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字節跳動和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標識(美國之音)
字節跳動公司和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標識(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希望之聲2020年8月3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7月31日,川普總統對媒體發表講話表示,正在考慮對隸屬抖音母公司(北京位元組跳動公司ByteDance Ltd)的TikTok視頻應用軟體採取不同措施,包括禁止使用TikTok;並補充說“目前有幾個選項”,很多事情正在發生,所以“我們要看會發生什麼”。這做實了白宮主要幕僚表示過要禁止抖音的說法。

巧的是在同日,北京網際網路法院作出一審宣判,認定抖音微信均有侵害用戶個人信息的情形存在。官媒央視新聞和人民網法制頻道還播報渲染了一番。

川普所說要看會發生什麼指的是什麼?爲何北京在此刻發佈這樣的宣判結果?它要達成什麼目的?抖音此時在美瘋狂招人擴展又是爲什麼?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提出了他的分析見解。

北京高調宣佈對抖音微信的宣判結果,意在做給美國

江峯說,爲什麼北京會挑這麼一個時間點進行這樣的審判?我們知道,這個審判書早就可以預備着了,什麼時候需要,法庭書記員打上一個日期,法官宣佈一下就是,有着充分的時間靈活度來配合政府的需要。那麼中共方面究竟要達成什麼樣的目的呢?我們一定要放到中美兩國戰略對抗的態勢當中去分析,纔會有一個清晰的輪廓。

首先,做出一審判決認定抖音微信侵害用戶個人信息的是北京互聯網法院,該法院2018年9月9日掛牌。這個時間點很明顯是應對中美貿易戰中美國方面指控中共大量竊取美國知識產權,要求北京做出結構性調整的前提下,中共搞的緩兵之計。就是擺出一幅樣子:我已經開始從執法上專門設立一個法院了。當時《美國之音》報導這一現象說,這是機器人司法,它兩年下來,全國三個網際網路法院審結10萬件案件,每次庭審只用45分鐘。所以,它不是爲了強化執法,而是要做樣子給美國人看:“我們已經非常重視保護知識產權了”,這個目的非常明顯。

人民法院報刊登的網際網路法院的宗旨最重要的就是:將網際網路法院作爲促進形成“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橋頭堡”。這個口號中共是從來不對國內老百姓說的,是對外的,審理國內案件然後展現給國外看,還要當“橋頭堡”,政治作用非常明顯。再說,兩年了,10萬案件也很少見諸報端。

這次抖音微信的案件也不是作爲大案來做的,抖音的侵權賠償5000元,微信甚至連賠償訴求都沒有。就這樣的小案子,中共卻動用了央視新聞、人民網法制頻道,這完全就是爲了展現一個態度給美國方面看麼。

基於國家信息安全考量,美國政府、國會頻繁提出禁用抖音

7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福克斯電視臺節目上宣稱,要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考慮在美國禁用美國抖音TikTok;7月13日,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表示,美國政府不排除禁止TikTok微信應用程序,並預計川普總統將對這兩個應用程序採取「強硬的行動」。不僅行政部門,美國國會衆議院也在7月20日通過法案,禁止在美國政府通訊設備上使用TikTok,所提出的理由與禁華爲的理由相似:基於美國國家信息安全考慮。

北京在同一時間點發佈宣判結果,意在傳達哪些意思?

江峯分析說,既然北京法院的行動有着非常強烈的宣示作用,它要告訴美國抖音微信只是輕微的個人隱私權的侵犯。比如微信案中,微信好友間的讀書信息原來爲默認開放,這可以糾正,改爲事先徵得用戶同意,再決定信息處理方式。而抖音案中,手機通訊錄原被抖音掌握,可發送給原告可能認識的人進行推薦,這在海外衆多社交媒體上多少都有這樣的設置;手機默認功能與通訊錄推薦這兩種設置,海外社交媒體上也存在。

中共想通過法院的宣判告訴美國方面:第一,中國社交媒體的某些設置,某些涉及侵權的做法,海外社交媒體軟體也有,別盯着我,你們自己也有毛病。第二,這隻限於對個別人隱私的侵犯,不必上升到國家信息安全考量的高度,小題大作。潛臺詞就是認爲美國從國家安全方面的考量,實際上是政治手段,故意打壓抖音微信。第三,結合7月份以來美國政府四位高官接連發錶針對中共極權統治破壞世界秩序的強力演講,中共用這個審判結果傳達出的意思就是:抖音微信對於個人信息的蒐集,與海外社交媒體做法相似,即便有錯,錯誤不大,也就是罰款道歉的水平;更不能把企業慣用的市場推廣方式、信息蒐集處理方法,說成是政府行爲。

這就是爲什麼這個審判結果被安排在川普發表關於美國政府將禁止抖音的講話之際發出的原因。有人可能會問,北京怎麼知道川普講這番話的時間?那就要問北京在華爾街和華盛頓的忠誠代言人了,他們是怎樣巧妙地協調中南海和白宮的時間表的了。

不甘退出美國市場,抖音中共支持下做出瘋狂“自救”動作

抖音肯定是不甘於輕易退出美國市場的,因爲這個退出會像雪崩一樣,導致其海外市場因美國政府的影響力而受到全面打擊。那麼抖音是怎樣試圖擺脫面臨的糟糕現狀的呢?

江峯介紹說,TikTok做的很多措施,都是爲了消除美國政府對其構成安全隱患的懷疑。比如,TikTok的中國母公司位元組跳動,已切斷工程師獲取TikTok數據的通道;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TikTok主動撤離了香港市場,發佈了“透明報告”,聲稱中(共)國政府沒有任何向其索取數據的行爲;並宣稱TikTok的數據儲存是在美國,數據備份放在新加坡。

此外抖音還做了一系列大膽的動作:在美國瘋狂招人,除了備受矚目的迪士尼國際市場和視頻業務的一把手凱文·梅耶被挖到Tiktok任首席運營官,還宣佈計劃未來3年內在美國增加10000個工作崗位。這個跟當年馬雲跟川普說的增加100萬美國就業機會的空頭許諾不同,上半年Tiktok在美國的工作崗位增長已經接近三倍,從500名增加至1400名,從臉書(Facebook)挖了不少人,而且很多是L5級,即能帶團隊的資深工程師,開出的基本薪資能有20萬美元,比臉書高出20%。抖音還挖走了Airbnb因疫情影響裁員,十幾人的小組整體都被挖走。

難道抖音不明白現在所處的困境麼?在巨大的生存風險之下依然大規模擴張,這種非市場考量的動作,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得到中共的支持。這就是中共最擅長的羣衆運動,讓大量就業和與美國市場的融和,讓川普政府無法下手;而且隨着美國政府和國會制裁行動緊鑼密鼓地臨近,擴張的趨勢更加明顯,川普越猶豫,越難下手。

中共情報法》要求企業必須配合中共需求,也就無法擺脫操控

江峯分析認爲,其實抖音的系列行動,並不能真正消除美國的懷疑。北京法院的審判想告訴人們,這些數字科技企業只是做了一些普通數據的蒐集動作,只涉及了個人的隱私。個人隱私可以危害國家安全麼?其實這一點,通過美國國防部首先要求軍隊中禁止安裝抖音就知道答案了:針對每一個個體數據的蒐集,一旦經過大數據處理,一旦被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統一使用,就會很輕易地獲得美軍軍事人員的活動範圍、人事調動、甚至各個軍事部門的互動和職能。而中共的《情報法》規定,任何一個中國企業,都必須配合中共“基於國家安全理由”的需求。華爲如此,抖音微信也如此。

三年前加州槍擊案中,FBI找蘋果公司解密兇手的蘋果手機,都沒有得到蘋果公司的同意。西方對個人隱私的保護,是有法律和企業的商業道德維繫的。而中(共)國正相反,不僅沒有法律的真實執行來保護,企業也巴不得與政府搞好關係來獲得更有利的商業競爭。這些川普政府很清楚,不管抖音做了什麼動作來減低美方的懷疑,只要抖音是北京位元組跳動公司擁有的,就無法擺脫中共的操控。

抖音已無可避免地踏入了美國政治,難免被美國收拾

江峯說,事實上美國政府要對某個社交應用軟體發出禁止使用令,不是一件輕而易舉能爲的事。但2018年美國通過了一項主要針對中(共)國的「外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美國政府提升了對中(共)國在美國投資的監管。

早在2017年,位元組跳動公司以10億美元購買了美國一家社交音樂APPMusical.ly後,美國「外資委員會」就開始對其審查併購的合法性。現在該委員會依然有可能做出審查結果,宣佈該項併購不符合美國《投資安全法》。而川普也擁有了更多的手段,以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爲理由,禁止抖音微信美國的商業運作,包括動用國家緊急經濟權力來禁止中(共)國的社交媒體。也可以行之有效地像對待華爲那樣,將TikTok納入美國商業部的「實體清單」,即所謂黑名單,這樣相關服務,如蘋果、安卓的操作系統就不能接納抖音

也許中共把幾乎所有的海外社交媒體堵在牆外的同時,就已經種下了全世界對中共商業活動的反擊。谷歌臉書推特油管不能在中國用,抖音微信不能在美國用,本來也就是一報還一報的事情。不管中共怎樣試圖甩鍋給企業,不管用怎樣的手段掩蓋其幕後的存在,在其無法掩飾的對外滲透和張狂運作中,它總是不自覺地露出尾巴。

川普在俄克拉荷馬的選舉集會,TikTok粉絲們在網上預定了數千張座位票,卻並不參加活動,導致疫情之後川普的第一場競選集會相當數量的熱心參與者被擋在場外。抖音很好地繼承了中共“羣衆路線、統一戰線”的傳統,無論是瘋狂招募,還是介入美國大選的反川行動,都被美國政府和美國人看得清清楚楚。極左翼民主黨人AOC興奮地發出抖音視頻諷刺川普美國的傳統政治生活的時候,抖音已無可避免地踏進了美國政治泥潭。那麼抖音也就難免被美國收拾。

蓬佩奧在面對歐洲盟友的提問時這樣說:這不是在中美兩國之間做選擇,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的價值抉擇。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本集的音頻和文字版本,在《希望之城》會員網站上均有提供。

江峯推薦朋友們關注江峯的新頻道「江峯劇場」,訂閱打開小鈴鐺,每週兩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時政類節目之外,多一點輕鬆,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會員網站還收集了「歷史上的今天」、「江峯漫談」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視頻系列,歡迎前往觀看。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