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抖音(TikTok)曾在美國登頂下載排行榜,但因與中共的關係密切,該軟件正在遭到美國的國安審查(圖:Pixabay)
抖音(TikTok)曾在美國登頂下載排行榜,但因與中共的關係密切,該軟件正在遭到美國的國安審查(圖:Pixabay)

孔誥烽:國產軟件如“甜蜜陷阱” 自由“交往”專制危險重重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根據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對美國用戶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中國手機軟件採取行動。

很多在美國運作的中國軟件,將用家數據儲存在中國的數據庫,又或是讓其全球傳送過程經過中國的網絡。中共全面控制中國境內的數據與網絡。這些軟件的做法,等如是將無數美國客戶送中。這帶來的國安風險有多巨大,不言而喻。

有消息指出,白宮可能會乾脆禁絕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在美國運作。後來又有消息謂微軟正在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商談收購。共和黨大老,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蘭姆(Lindsey Graham)就表示,如果微軟能夠接手TikTok,TikTok能繼續在美國運作,TikTok帶來的國安威脅又可解除,是一個雙贏結局。

但即使TikTok的問題解決了,還有很多其他在美國有巨大市場佔有率,具中國背景的軟件的安全問題未解決。網上會議軟件Zoom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Zoom的老闆袁徵(Eric Yuan)是山東人,在中國完成幾乎所有學業,後來移居加州硅谷加入軟件業併成立Zoom。這個公司本來名不經傳,但因爲爆發全球瘟疫,很多公司和學校都要尋找網上會議和網上教學的渠道,Zoom便一炮而紅。

但Zoom爆紅後,便被髮現有很多保安漏洞。後來有媒體報導,並經袁徵證實,Zoom的非中國會議數據,原來也會經過中國境內服務器連接全世界。不少人擔心,這等如讓中共掌握了竊聽和審查全球無數視訊會議和教學的鑰匙。

今年六月,有幾位流亡在美國的中國異見人士,通過Zoom舉行六四週年論壇之後,賬戶被Zoom封鎖,Zoom迴應時,也明言封閉賬戶,是要讓Zoom“在其有業務國家符合當地法律”,引起譁然。以符閤中國法律爲由關閉美國用戶賬戶,等如說是將中國的言論審查帶到美國來。

在全球瘟疫中,很多學校和學術會議,都通過Zoom進行。美國的亞洲研究協會,最近特意發表了聲明,提醒大家使用網上視訊軟件特別是Zoom教學和舉行會議對學術自由構成的危害。如在中國的學生或學者通過Zoom參加美國課堂或會議,當中談及中國政府禁止的敏感議題,而中國政府又有能力竊聽到有關內容,那麼中國參加者便會身陷險境。若美國主持者考慮到中國參加者的安全而刪減內容,便等如讓中國的言論審查體制伸入美國校園。

擔心中國威權的黑手伸進自由世界,不是今天纔有。中國通過商業報復、威脅將電影、書籍甚至大學招生下架等手段,迫使自由世界的企業和文化學術界進行自我審查,近年越來越嚴重。現在網上技術的發達和普及,只是將這個問題更凸顯出來而已。

歸根到底,這是一個自由社會與一個專制社會通過全球化加深交往後的問題。專制社會常常利用自由社會的開放原則,將專制價值與做法移送到開放社會,但專制社會,卻可以利用自己的封閉邊界篩選阻擋來自自由社會的價值、言論與人員。在這種不對等的交往之下,自由社會難影響和改變專制社會,但後者卻有顛覆前者的無限可能。

面對專制社會的顛覆威脅,美國當然可以以“對等原則”驅逐和壓制來自中國等專制國家的影響。這種方法,可以解決一時的問題,但若做得太過,長遠則會破壞自由社會的開放原則。更治本的方法,莫過於投資發展新的技術,徹底粉碎專制國家的網絡和資訊長城,達致雙方交往的真正對等。沒有了資訊封鎖的保護,專制體制的倒塌,只是時間問題,到時自由世界,也就不用再擔心被專制顛覆了。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