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64 我們是在衆目睽睽之下-畫中仕女 (音頻/視頻)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64 我們是在衆目睽睽之下-畫中仕女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主持人 雪莉)

我們是在衆目睽睽之下

    駐守滄州城的守衛軍官永寧與我的舅舅張夢徵是好朋友。我小時候在外祖父家,聽他給舅舅講了這麼一件事。

他說:某個前鋒有個女兒,名叫平姐,年紀已有十八九歲,還沒有訂親。一天她到門外貨郎擔買脂粉,有個年輕人挑逗她,她怒罵了一頓進門去了。父母出去看,路上沒有這個人,鄰居們也說沒看見這個人。晚上她關好房門就寢,那年輕人忽然從燈下鑽出來。平姐知道是妖怪,也不驚叫,也不理他,只是抓了一把鋒利的剪刀在手裏,假裝睡覺,暗中看他要幹什麼。那年輕人不敢靠近平姐,只是站在牀旁邊,說了許多甜言蜜語誘惑她。平姐就像沒看到沒聽到一樣。年輕人忽然離去,過了一會兒又來,拿出幾十件金珠簪珥之類的東西,約值上千兩銀子,擺放在牀上。平姐仍然好像什麼都沒見到沒聽到似的。年輕人又離去,而那些物品則沒有收走。

等到天快亮時,年輕人又突然出現說:“我偷偷觀察了你一個通宵,你竟沒有拿這些東西看一眼!一個人若是不被錢財所打動,他(她)所不情願的事情,就是鬼神也無法勉強,何況我們這一類呢?我誤會了你私下祈禱時講的一句話,以爲你是自己心裏想男人而假託是爲了父母,所以才這樣來試着引誘你,請你不要生氣。”

說完,他收起那些物品就離去了。原來平姐家裏一直比較貧窮,母親又年老多病,父親領的軍餉不夠全家人生活。因此平姐在拜佛時曾在佛像前暗暗祈禱,希望早日找到一個丈夫,好贍養父母。沒想到被妖怪私下知道了。

由此可見,人說一句話,或者萌生一個念頭,即使在心中暗想,都有其他生靈在旁觀察注意着,就有可能會被鑽空子。萬物皆有靈,那麼,我們實際上是在衆目睽睽之下,有人還想對自己的意圖掩飾推託找藉口,這能辦得到嗎?

>

畫中仕女

我的門人、刑部郎中伊秉綬說:有位讀書人進京應試,住進了西河沿的一家旅館。他住的那個房間牆壁上掛着一軸仕女圖,畫中仕女風姿瀟灑,姿色豔麗,栩栩如生。每當獨坐時,這位書生都會凝視畫面,陷入沉思,來了客人他都不覺得。

一天晚上,那位畫中女子翩然而下,儼然一位絕代佳人。

書生雖然明知她是妖魅,但因爲自己想念已久,無法控制自己,於是便與她談笑親熱起來。科考完畢,書生名落孫山,他便向店主人買下了那幅畫,帶着她南下回鄉了。回到家中,他把那幅畫掛到了書房裏。然而,儘管他象趙顏呼喚真真一樣,每日呼喚那位畫中女子,卻始終不見動靜。直到三、四個月後,才又見到那位畫中女子翩然而下。

書生不停地與她談往事,敘舊情,她卻不怎麼答話。書生也沒顧上追問原因,又重新與她親熱起來。從此,二人親暱無度,書生漸漸身體羸弱,得了重病。書生的父親連忙請來茅山道士劾治妖魅。

道士反覆觀察了牆上的那幅畫,說:“畫中女子並無妖氣,作祟的不是她。”

於是,道士登壇作法。第二天,人們發現有一隻狐狸死在了壇下。

    大家這才明白,都是因爲書生先存有邪念,以邪召邪,致使狐魅乘隙而入。他在京城遇到的那個女子,恐怕是另外一隻狐狸幻化的。這兩個都不是畫上的仕女。

責任編輯:紫君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