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他的第五個姨太太特別妖豔,正妻最善於妒忌。(示意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他的第五個姨太太特別妖豔,正妻最善於妒忌。(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賢惠?這個女人是天底下最善於妒忌的人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55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2日】(作者:紫君)

善妒之婦

吳縣人名叫金門高的,是和我同一年考中進士的,稱之爲同年。 他有一次夜裏停船在淮陰之間,見到岸上有兩位老人相遇,在水邊的草亭中坐了下來。

其中一位老人說:「您近來做些什麼事啊?」

另一位回答說:「主人避暑園林,我每天到他的水閣裏,觀看真人祕戲圖,真是百態橫生,很是有意思。 他的第五個姨太太特別妖豔,我看見她與主人剪髮爲誓,相約來世做主人的燕子樓中的關盼盼,又誓約轉生成玉簫再象侍奉韋皋那樣侍奉主人,主人被她感動的哭了。 可是我卻偶然間聽到她與母親私下商議,說主人已老,需要早些準備,儲存金銀財物,爲將來改嫁做打算。 您說這類人的話可信嗎?」

說完兩個老人相對嘆息了很久。另一位老人又問:「聽說您主人的正妻非常賢惠,是真的嗎?」

這位老人掉轉頭來說:「那是天底下最善於妒忌女人了,哪裏還說得上賢惠 ?一般的妒忌者,都是爭吵打鬧,那實際上是爲淵驅魚,越鬧越不利。 (爲淵驅魚【釋義】:原比喻殘暴的統治迫使自己一方的百姓投向敵方。現多比喻不會團結人,把一些本來可以團結過來的人趕到敵對方面去。)

這個婦人不這樣,對於丈夫新娶的妾,那些比較弱小的,她會對她們施以小恩小惠,放縱她們隨意出入冶遊放蕩,不加防範制約,致使她們行爲荒誕淫亂,這時她丈夫自己就感到羞愧而把這些人打發走了;對於那些比較強的, 她會以禮相待,表面上不把她們當奴婢,讓她們與自己平起平坐,暗中縱容她們與丈夫抗衡,使她們養成驕悍蠻橫的脾氣,這樣她丈夫會不堪忍受把她們趕走。

如果這兩個手段都不能得逞的話,就暗中挑撥,使她們互鬥致兩敗俱傷。 這樣的情況很多。 即使有幸沒有兩敗俱傷的,可是同居一屋,每日裏吵罵不休,她丈夫一進妾的房間,則只見愁眉苦臉怨聲沖天﹔而到了妻子房裏 ,聽到的是柔聲細語,看到的是歡顏悅色。那您說她丈夫常去哪裏,還不是不言而喻的嗎? 這個婦人是天底下最善於妒忌的人了,哪裏還有什麼賢惠可言呢?」

金門高聽到這裏,心裏很服氣, 覺得他們講的有道理。 但不明白那老人說的 ‘日入水閣’,‘每天要到水閣去’是什麼意思。正尋思呢,忽然有隻官船鳴鑼開道駛來。 要收帆停泊,這兩位老人轉眼就不見了。 這時金門高才知道,原來這兩位老人不是人類啊。

奇怪的井

京城虎坊橋西有一幢宅院,是南皮縣張子畏先生的故居,現在是左副都御史劉雲房住着。院中有一口井,若在子時和午時這兩個時辰打水,打上來的水是甜的。不是這兩個時辰,其他時辰打上來的水就不甜。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有人說:「是因爲陰氣起於中午,陽氣生於半夜子時,陰陽二氣與地氣感應的結果。」

然而元氣飄蕩,充滿天地,爲什麼別的井不與地氣相感應,唯獨這口井感應呢?西洋人最講究格物學,《職方外紀》(《職方外紀》是意大利傳教士艾儒略於明天啓三年(1623年) 根據龐迪和熊三拔所著的底本編譯而成,也是第一部用中文介紹世界地理的書籍。) 中記載:「某地的水,一天漲潮十二次,與計時鐘分秒不差。

有個人想探個究竟,就靠着水邊搭個房子,住在那裏日夜觀測,就是找不到原因。最後自己怨憤不已 竟然就投此水而死。這口井或許也是屬於這一類的吧 。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