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閻羅王正在聽張二酉的陳述(示意圖片:〔南宋〕陸信忠畫作局部)
閻羅王正在聽張二酉的陳述(示意圖片:〔南宋〕陸信忠畫作局部)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對侄子就像親兒子一樣 爲何兄長到陰間還要告他殺人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57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1日】(作者:紫君)二酉責弟

故城縣的賈漢恆講的,說張二酉張三辰是兄弟倆。二酉先死了,留下個兒子。 三辰撫育這個侄兒就如同自己親生的一樣。爲他管理田產,給他找媒人聘媳婦成家,盡心竭力。到後來侄兒生了癆病,又尋醫問藥,幾乎是廢寢忘食。日夜照料。 侄子死了以後,還總是惶惶然如有所失。人們都稱道三辰仁愛。過了幾年,三辰病重。

昏迷中聽他自言自語說:「咄咄怪事。剛纔到了冥司,二哥告我殺了他的兒子,斷了他的後,這不是天大的冤枉嗎!」

張三辰一直嘴裏頭喃喃自語,聽不太清楚。 有一天稍微清醒,說:

「的確是我的錯啊。 哥哥在閻羅王面前數落我說:『這個孩子並不是那種不可教誨的,可是作爲叔父,跟親生父親也就差一點罷了。 可你卻只管養而不管教。 對他放縱寵愛讓他爲所欲爲,總怕違背了他的意思使他不高興,結果使得他恣意所爲,尋花問柳,染上了不治之症而死, 不是你殺了他又是誰呢?』我茫然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現在後悔已經晚了。」說着反過手來自己捶打着自己而死。

三辰所做所爲,在世風日下的末俗的今天,已經是難得的了。 判他殺侄子的罪過,這如同是《春秋》中責備賢者、對賢者的要求罷了。但二酉講的道理是對的 。

當今世人應當引以爲戒。對子女一味寵愛嬌慣無異於殺他啊。

這讓我想起了平定的王執信,是巳卯年我主考時錄取的進士。他請我給他的繼母寫一個墓誌銘。他說繼母生有一個弟弟,名叫執蒲,父親的偏房生一個弟弟,叫執璧,平時飲食衣物,三個兒子都一樣;遇到犯了錯,責罵箠楚,也是三個兒子都一樣。

賢哉,其母!這個做繼母的夫人真是個有教養的賢人那! 執信對其繼母的敘述,寥寥幾句話,一切全在裏面了。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