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通過這幾個“陰招”讓國人不斷“遺忘歷史”
中共通過這幾個“陰招”讓國人不斷“遺忘歷史”(視頻截圖)

李軍:中共通過這幾個“陰招”讓國人不斷“遺忘歷史”(視頻)

走出文化亡國第8集——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3)

【希望之聲2020年8月5日】(編者按:目前,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中共這是本集內容的核心觀點。資深媒體人李軍用自己20年的體制內實際經歷來告訴觀衆,對於中共及其領導人所做的錯事、壞事、醜事中共怎麼想盡一切辦法給予掩蓋、消音,讓你根本想不起這些事情。對於實在掩蓋不了的,那就大事化小,或者轉嫁責任,或者喪事當喜事辦。)

觀衆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走出文化亡國系列節目。我是李軍。

今天,我們繼續講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的第3集。

上一集中,我們重點說了中共宣傳機器如何來虛構中共領導人的偉大形象,虛構所謂中共如何偉大、光榮、正確。當然嘛,虛構就容易什麼,穿幫。容易被揭穿。那麼今天我們就接着說另外很重要的一點。

對於中共及其領導人所做的錯事、壞事、醜事,怎麼想盡一切辦法給予掩蓋、消音,讓你根本想不起這些事情。對於實在掩蓋不了的,那就大事化小,或者轉嫁責任,或者喪事當喜事辦。

中共在其執政的70多年中,政績不太好找。要說做的錯事、壞事、撒的謊那太多了。

最近,有一種說法,說中國人太健忘了。中共平均每十來年就要搞一次政治運動,迫害一個批人。死很多人,很多家庭因此支離破碎。但是過後很快就忘了,還說共產黨好。其實,這是一種誤解。中國人不是健忘,是根本就想不起來,因爲根本沒有人會提起,會討論這些事情。你現在到中國大街上問問,你知道64嗎?估計要是不翻牆的人10個有9個不知道。而經常翻牆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就是現實。這個現實就是中共對媒體以及影視文化機構嚴格審查的結果。審查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絕對不能讓共產黨做的這些壞事出現在所謂的媒體上或者是影視、出版作品上。

說起審查,我在媒體的時候記憶是很深的。就是經常有各種通知、傳真。這個不容許報導,那個不容許報導。我記得有一次,我們新聞中心的主任,嘆着氣和我說,這個月光市委宣傳部發的各種內容不容許報導的就這麼厚厚一疊。每年到國慶、還有過年、人大、政協兩會的時候,那爲了維護和諧穩定的社會形象,那任何問題都不容許報導,包括哪裏失火了,哪有交通事故都不能報導。必須全面都是社會穩定,人民生活幸福。然後就是黨委、政府又做了哪些好事情,改善人民的生活等等等等,所有媒體全是這些。

我在電視臺的時候,和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一個紀錄片《奠基》,主要講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我做其中一集的編導。因爲這個片子是作爲北京奧與會期間要放映的紀錄片,所以前後我們跟被審覈、修改了30-40遍。審片從市委宣傳部、市委書記到省委宣傳部、省委書記,到國家廣電總局、中宣部、然後到北京奧組委、奧組委負責人,最後到分管宣傳到政治局常委。每個細節,每句話,一點點有可能對共產黨形象有影響的,都要改我記得我做的那集,其中講到中國第一個乒乓世界冠軍-容國團。容國團爲中國拿到來第一的乒乓球世界冠軍,但是在文革中被迫害,扣上特務、反革命的帽子,最後含恨自殺了。後來雖然給平反了。但是在節目審覈中,哪些中共的官員說片子中不能用他,因爲用了他會讓人想起來文革。會讓人知道一個世界冠軍在文革中被中共迫害死了。這個會抹黑黨的形象。說實話,我當時很憤怒,一個世界冠軍被你們弄死了,30多年過去了,這個人的名字都不能提。因爲提了會有損黨的形象。我當時覺得,中國人真是太可憐了。

因爲文革是中國做了一件很打的壞事,也是毛澤東直接發動的政治運動。所以是一個重要的禁地,不能讓中國人想起文革來,要讓他們想不起來。我記得當時和我合作一個小領導,看我有點情緒,就安慰我說。你就別想不開了。那劉少奇的兒子劉源,你知道吧。人家正宗的紅二代,級別也夠高。他找人給拍攝了一個紀念他父親的紀錄片《劉少奇》,後來廣電總局就是審覈不過,不給播。爲什麼,因爲他裏面很多篇幅都是在講文革,關鍵是劉少奇是文革時候被整死的。一箇中國國家主席在文革被整死,這樣的內容怎麼可能在中國的媒體播放呢,那部喚起人民對文革的記憶嘛,讓人民去搜索一下,到底文革怎麼回事情,爲什麼一個國家主席都能被整死,誰整死的?毛澤東?哇,那毛澤東不是紅太陽嘛,這怎麼能說呢。所以據說劉源很有本事,找了什麼中央書記處書記,甚至找了某個政治局委員給批條子。廣電總局就是不給播。文革那是死角,不容許說的,最後說是給劉源一個面子,把片子送到香港的鳳凰衛視播了一下。算是很給面子了。你想啊,劉源他是個紅二代的高官,想紀念他的父親原來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但是因爲涉及文革,所以被封殺了。他都被封殺了,那其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所以說這種審查對中國人的信息封閉是很厲害的。我只舉文革一個例子,這樣的禁地在媒體報導中是非常多,幾乎所有中共幹得那些壞事,全是禁地,都不鞥說,連提都不能提。所以,你即使在中國生活了幾十年,你所知道的這個社會的基本信息可能都是共產黨給你控制好的一個極窄極窄的一個範圍。在這範圍之外你根本都不知道,不信你可以問問稍微上點年紀的人或者年輕人,你知道1975年,中國發洪水板橋潰壩,一下死了有22多萬人。是世界上死人最多的一次水垻的潰壩。你知道嗎?在國內的人肯定會說,你又開始抹黑社會主義祖國了吧,你們是什麼居心。所以你真是很無語。

那也有人說。現在是信息社會了,網絡這麼發達,應該掩蓋不了了吧。其實也是一樣,除非你翻牆。你看外面的信息。你要是在國內,前幾天一箇中國的曾經從事10年網絡審查的審查員來到美國,接受海外媒體的採訪,據他說在中國至少有100萬-200萬網絡審查員,天天在審查各種敏感信息,這還不包括人工智能AI的自動審查,光人工審查就有100萬-200萬。這是他知道的,據我們瞭解在中國的監獄中還有很多網絡五毛、水軍,在監控着網絡。還有網絡警察。這些都歸網信辦。

所以你在網上,感覺好像是信息挺自由,但是你不知道你其實是在一個經過了嚴格的網絡審查、關鍵詞過濾、誰敢亂說話都會被警察訓誡的一個網絡環境中,就像李文亮醫生,只是轉發了同事提醒大家病毒會傳染的消息。友情提醒而且還是在一定的範圍。結果都收到警察的訓誡。這一點,翻牆的人感觸會很深,覺得牆內牆外簡直像兩個世界,信息差別太大了。但是翻牆的人和海外的人,應該說是可以看到全面的信息。因爲你是即可以看到海外的信息,也可以看到國內的信息。你可以對比看。你自己可以去分析,誰在說謊,誰在說真話。但是國內就不一樣了,雖然信息量也很大,但是也是在一個共產黨控制的很窄很窄的範圍裏。所以你的思想還是被共產黨控制的緊緊,讓你喜歡誰就喜歡誰,讓你討厭誰就討厭誰。

好,前面說了這麼多,是在說中共怎麼掩蓋和消音。就是不讓你知道。但是,現在社會畢竟科技這麼發達了,很多東西掩蓋不了了。人們總會知道其中一些消息,但是不會那麼全面。那實在掩蓋不住怎麼辦呢?如果讓民衆知道共產黨做瞭如此的壞事情,那民衆會逐步清醒過來,哦,中共這麼糟糕啊。那當然不行,所以得想辦法。共產黨的辦法我總結成了四個詞:大事化小、偷換概念、轉嫁責任、喪事當喜事辦。

第一個是大事化小,顧名思義。就是把很大的事情,遍小。使得其影響力變小。例如當出現很多羣體傷害事件,像什麼礦難、像什麼天津大爆炸、甚至這次的武漢肺炎,像這次洪水災害。那你蓋是蓋不住了。所以首先是大事化小。死亡1000人,報導死了100人,死裏幾萬人,說2-3千人。還有中國死亡人數35人的紅線,因爲按照中共的規定,死亡人數達到36人,就是重大安全事故。那主要負責人或者當地領導就要受到處理。所以很多災難,包括像溫州動車翻車這樣的案子,都是死亡35人。很多人看到後來,都覺得奇怪了,怎麼一出事情就是死亡35人,到處都是35人。真是奇葩。因爲36人是共產黨處理幹部的紅線,所以35人現象也就是中國獨有的奇特現象。

當然還有例如反貪,什麼周永康、薄熙來之類國家級貪官,最後公佈初來也就貪污幾千萬而已。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些官員在中國還真是算清官了。一個部級幹部,幾千萬。現在一個處級幹部在家裏都能搜出幾個已的現金。當然,沒有辦法,如果你報出他貪污了幾十億、幾百億、幾千億。那老百姓心裏失衡,貪污這麼多。那會讓老百姓對共產黨產生懷疑,覺得貪腐已經治不了了。貪污幾千萬,然後又抓了一批,還顯得共產黨痛恨腐敗,爲人民除害似的。

好這是說大事化小,接着說偷換概念。偷換概念最典型得案例就是大饑荒。從1959-1961年,中國大概有幾千萬人餓死。而餓死的原因完全是人爲的因素,搞人民公社使得糧食產量大幅下降、但是對外宣傳搞大躍進。說畝產糧食幾萬斤,這邊產量大幅下降,那邊按畝產萬斤交糧,最後農民連種子糧都交上去了。到最後農民一點糧食都沒有了。國家還在出口糧食,結果那裏一批一批人餓死。不敢上報,誰上報了誰就是抹黑社會主義。最後餓死了幾千萬人。這個共產黨掩蓋不住了,怎麼辦呢?就偷換概念,說什麼呢-說三年自然災害。說三年天災,造成很多人餓死。其實後來有人還真去一點點查了那幾年得天氣,風調雨順,啥也沒有。包括我們小時候學歷史得時候,也都是說三年自然災害。共產黨不願意扛不起死幾千萬人的責任,就說成是自然災害了。

你再比如說還有什麼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對越自衛反擊戰等等。都是偷換概念,對越什麼自衛反擊,自衛啥,越南那時候在攻擊紅色高棉政權,哪裏來攻擊你中國了,你自衛啥。

還有包括香港反送終運動,明明是香港人要求廢除送終條例,從3000個律師抗議,發展到100萬人遊行,到200萬人遊行。如果你真實報道,說香港人要求中國遵守一國兩制的承諾,廢除送終條例,那很正當啊。那中共的宣傳機器肯定不會這樣報,那怎麼報道呢,所以中共的媒體,就一直在說,香港一小嘬暴徒要鬧港獨。明明是200萬人上街了,他還是說一小嘬人要港獨。把一個整個香港人整體的正當需求,要你尊守一國兩制嘛。就睜着眼睛說瞎話。最後把事情越弄越糟,弄到現在全世界都在睜大眼睛看中共怎麼撒謊,怎麼偷換概念。原來啊,還真沒有見識過,中共的宣傳機器能如此亂扯。這次真是讓全世界見識了。

所以這種偷換概念,也是中共一直在用的。明明這個事情是這樣的,但是中共就給你偷換概念,說是那樣的。而且它也知道你知道它在撒謊,那還是撒謊。因爲國內民衆看不到外面的信息啊。他只相信中共的信息啊。

第三個就是轉嫁責任了。大家知道,中共自己宣傳說它是永遠正確的。永遠正確,那犯了錯怎麼辦?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辦法就是把責任推出去,轉嫁到你無法證實的地方去。

例如,六四中共對學生開槍了。中共一方面否認對學生開槍。這還不夠,它還要倒打一耙。說是是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反華勢力在操縱學生,企圖顛覆中國政府。其實我們那時候在做媒體的時候有句玩笑話,就是:西方反華勢力就是個框,什麼東西都可以往裏裝。共產黨只要碰到任何問題了,包括什麼六四學生,還有什麼709律師案、還有香港反23條的遊行,還有臺灣大選、包括迫害法輪功。只要共產黨做了什麼可能讓民衆無法理解的事情,它就會拋出西方反華勢力在幕後操縱,所以共產黨不得已而爲之等等。這裏面最大的冤大頭應該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這次香港反送終,美國中情局還特地出來澄清,他們沒有參與這個事情。但是還是沒有用,反正中共一定會拉着你墊背。你去證實沒有參與,怎麼證實?中共這個責任轉嫁的,誰也無法去證實。也就嚴嚴實實的扣上了。而且國內民衆也信。

其實說六四,美國在背後操縱。美國真是冤大頭。因爲那時候1989年的時候,中美還是在蜜月期,關係好着呢。美國希望通過中國來抑制蘇聯。而且從現在獲得的一些情報,當時鄧小平動員軍隊鎮壓學生,其實是和美國政府私下溝通過的。而且六四以後,美國是西方國家第一個和中國取消制裁,恢復和中國貿易的。這些中美高層都知道。所以說美國操縱學生搞六四,那真是騙騙民衆而已。不過中國人呢是一騙一個準。因爲沒有選擇。沒有判斷。

還有這次武漢肺炎,明明出現在武漢。非要無中生有的把責任轉嫁給美國,因爲習慣了,不轉嫁不行啊,說是美國軍人把病毒帶到中國傳遞過來的。這在醫學上站不住腳不說。是徹底把美國政府,美國兩黨激怒了。弄得兩國關係徹底走向對抗了。

第四就是喪事當喜事辦,這個很多民衆應該都知道,只要一有大的災難出現,中共是不會關心死多少人,或是他有什麼責任的,一定會把喪事當成喜事辦。什麼多難興邦,什麼在黨的領導下戰勝了天災。包括這次武漢肺炎,明明是政府隱瞞疫情,造成那麼多人死亡。一方面死亡人數是絕對要掩蓋的,不容許調查,不容許說。另一方面還在說中共的偉大,領導人民戰勝了疫情。你要是政府不搞那個萬家宴,要是不封李文亮那些醫生的嘴,會死那麼多人嗎?你要是1月初發現的時候就控制住,在封城的時候,停止所有航班飛向世界各地,會把疫情一下子傳染到全世界嗎?所以現在川普就問一句習近平。你在中國2月份封城的時候,爲什麼不封國際航班。爲什麼那時候武漢人不可以在國內走動,卻可以坐飛機去全世界?真不知道習近平能怎麼回答。

好,今天說的有點長,主要說中共如何控制宣傳機器,讓民衆看不到中共的真相。應該說,中共的宣傳機器在這方面給中國人的洗腦、控制也是非常成功的。一般的人,也不會想到這些宣傳機器如此嚴密的、系統的在控制你所能看到的、得到的信息。這也是造成中國人很難自我覺醒來認清中共的一個重要原因。希望我們在這個節目能夠幫助中國人,喚醒你真正的自己的思想。去獨立的思考一些問題。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點贊、訂閱、傳播我們這個頻道。我們下期節目講繼續爲您解讀中國沒有媒體,只有宣傳機器的有關內容。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轉自鹿苑工作室YouTube頻道,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