習了不工作了,就是喪失了社會功能。第二,在家裏面是一個兒子或者是女兒,比如託尼在家裏是個兒子,如果不能扮演一個兒子角色,跟父母有足夠的時間在一起,跟父母有足夠的溝通,如果有兄弟姐妹而沒有時間顧及他們,就嚴重影響了他的社會關係,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標誌。第三,自己的身體健康,長時間的坐着沒有時間打理自己的衛生,人變得非常的懶散,除了遊戲機別的東西都無法感興趣,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身體和心理狀態的都受到了嚴重影響。

        換句話說一個上癮的行爲變成一個成癮的障礙,必須有兩個條件: 1.生理和心理功能受損。2. 時間足夠長。託尼兩年多的時間基本上只有打遊戲。如果說一兩個星期這個狀態我覺得還不至於成爲一種精神疾病,但是如果超過半年都是這個狀態,我認爲就是一個精神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把”電子游戲成癮障礙”已經正式列爲精神疾病的一種,美國精神病學會目前暫時把它作爲一個可能性標註,因爲美國認爲成癮只是對一些化學物質成癮,對這些行爲上的成癮包括賭博成癮和遊戲成癮,暫時還沒有列爲障礙。但是如果影響了社會功能和身體健康就可以定義爲障礙,都是會對我們人的身體造成很嚴重的損害。

        所以電子游戲本身是一把雙刃劍,完全取決於你是否玩的適量。我們在以前的節目裏面談到青少年大腦發育有個過程,特別是大腦前額葉的發育比較慢,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長時間玩遊戲機,的確對青少年大腦的發育是有影響的。所以在下一次節目裏面我們要講——長時間的電子游戲對我們青少年的大腦會產生一些什麼樣的影響。

        謝謝大家收看我們的節目,如果你希望得到更多關於大腦和精神健康的信息,請訂閱我們的頻道點擊小鈴鐺,不要錯過我們下一期的節目。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