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在華爲之後,美國宣佈開始要對TikTok 及微信採取行動。(AP)
在華爲之後,美國宣佈開始要對TikTok 及微信採取行動。(AP)

美國驅逐中共軟件 下一個會是微信 TikTok面臨集體訴訟要出血本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TikTok抖音海外版)被美國提上日程下逐客令後,預計美國還將宣佈對微信等其它中國應用程序採取行動。在8月5日的發佈會上,微信已經被國務卿蓬佩奧點名了。與此同時,TikTok在美國面臨一場集體訴訟,恐怕要出血本賠償了。

8月5日(星期三),國務卿蓬佩奧發表的重磅演說中清楚的表示,美國希望看到:『不值得信任的』中國應用軟件從美國的應用商店移除,以保護美國最敏感的個人、和商業信息不被中國利用或竊取。

蓬佩奧明確點到微信,他說:『由於母公司位於中國,像TikTok、WeChat (微信) 和其它應用,對美國公民的個人數據構成了重大威脅,更不用說充當中共內容審查的工具了。』

TikTok在美國面臨集體訴訟 恐怕要出血本賠償

美國一羣青少年正通過他們的父母對中國字節跳動旗下短視頻抖音海外版TikTok提起集體訴訟,他們控告TikTok未經同意竊取他們的面部特徵、地點和緊密聯繫人等個人資訊,並將這些數據傳回位於中國的服務器上。

據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報道,在加利福尼亞州和伊利諾伊州,過去一年裏,大約有超過20名青少年用戶,以相似的理由起訴了TikTok,這些案件目前被合併爲一樁針對TikTok的集體訴訟案。7月28日(上週二),該案件被指派給伊利諾伊州的一家法院裁決。

原告代理律師們表示,將要求法院審理該案的法官,將此案擴大爲一場全國範圍內的大型訴訟,因爲案件影響,將涉及美國範圍內數百萬的TikTok用戶。

起訴書中指控TikTok偷竊的信息包括TikTok用戶的精確地理位置、甚至還可能包括用戶的心理及生理健康狀況、宗教信仰、及性取向。該律師團隊將TikTok的數據竊取行爲稱爲『祕密偷竊』(covert theft),並指出TikTok通過『混淆源代碼』來隱藏他們的信息竊取行徑。

如果伊利諾伊州法院裁定TikTok『竊取用戶信息』,根據2008年該州通過的《生物識別技術法案》(BIFA)以及聯邦2000年通過的《兒童在線隱私保護法》(COPPA),TikTok需要爲每個被侵權的用戶支付1,000到5,000美元的賠償金。依照數據分析網Sensor Tower截至7月數據,TikTok在美國累計被下載超過1.65億次,如果該案原告勝訴,TikTok面對的將是鉅額賠償,如果該案在TikTok出售之前達成和解,則意味着TikTok將支付鉅額和解金。

因此,微軟能否能買下TikTok,變數也是很大的。

TikTok微信是中國共產黨在海外的『政權的延伸』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科技政策中心主任科隆·科欽(Klon Kitchen)說,TikTok主要在全美的青少年之間風靡,而微信在美國的用戶基數較少,主要集中在華人羣體。但是他說,雖然兩者問題略有不同,但構成的威脅是相同的,它們是中國共產黨政府在海外的『政權的延伸』(extension of its state)。

中國沒有真正的私人企業,所有企業都受中國共產黨的監視和控制,按照中國法律,所有企業有必須向中國共產黨交付它所要求的一切東西。所以,蓬佩奧和川普政府官員以及國會議員已經多次表示,這些來自中國的應用程序,會把用戶信息交給中國共產黨,而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有評論說,中共利用微信TikTok這兩個APP,把海外的中國人和西方人的下一世代,都拿在手上了,所以中共之前號稱的大數據時代,是在2035,就是等15年後,這一批年輕人,他們成了社會的中堅力量的時候,來利用他們;因爲他們一生的重要訊息,早都被中共記錄在檔案裏了。你的個性、你的喜好、你的長項和弱點、你的思維方式、你的祕密、你如何設計戰略等一切東西,他們都將瞭如指掌,可以捏着你的軟肋,來利用你、和威脅你。

對此,蓬佩奧嚴厲的說:『美國不會允許中國共產黨利用市場來審查他們的民衆、審查我們的民衆或者危害我們的國家安全。』

楊建利:微信總部有中共公安入駐 監控所有用戶

微信稱在全球有10億用戶,主要是在中國大陸;而且對大多數中國人和不少海外華人,包括在美國的300多萬華人來說,它已經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了。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博士指出,微信實質上是通過這種市場壟斷,『幾乎把每箇中國人以及海外很多華人捆綁在一個平臺上,然後將這些人置於中共的監控之下。』

他說,據他瞭解,微信的總部是有中共公安部門入駐的,而他們在對平臺上的所有信息進行監控,所以他們能很快控制言論和人民的思想。而李文亮醫生在朋友圈分享有關新冠疫情的信息,會很快就被公安部門知道而遭訓誡,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

他說,其實使用微信的每一個人都很清楚,在微信上的信息,隨時都有可能被蒐集發送給中國政府,所以在微信上發表被中國共產黨認爲是敏感的信息,也會面臨審查和封號。

多倫多大學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曾就微信的審查和監控行爲發佈多份研究報告。這個機構說,他們發現,以前,微信對中國大陸註冊用戶和非中國大陸用戶是區別對待的,前者受到內容審查,而後者之間的交流不受審查影響;但是最近又發現,非中國大陸用戶也會因爲政治敏感的內容受到監控。最明顯的就是,美國用戶發送的內容,中國用戶就無法收到,而海外用戶之間的通信雖然不會被屏蔽,但其中的文檔和圖像內容,卻會被用於訓練微信針對中國大陸用戶的審查系統。

然而,微信除了是人們即時通訊和社交的平臺之外,它也成了很多華人接收資訊的主要來源,而且已經成了中共政府向海外華人進行宣傳的主要工具了。

楊建利說:『只有共產黨喜歡的東西才能通過微信傳播,因此你在微信上看到的東西都是和共產黨想讓你看到的東西觀點一致的,久而久之,你肯定會受這樣的信息影響,肯定會被洗腦。』

微信是美國長期安全最大挑戰

2018年,胡佛研究所發表的一份有關中國影響力的研究報告說,微信造成的局面是史無前例的:『很大一部份重要的美國人社區,從一個衆所周知受到外國政府(中共)審查的平臺(微信)獲得大部份‘新聞’,並在這個平臺上進行大部份交流,而這個外國政府反對言論自由,並且被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認定爲美國所面臨的最大長期安全挑戰。』

微信(WeChat)的未來如何呢?何時下架?在美國會否被完全封禁?

一些分析人士認爲,如果僅是將微信從美國的應用商店下架,已經下載微信的現有用戶還能繼續使用呢?在美國的用戶如果可切換至其他地區的應用商店下載應用,但是中共的宣傳洗腦風險則仍然存在。如果是IP地址封禁,微信在美國則不能使用,用戶需使用虛擬局域網VPN纔可訪問。以這種方式禁止的話,才能更大的清除中共的洗腦。所以,這完全取決於川普政府的計劃了。

而很多人已經改用WhatsApp、Telegram和Line等其他即時通訊應用,但是這些應用在中國無法使用,除非使用VPN翻牆纔可訪問。其實在中國使用翻牆技術的人其實很多。

這對想要跟中國的親朋聯繫,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影響,但這是中共害人的科技造成的,美國按照對等的原則,和保護國家安全的原則,來禁止微信,是沒有錯的。

楊建利說,微信在華人中的流行是因爲中共的壟斷,並不是靠競爭和技術優秀獲得的。他認爲,如果微信被禁,去除了這個壟斷,就會有其他應用應運而生,讓華人有更多選擇。

有評論稱,要解決這一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中國人民向中共施壓,讓西方的這些WhatsApp、Telegram和Line在中國能夠使用,就解決了!問題都在於中共,是它不讓用,不是沒有東西可用。

『夥計們 翻牆吧!』

中國問題分析人士哈弗蘭(Sari Arho Havrén)在推特上說:『中國可以通過充分對等地開放市場來輕鬆解決這個問題。非常簡單。當然,中國想繼續這種單方面的、一方贏另一方輸的特別待遇。夥計們,那就用VPN吧(翻牆吧!),就像所有在中國的外國人被迫做的那樣。』

責任編輯:楊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