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帝潜心修道 太子得罪小人(示意图片: 【明】崔子忠)
武帝潜心修道 太子得罪小人(示意图片: 【明】崔子忠)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

汉武帝潜心修道 太子无意中得罪了小人埋下了祸根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第二十一集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0日】(作者: Peter Li)汉武帝承天命,攮外夷,开疆拓土;大汉创盛世,尊儒术,纳贤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说到,汉武帝安放真经的柏梁台起火,西王母上元夫人传授给他的珍贵经书随之化为灰烬。汉武帝又气又急,命人调查看守的侍卫,到底是谁这么不小心,竟然如此玩忽职守!可是查来查去,却怎么也找不到起火的原因,而且房屋和家具都完好无损,只有黄金箱子里的经书起火燃烧。

过了两天,汉武帝最宠爱的李夫人,忽然得了重病,日渐消瘦,卧床不起。全国的名医都被请来为她看诊,用尽了法子也无法使她有一丝康复。汉武帝忧心忡忡,这天一下朝,就赶来看望李夫人。想不到李夫人用被子从头到脚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无论如何也不肯让汉武帝看见自己憔悴不堪的模样。并对武帝说:“臣妾得了重病,容貌已毁,不敢让陛下看到。我只想在死前,把自己的兄弟托付于陛下。”武帝难过地安慰她说,“夫人不必拘礼,你的兄弟我自会照料,你病得这样重,今天不见我,只恐怕我们日后再也见不到了。” 武帝坚持要见李夫人,李夫人却死死拉住被角,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抽抽噎噎哭了个伤心。武帝无奈,只好起身离去。

武帝无奈,只好起身离去(示意图片:[清] 佚名)
武帝无奈,只好起身离去(示意图片:[清] 佚名)

回去就寝后,武帝却怎么也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过去几年和李夫人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李夫人不仅美貌绝伦,而且德行出众,才华横溢,深得武帝欢心,李夫人为武帝生了第五个儿子,就是后来的昌邑王。武帝打心眼儿里觉得,李夫人才是做皇后的不二人选。只是卫子夫因生太子刘据有功而被立为皇后,而且她一向小心谨慎,并无大过,所以李夫人只好屈居其下。卫青死后,武帝还提拔了李夫人的兄弟李广利做了大将军,显示出武帝对李家的重视。可是李夫人却红颜薄命,还没享几年福就病入膏肓了。

夜深了,武帝还是放心不下,又起身来到李夫人宫中,却见李夫人正端坐在梳妆台前,对镜梳理一头乌黑的长发。她面色红润,光彩照人。武帝惊喜地问道:“爱卿你的病好了吗?” 李夫人却不答话,嫣然一笑,施施然行了一礼,一转身从侧门走了出去。武帝急忙跟着她一起出了门,却见后院里亭台楼阁,奇花异草,自己竟然从没来过这里。李夫人脚步轻盈,转眼间就走出好远,武帝赶忙招呼她,却见一女子迎着他们走来,李夫人一见此人,慌忙跪下,武帝仔细一看,原来是西王母的侍女王子登。

王子登神情严肃地对武帝说,刘彻你可知道为什么西王母赐给你的经书被天火焚毁?武帝摇摇头,王子登继续说,你不遵从王母的教导,沉迷于女色之中,王母才下令收回经书。接着王子登又对跪着的李夫人说道:“你本是王母的使女,下世的使命是提醒刘彻修炼的初衷,可你却利用自己的美貌为家人谋利,不但未能履行使命,还为亲情所累,误人害己。你当下世继续轮回,直到赎清自己的罪业,方可重回天堂。” 说罢,王子登一挥衣袖,李夫人便一个趔趄,跌了下去。一旁的武帝又惊又急,伸手去拉,岂料自己也随之跌了下去。武帝大喊了一声,却见自己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

武帝大喊了一声,却见自己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示意图片: [明] 佚名 )
武帝大喊了一声,却见自己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示意图片: [明] 佚名 )

这时听得有人前来禀报,李夫人昨夜已经仙去了。武帝想起刚才的梦,长叹一声,命人以皇后的礼仪厚葬了李夫人。至此,武帝刘彻认识到,修道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不会因为自己贵为帝王而降低了标准。他更加勤奋地修行,很多时间都呆甘泉宫里。

这时的太子刘据,已经27岁了。武帝29岁才喜得麟儿,和歌姬出身的卫子夫生下长子。6年后,刘据被立为太子。武帝专门为他修建了博望苑,请了最优秀的老师来教育他,一心要他成为一名博雅之贤士,威武之储君。刘据确实不负厚望,虽然贵为太子,却宽厚、仁和,与那些骄横奢侈的贵族纨绔子弟并不相同。武帝一方面很喜欢刘据这种沉稳安详的性格,另一方面又觉得刘据缺乏自己的勇武刚强。他觉得刘据的这种优柔之气,是受卫子夫的影响太多。

武帝的时代,正是国力强盛、举国尚武的时代。当时有句话叫“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令周边的小国家都闻风丧胆。武帝自己拥有赫赫战功,刘据的舅舅卫青和表兄霍去病,都是为汉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军。卫氏家族显赫一时,成为朝廷一支强大的外戚力量。这种力量也确保了刘据的太子地位。但同时,也使刘据成为朝野政治派别斗争的标靶。

卫氏家族显赫一时,成为朝廷一支强大的外戚力量(示意图片:[明] 佚名)
卫氏家族显赫一时,成为朝廷一支强大的外戚力量(示意图片:[明] 佚名)

武帝是个对百姓宽厚仁慈的人,他对官宦贵族就比较严厉一些,生怕这些人利用手中权利祸害百姓,所以那时候重用了不少酷吏,专门针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不法分子。有一个叫江充的绣衣直指,专门督察皇亲国戚和朝廷要臣的不法行为。这个人善于见风使舵,很会揣摩汉武帝的心思,表面上刚正不阿,不怕得罪权贵,所以很受汉武帝的器重。实际上这个人却是个心胸狭窄锱铢必较的阴险小人。

那么刘据怎么会跟江充结下梁子了呢?原来, 有一天江充汉武帝去甘泉宫,江充在前面开道,正碰上太子刘据派往宫中的使者坐车。江充一见二话不说,令人将车马扣留,并把太子的使者逮捕,准备交付审判。太子得知后很不以为然,请江充手下留情。江充却是拿个鸡毛当令箭,还将此事添油加醋汇报给汉武帝汉武帝一向对子女要求很严,这件事虽小,汉武帝却并不偏袒太子,反而夸奖了江充。太子背后不免发了几句牢骚,被江充得知后,江充怀恨在心,开始琢磨如何搞垮太子,以除后患。

潜心修炼的武帝完全没有察觉身边的这些阴谋。这天,60出头的汉武帝北巡到河间。经过黄河时,忽然看见河水间竟然有青紫的云气,很是惊异,招来方士一问,说“此云气乃祥云,此地必有一奇女子。” 

请看下集《汉武帝老来得子 太子刘据却被诬陷而惨死》

更多文章请点击《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系列。

音频:

责任编辑: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