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美国之音)
中国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美国之音)

在404国度里 用艺术对抗残酷暴政的坚果兄弟

【希望之声2020年8月3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面对中共残酷暴政,中国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不断用行为艺术的方式持续进行抗争,包括用雾霾颗粒制砖、用各种物品封嘴等方式,同时体现了他坚韧不拔的抗争精神,由此引发外界广泛的关注。

“如果不能说真话,我将持续一个月,720小时,不说一句话。”坚果兄弟说。

在疫情期间,坚果兄弟从6月1日下午4点,到7月1日下午4点,每天变着法儿地用铁夹子、写着“404”的封条、麻绳、榴莲皮、蝙蝠侠面具等道具封住嘴,坚持不开口,持续抗争中共审查制度。

30天里有那么几次实在没憋住,说了9句话,他抽了自己16个耳光,连续三餐只吃饭,不吃菜。

“自我惩罚嘛,”他对美国之音说。“就像社会上如果权力让个人闭嘴,个人不闭嘴,他肯定会受惩罚。”

路透社报导说,在这个“#shutupfor30days(闭嘴30天)”的计划中,他用印上“404”的胶带将嘴封起来,“404”为无法找到网络页面时的错误代码。由于中共对于敏感议题网络内容进行封锁,找不到页面的情况在中国很常见。

在720小时的禁言艺术行动中,他设立了“真话冒险奖”,给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间无畏且执着挖掘真相的媒体人,得奖的是访问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写成《发哨子的人》报道的北京《人物》杂志社记者龚菁琦。那篇名为《发哨子的人》的报道迅速被官方删除,却以52种版本在民间流传。

在网上发布在一篇的文章中,他写道:

“2020年的春天,新冠疫情来袭,无数生命逝去。权力机器的叙事里,抹除了个体的悲痛、创伤和真实的挣扎,只留下抗疫胜利的凯歌和光辉。

在真话稀缺的今天,敢说真话,意味着与崇高和宏大的对抗,意味着给历史留下属于人类的证词证言。”

这位80后艺术家10年前开始做行为艺术,并以中国南方城市深圳为创作大本营。当时他给自己取了坚果兄弟(Brother Nut)作为化名。

坚果兄弟在英文里是“疯子、怪人、难以对付的人”的意思。他表示,这个名字可以表明他的立场和态度。

美国之音今日报导说,或许也正应了这个名字,过去十年中,坚果兄弟做了不少在外人看来疯狂又匪夷所思的事:

2015年,他推着一台电瓶吸尘器,走遍北京的大街小巷,对着天空收集空气中的灰尘。100天后,他把收集来的雾霾颗粒混着陶土做成了一块砖。

2018年,他到陕西一个村庄采集当地居民的饮用水,把这些因受重金属污染的浑浊液体装进9000个农夫山泉的瓶子,运到北京798艺术区展出。

2019年,他在深圳最大的农民工聚居地收集了400个布娃娃,找来一辆重型挖掘机,随机夹起散落在地的娃娃抛向空中。它们象征着那些因拆迁失去升学机会,被城市抛弃的学童。

他还曾发起“不受欢迎的词”计划,邀请网友在网上写敏感词。共有100多网友参与,几天内就整理出大约1000个“2020年不受欢迎的词”列表:

从“庆丰皇帝”、“不换肩”、“总加速师”到“厉害国”、“任大炮”、“许章润”、“陈秋实”;从“集中营”、“国安法”、“时代革命”到“P2P”、“三峡工程”、“地摊经济”、“苏联已死”、“不同意的请举手”……包括万象。

他发现,在这个党同伐异,人人自危的时代,举报公众号也可以是一门生意。黑市的人给他报价,500块钱就能招募一批水军,封掉一个公众号。

他花了50块钱举报《环球时报》,权当一种政治实践。他又突发奇想,在微博上发布招募启事,寻找“1000个五毛”,每人发五毛钱,帮他封掉自己的公众号。启事发布当天,他的微博就炸号了。

“其实我做创作都是从自身的遭遇出发的。关注一个人如何活得有尊严,”坚果兄弟对美国之音说。

坚果兄弟在上海M50创意园区的咖啡厅受访时也表示,“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工作很像非政府组织或是新闻工作者,试图提高人们对社会问题的认识以及采取应对措施”。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