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科院院士吴宜灿2019年12月接受官媒采访。(视频截图)
中科院院士吴宜灿2019年12月接受官媒采访。(视频截图)

习近平带头捐款 崇祯帝之举?中科院院士曝遭逼捐

【希望之声2020年8月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习近平等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曾带头要中共党员捐款抗疫。但日前流出的一个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宜灿录音显示,他自己捐了两次款,但捐钱“真不是自愿的”。有关七常委要全党捐钱,被与明朝覆亡前崇祯帝求皇亲国戚、大臣们捐钱类比。

据大纪元报导,该媒体获得一份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物质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核研究所)所长吴宜灿录音录音吴宜灿说,在疫情期间,自己也被迫捐了些钱,“不是我自愿了,不过不是物质院,人家说你是院士,应该捐点钱,是一个联盟的群组,那我就捐点钱吧!”

吴宜灿说自己捐了5000块钱(人民币),捐钱的时候,被要求填一大推表格,意思说等院士捐了以后,它好去宣传。

吴宜灿说,“其实我不喜欢这样”,“你捐钱是一个自愿的,本来解决问题应该是国家的事,我对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个人看法的。”

他说:“国家应该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让别人去捐钱,钱不都是国家的吗?说明这疫情工作没做好。”“但是弘扬一种精神也不是不可以,所以我就捐了。”

吴宜灿还说自己是偷偷捐的,“我用的一个微信号,是他们不认识我的微信号,它要填吗,然后我一句言也没留,就把5000块钱给捐完了。”

吴宜灿说,“结果过了一个月,他们就统计,要发证书,结果5000块钱不知道是谁捐的,最后统计了半天,发现是我捐的,他们就给寄了一个好漂亮的证书给我。”

他还说,物质院最近又要捐钱,结果他又给捐了点钱,物质院又给他发了一个证书。

吴宜灿说:“我说捐点钱,你发个证书,这个东西真不是自愿的,”

大纪元报导说,提供录音者没有提供吴宜灿院士是什么时候捐的钱,以及在什么场合说这些话,但从录音中听到,在场的人还不少。吴宜灿在说的时候,逗得旁边的人不时发出笑声。

报导说,确认了该录音确实是吴宜灿的声音。吴宜灿2019年当选中科院院士,当年12月他接受官媒采访时的讲话与本次知情者提供录音,是同一个声音。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去年底爆发,中共一直隐瞒至习近平今年1月20日发出有关抗疫的“重要指示”。到2月26日,当局针对疫情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习近平等7名政治局常委带头支持疫情防控工作捐款,但未公布捐款金额。

随后全国31个省市区党政的“一把手”也带头捐钱。而中共中央组织部则印发通知,要求各级中共党组织支持武汉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声称“要做好党员自愿捐款指导服务工作”,要坚持自觉自愿,不强迫。

之后数天,重庆、河南、四川、黑龙江等多地政府及包括中国外交部、民政部、中共政法委等官方机构,纷纷透过媒体和网站报导“党员踊跃捐款支持疫情防控工作”。

熟知中共政情的人士认为,这是一种政治表态秀,中共声称捐款自愿,实际上就是逼捐

评论人“小民之心”指出:要求在全党范围内组织捐款明显有强化党员危机意识的目的,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习近平实际上在暗示所有的党员,一旦船沉了,大家会一起完蛋!

大纪元报导将中共七常委带头捐钱,与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要求大臣和皇亲国戚们捐款相比较。

1644年3月,李自成的军队已兵临城下,崇祯帝为了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求皇亲国戚、大臣们捐钱,结果满朝文武装疯卖傻,只是象征性地捐了一小点款,根本不解决问题,导致京城1644年3月18日沦陷,崇祯帝自杀身亡,大明覆亡。

报导引述评论指出,中共官场的腐败前所未有,一个小科员都可能贪腐上亿元,更何况那些省部级、国级高官。但是他们面对当局要求的捐款,处于和崇祯帝要求大臣们一样尴尬的境地,如果捐多了,钱是怎么来的?不就知道自己贪腐吗?如果捐少了,又解决不了问题。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