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副总统搭档人选(从左至右):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领导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的加州众议员卡伦·巴斯(Karen Bass)、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瓦尔·戴明斯(Val Demings)和亚特兰大市长基沙·兰斯·巴托斯(Keisha Lance Bottoms)。(福克斯新闻图片)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副总统搭档人选(从左至右):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领导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的加州众议员卡伦·巴斯(Karen Bass)、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瓦尔·戴明斯(Val Demings)和亚特兰大市长基沙·兰斯·巴托斯(Keisha Lance Bottoms)。(福克斯新闻图片)

专家:拜登难以找到合适的副总统搭档 民主党内更缺乏激情

【希望之声2020年8月3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华尔街前投资公司合伙人莉兹·皮克(Liz Peek)周一(8月3日)撰文说,拜登推迟一周时间公布其副总统竞选搭档,是因为他难以找到一位合适的非白人女性做副总统候选人。拜登想把自己包装成“温和派”,但是又不得不迎合极左翼的政纲,他实在难以在民主党内激发热情。 

皮克在福克斯新闻网的文章说,拜登在哆嗦——他原本应该在8月的第一周宣布他的副总统竞选搭档,但现在宣布要推迟到8月10日。这是他竞选活动的第一个重要决定,可能决定他在11月大选时是赢还是输,而他正在错失机会。 

延期宣布他的副总统竞选搭档,以及延期所暗示的持续的不确定性,使拜登感到不安。 

这有可能减少最终宣布时人们关注的激情。对于不断发推文说国家需要“强有力的领导”的拜登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当然,从一个星期的延迟中可以读到很多东西。但是,毕竟,我们对拜登2020年的执政风格或他如何制定决策知之甚少。近几个月来,他很少在媒体上露面,尤其是拒绝接受《福克斯新闻》的华莱士(Chris Wallace)或其他可能提出尖锐问题的人的采访,甚至也拒绝极左的《纽约时报》的采访。 

我们现在所能知道的只有:几乎可以肯定,拜登会选一个非白人女性做副总统人选,因为他别无选择。他得以成为总统候选人要归功于黑人选民,而他们要求有一席之地。 

现在,拜登可能的竞选伙伴包括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领导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的加州众议员卡伦·巴斯(Karen Bass)、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瓦尔·戴明斯(Val Demings)和亚特兰大市长基沙·兰斯·巴托斯(Keisha Lance Bottoms)。 

尽管这五名女性的个人简历都令人印象深刻,但都存在严重的缺陷,没有人能够履行作为副总统所要求的繁重任务。 

拜登选副总统竞选伙伴的首要考虑是在11月3日提高投票率。因为(美国历史上)没有哪位总统候选人比拜登更难以激发自己党内成员的热情,所以他迫切需要他的副总统竞选伙伴来弥补这一缺陷。 

在目前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处于“领先”地位。但仔细看看最近的民意测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说:“大多数川普支持者说他们主要是因为喜欢川普而投票支持川普,但拜登的选民中约有一半表示,是因为反对川普而支持拜登。”——仇恨可并不是竞选的可靠基石。 

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最不感兴趣的群体是年轻的黑人和进步主义者。 

最近的民调显示,在65岁及以上的黑人中,约有91%的人说要投票支持拜登,而18至29岁的黑人中只有68%说会支持他。 

进步主义者也对拜登没有激情。 

萨福克大学/《今日美国》(Suffolk University/USA Today)在4月进行的调查发现,参议员桑德斯的支持者中有14%的人表示他们不会投票支持拜登。要知道,在2016年,桑德斯的支持者中约有12%转为投川普,这帮助了川普入主白宫。 

拜登会竭尽全力赢得这些人的支持,他与桑德斯和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合力推出了一系列激进的经济和环境计划,从而打破了拜登是“温和派”的神话。 

然而,极左派最终想要的是提名他们自己的人。但拜登可能不愿意这样做。 

其次,拜登的副总统候选人必须要准备好接任总统兼三军总司令的职位,因为55%的选民认为77岁的拜登处于痴呆症的早期阶段。许多人认为,如果拜登当选,他将不会任职满期(就会因健康问题提前卸任)。或者,拜登最多只能任一期总统。这意味着他的副总统也要准备好成为第二期竞选总统的候选人。 

这增加了赌注,很重要。 

巴斯(Karen Bass)是入围拜登的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上唯一的进步人士。她似乎得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背书,被认为是“安全”的选择,因为她自己似乎并没有积极地想竞选总统(与拜登竞争),只是一名忠实的搭档。 

但是,她没有知名度。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将她描述为“在顶级竞争者中知名度最低的人之一”。此外,她多年来有两党合作的经历,当今愤怒的左派对她持怀疑态度。她很低调,几乎没有全国竞选的经验。 

最后,作为一个年轻的自由主义者,她曾自愿在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当政的古巴工作过,此后对该政权发表了积极的评论。这对她会有负面影响,尤其是在佛罗里达州。桑德斯曾经帮卡斯特罗政府辩解说:“笼统地说一切都不好是不公平的”,他因此而陷入麻烦。正如佛罗里达州一位民主党民调人士所指出的那样:“巴斯在这个问题上的历史,会使(极左的)桑德斯都看起来像是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 

戴明斯(Val Demings)要好一些,可以在佛罗里达州帮助拜登。而巴托斯(Keisha Lance Bottoms)可以帮助拜登赢得佐治亚州。但两者都有执法背景,这在当今的民主党人中,尤其是在年轻的黑人和进步主义者中会有问题。 

戴明斯曾经是一名警察;巴托斯曾经是亚特兰大的一名检察官,后来成为法官,最后成为市长。最近几周,随着民主党人对警察的敌视与日俱增,这两人都已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赖斯(Susan Rice)和哈里斯(Kamala Harris),这两人都被认为可能性较大,但她们也都有明显的拖累。 

赖斯没有竞选经验,并且一直与班加西丑闻和奥巴马时代的其他争议联系在一起,包括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的案子。共和党人会把她撕成碎片。 

甚至《华盛顿邮报》的自由派人士米尔班克(Dana Milbank)也对赖斯持怀疑态度。在最近的专栏中她引用了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对赖斯的描述,称其为“一堆屎”(a piece of sh**),并问到“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美国副总统吗?”

剩下的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是个争议人物。她以前也是检察官,在初选辩论中遭到众议员加巴德(Tulsi Gabbard)的攻击,说她把“1500多人因吸大麻而投入监狱,而当她被问到是否抽过大麻时,她却笑而不答。”对于今天的民主党人来说,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怪不得拜登在哆嗦。他正在寻找忠诚、志同道合的副总统和竞选伙伴,就像曾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的他自己,或者担任川普的副总统的彭斯。除此以外,拜登还需要有人帮他拉来选票。 

再过一周也无法解决这个难题。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