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横河评论】美中从媒体战到清网信息战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
横河评论 - 8 / 490

【横河评论】美中从媒体战到清网信息战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8月7日】(主持人:楊光 / 嘉宾:橫河)传说中的美国不给中共官媒人员续签证是怎么回事?有多少人受影响?美中媒体战的来龙去脉。中共有报复手段吗。美国刚提出针对中共的清洁网络是防御措施。对抖音微信的限制是具体实施。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驻美国的记者签证今天到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位得到延期的许可。联想到两个星期前华盛顿刚刚关闭了中共驻休斯顿领馆,大家都在心里想,是不是川普打算驱逐所有红色媒体的记者呢?更或许白宫的目标并不仅仅侷限在媒体,因为蓬佩奥在昨天又发表了公开的讲话,他是呼吁全世界自由国家团结起来打造一个没有中共的乾净网络。中国人经常说,谁谁谁在下一盘大棋,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分一下,美国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呢?

 

横河先生,您看中共驻美的记者签证到期,全部都没有得到延期,这件事情引起轩然大波,据说受影响的有40多位,当然也有的媒体说受影响的有60多位,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呢?

 

横河:这个是从胡锡进那里来的消息,实际情况并不仅仅是40名中国记者,甚至也不是60名。胡锡进讲的是所有的记者都还没有得到续签,而这40名连续签的通知都没有收到,这个消息也得到了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新的发言人汪文斌的证实,他说:「中方有关记者已经向美方提交了签证的延期申请,但是至今尚无一人获得美方的明确回复」。当然他也说了,如果记者没办法获得签证延期的话,中方将作出反应。

 

那么这个情况是怎么样的呢?就是在58日的时候,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共喉舌媒体的记者签证缩短到90天,90天以后必须要续签,否则就走人。到今天为止,正好是90天,它不是3个月,不是到88日,而是到86日。

 

以前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以前中国大陆的记者到美国来是一次入境签证,就是拿到这个签证,有的人不是往返签证、多次签证吗?他不行,他只能入境一次,就从中国大陆来一次,不能重复使用,不是说你回中国大陆以后再能来,不行的,你要重新签。但是你一旦到了美国以后,只要不出国,在美国待多久都没人管的。这个和港澳台记者不一样,港澳台的记者原来是一个更宽松的签证。

 

这样一来的话,几乎所有的记者,就是以记者签证来的,到今天为止,如果他们没有续签的话,可能都得走人。这会影响多少人呢?那就不是40个人的问题了。因为以前有个说法,中共喉舌在美国它的派遣人数长年保持600800人,这次有人说是有3千人。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共方面都从来没有公布过官方的正式数字,就是中共媒体在美国有多少人。

 

但是有个数据可以参考,美国国务院公布过一个数据,2019年美国国务院给中国发出了425媒体签证,这仅仅是2019年一年发出的,考虑到前几年发出的媒体签证,可能有很多人还留在美国,这样的话它的人数一定是几倍于425个。所以我认为媒体签证,中共方面的媒体现在还在美国的,上千人这个估计应该是不太离谱的。无论是600还是3千,如果有一半或者更多的不能够续签,而必须离开美国的话,那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驱逐中共媒体的行动了。

 

当然,这只是美中关系恶化过程当中的一个案例,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前几年,这绝对是一个重大新闻而且属于非常严重的事件,但是到今天,大事件一个接一个,所以这个事情就似乎没有那么大了,但是即使这样的话,其实它也是有重大意义的。

 

到了这一步了,就远远超出了经济、金融这方面的事情,它是属于美中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这方面的正面碰撞,应该说是美国终于正式反击了。在这之前,把中共喉舌定为外国使团,其实它并不影响这些喉舌在美国的言论和采访自由,只是有些国家一级的可能不让它采访,但是它在美国采访应该是不受影响的。

 

但是如果大规模的减少人数的话,影响的就是一个正常媒体的运作;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超出了媒体的范围,因为这么多人不可能光是媒体的,它可能有一些人有别的作用,或者是有别的任务,那么那些任务也会受到影响。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今年2月份的时候,北京就驱逐了《华尔街日报》等几家美国媒体的驻华记者,现在华盛顿也变相的驱逐中共的记者,等于媒体开打,开打媒体战。在您的观察中,中美之间的媒体战应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导火索又是什么呢?

 

横河:媒体战跟贸易战好像倒不是太一样,它好像没有非常明确的某一个导火索,至少我没有看到。它和其他的领域一样的,中共在媒体方面,对美国早就不宣而战了。长期以来有三个大问题,可以说是中共对美国的进攻性行为,不宣而战,或者说完全不对等的行为。

 

哪三方面呢?第一方面是双方采访自由不平等。美国记者在中国进行的采访,他会受到非常多的限制,包括可以去的地区、采访事件有多敏感、能不能自由的和被采访对象谈话,这些都一直是个问题,他是不能够自由采访的。中方还任意用不给续签的方式来驱逐美国的记者,当然还有其他国家的媒体了,记者也是这么驱逐的,中方一直在用这种方式限制西方媒体在中国的报导。

 

我们知道美国现在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他当兵之前,他就在中国当记者,曾经被警察打过耳光,当着他的面把他的采访笔记本一页一页撕下来扔到马桶里冲掉,这是双方采访自由不平等。而中方的记者在美国是完全自由采访,这么多年来美国没有采取过任何行动做对等反应。

 

第二个是双方人数不平等,美国的各个媒体加在一起,在中国的也不到100人,据国务院说,现在也就是75名记者在中国。我估计前一段时间,中方把美国五大媒体的记者也驱逐了一部分,可能达不到100人,原来就是100。而中共在美国,最少也是美国在华记者总数的10倍以上,就这么多人。这是第二个不平等。

 

最重要的是,美国在中国是真正的记者,除了「美国之音」三个记者是属于政府的以外,其他的全部都是私人媒体记者。而中共在中国大陆其实是没有一般概念上的媒体的,它只是党的宣传机构,只是这个而已。

 

刚才讲了,中共一直是在不公平的对待美国的媒体,所以在美国国会,我记得去年甚至前年,或甚至更早,就已经有议员提出来了要对中共实行对等原则,而且最早提出来的就是在媒体方面的对等,也是上一次,不是这一批了,几年前驱逐美国的媒体记者,然后美国方面马上就提出来要对等对待,那时候是国会议员提出来,也没有立法,也没有实行。

 

美国的反击战什么时候开始的?应该是今年。去年有一个行动。就是美国司法部提出来要几个中共的中央级的喉舌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原来当然已经有几个注册了,新注册的,要求注册的是CGTN,就是中国环球电视网,还有新华社。这个CGTN注册了,新华社一直没有注册。新华社认为大概是可以赖过去的,因为司法部只能建议,他没有强制执行的手段。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最早提出来,就是从去年提出来注册外国代理人应该就是开始了。

 

结果到了今年218日的时候,美国突然宣布将五家中共喉舌媒体定位为外国使团,就是说不要你注册外国代理人 你不注册也就拉倒了,直接就是外国政府机构了。

 

第二天,219日的时候,中共就宣布,《华尔街日报》有三名驻北京记者嘛,吊销他们记者证。这个据说是对23日《华尔街日报》登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惩罚。但是这三名记者其实不是写文章的人,而且文章的内容跟题目也不是完全符合的,就是那个内容里面并没有那个题目的那个意思,就是说这个惩罚觉得有点奇怪,应该不是中共对218日定为外国使团这件事情的回应。

 

中共正式回应之前,美国又采取了一个行动,就是32日的时候,他要求定为外国使团的其中四家的中共喉舌,因为还有一家上是美国的机构,是美国代理商,那不算,就是四家中共喉舌,把驻美国的人员从160名减少到100名。就是说这四家就有160名,光是这四家就超过美国所有的媒体在中国的人数,减少到100名。这就是对等了,因为当时美国在中国的可能也是100名。那么被减的这60名,如果不能找到新的雇主的话就需要马上回国。这是美国提出来的。

 

其实美国这提出来,你发现对于人数的要求其实并不是对等,他只是把美国所有的媒体人在中国大陆的,和中共的四家喉舌媒体对等了,中共还有至少几百上千人没有算进去。

 

中方真正的回应是在318日,就是外交部把五家美国媒体,就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时代周刊》,把他们驻华分社呢,要他们提交所有的工作人员的信息,那就像是美国对中方的外交使团的要求。那么另外前面三家呢,就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他们年底要到期的美国国籍的记者,不能等到年底,在10天之内就要把记者证交回去。而且这一次跟以往不同的是,以往这些被赶走的可以到香港待着,那这一次就是不能在港澳地区再待着了,待着也可以,不能当记者,就等于是直接赶回美国了。

 

中方说这是对美国采取的措施的对等。但实际上不是,因为中共的喉舌它确实不是媒体,它自己也说不是媒体,因为它不是有一句口号吗?叫「媒体姓党」嘛,那姓党就是党的喉舌和党的宣传工具。所以美国把它定位为外国使团就是名副其实的,就是你原来就是,所以我也这样称呼你,也这样对待你而已。

 

而中共惩罚的是真正的媒体,就这些美国媒体被惩罚的他是私人机构。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美国后来又增加了四家中共的喉舌,把他们定为外国使团。这个我们都讨论过了。

 

主持人:就是说其实中美两家的媒体开战,真正也就是从今年才开始。那么您觉得中共的大外宣它其实还有其他的途径,比如说它也会经常在其他媒体上买版面登大外宣的文章,我们注意到比较明显的就是在川普竞选期间这种事情就有发生。

 

横河:其他媒体上买版面,然后登这个大外宣的文章,这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我估计有些媒体都十多年以上了,而且都是美国的大媒体,现在才知道。据说这种整页的广告,一页广告是6万到12万美元之间,这个很厉害的。从派遣人数和其它的手段来看,中共在大外宣方面的花费是相当惊人的。

 

认真的讲,就是美国要求中方减少人数,恐怕除了大外宣以外应该还有其它的考量,就是这上千人在美国,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我们知道中共的喉舌媒体的记者很多都有兼职间谍的功能。

 

那么美国又是个非常自由的国家,联邦政府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经费和这样的人力,就像中共那样子给每个记者派几个人贴身紧跟。所以说对中共这方面的渗透呢,可能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是防不胜防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对等,就减少人数,这样的话毕竟就容易对付一些。因为毕竟中共的这个喉舌它不是真正的媒体,它的其他媒体之外的很多行动你没办法完全监控,这对美国反间谍机构来说是一个挑战。

 

至于说大外宣手段,其实不仅是美国啦,很多主要的西方国家都有主流大媒体接受中共的版面,它是作为广告来登的,也收它的广告费,那这些版面就在中国就排好版了。排版的时候,它给哪个报纸的版面就按照那个报纸的排版方式来排,所以它每个是定做的,只有一行小字按照法律规定表明这是广告,但是一般的读者根本就不会注意,因为它的排版方式一模一样,《华尔街日报》就《华尔街日报》的排版方式;《华盛顿邮报》就是《华盛顿邮报》的排版方式,就是你不会去区别开来这是中共的广告,他会认为就是这个报纸的文章。这是一种。

 

还有就是利用和西方媒体高层的关系,让那些媒体去报导一些中共要求的内容,这一部分就更容易迷惑读者,迷惑观众,而且还不容易被人抓到证据。不像是以广告形式提供版面的话,人家要查一下就查到了,就证明这是中共提供的经费。

 

那最近有不少这样的案例,就是西方主流媒体通过各种方式去发表中共最希望的那种文章。最近这些案例还比较多,所以中共大外宣的途径其实是很多的,今天也没有时间去一一列举了。

 

主持人:那么中共对美国的这些新的政策是多有不满,它扬言要对等报复。那从中共的角度来说,它能有哪些报复手段呢?

 

横河:你要知道就到现在为止,中方在美国的记者他还是远远超过美国在华记者的人数的,我刚才讲的是十倍计的;而美国到现在为止都还在争取对等。这样一来的话,就是原来不对等的现在还存在,所以中方就很难报复。

 

举个例子,如果美国对一半的中共喉舌人员不续签证,那么至少就是几百人马上要打道回府。那么由于美国在中国的记者只有75人了,你要减一半的话,也只能赶走30多人,这个就没有办法报复,就在人数上你没办法对等报复。

 

中共还有一个办法,也许他们也会考虑的,就是把香港也包括进去,赶走美国媒体在香港的人员。因为美国据说媒体在香港人员很多,可能也要论百计。这个其实对中共来说它还真是不见得就能报复成功,因为这个正好符合美国政府的要求。美国政府自从施行香港人权民主法案,香港的这个正常化法案以后呢,他对香港就正常化了,就是不再有特殊待遇。

 

当然,美国政府他没有办法去让私人的机构撤出香港,你比如说金融业、媒体,美国政府不能说你们撤出来。中方如果出面驱赶的话,那对美国有什么损失呢?正好符合美国政府香港正常化的这个要求,也正好证明美国政府把香港作为大陆对待是正确的。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中共还真的很少有真正能够打击到美国的报复手段。

 

主持人:其实现在都是网络时代了,记者他即使不在当地也能工作,所以它只把记者赶出境,似乎也并不能阻止大外宣的宣传啊?

 

横河:那倒不一定,因为现在其实第一线记者的作用比任何时期都重要。因为现在网络媒体很多,而且那些信息很难去核实。所以一般有信誉的媒体,就他的新闻之所以能够被人重视和相信,就是因为他们有第一线记者;而一般的小媒体和一些网络媒体,他就只能购买或者转载大媒体那些来自第一线记者的报导。所以第一线记者对于大媒体来说总是很重要的。当然就对于赶走记者,你现在说的是美国方面把中方记者赶出去,似乎用处不大。

 

其实还有一个,中方赶走美国记者,这双方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对于中共喉舌媒体在美国的机构,就这么庞大的阵容,真记者其实没几个。除了刚才讲的一部分是间谍,肯定还有相当多数的是作为国内机构的福利提供的,就是说让你们到美国游山玩水去。就是让一些有关系的人,或者是一些有权力的人,把他们的家人什么,以新闻人员派到美国来,就让他们到美国来玩玩。就像以前讲的,中共驻美国的外交官里面不是就有不懂英文的嘛!

 

其实国内人看到的美国新闻,有多少是真实反映美国的?无非就是新闻联播最后几分钟,美国水深火热嘛,就这种新闻肯定不需要上千人干。当然,美国即使大量减少中共的喉舌人数,他也不会限制那些留下来的人报导自由的。而美国方面,他在华记者本来工作就受到多方面的限制,加上媒体为了留在中国,它还有自我限制,本来就很少的人,再进一步减少,当然会有影响。

 

但是当美中全方位脱钩,现在美国民众对中共的负面看法,现在比例相当高,都在百分之六、七十,那美国朝野对中共的认识越来越清楚,就在这个过程当中,美国在华媒体的报导,对于这个趋势的影响也是不大的,我们讲的是另外一方面。就说美国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如果美国再继续不能够在这方面争取到对等的话,那么美国的情况将会严重得多,特别是威胁到国家安全。

 

主持人:其实蓬佩奥昨天有发表一个讲话,他是呼吁全世界自由国家站在一起,打造一个「清洁网络」,那这个您是不是觉得他也是清理红色深层的一部分,还是说他另有目的?

 

横河:这个应该超出清理红色宣传的范围了,你看因为他这个一系列的清洁网络的行动,它包括了五个东西,就是电信营运商、应用程序商店、应用程序,然后是云端,还有光缆。那么这一个有人比较了,就是说和中共比,其实那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因为中共有一个所谓「净网行动」,它实际上是一个政治审查行动,不包括这里讲的五个方面,都不是,完全不是这样子的,它是政治审查、内容审查。

 

而美国的「清洁网络」,它基本上是一个防卫措施,就是它没有任何内容审查的东西,是从美国国家安全、美国公民和居民的隐私安全,从这几个角度,根据网络的特征做出的决定。你比如说他讲到电信营运商和光缆,那么也就是说这是硬件部分,这些硬件部分如果插入了中共相关企业的东西的话,那么整个网络和跨洋通讯就不再安全了。就是中共随时可以截断,从当中一个是获取信息,再一个是随时可以关闭。

 

另外一个就是像应用程序和云储存,如果中共介入的话,那么所有的个人隐私都不存在了。而且这些拿到的资料会被中共用作武器来威胁美国人,甚至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他表示坚决反对,他说是打击和遏制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还敦促美国纠正错误做法。你看防火墙不是美国建的,中共要建这个局域网,就是在中国建局域网,它从来都是这样做的,中国的网络就是个局域网。

 

现在为什么美国采取行动呢?中国那时候建防火墙、建局域网,美国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现在中共是要把局域网的一套,通过软硬件的形式,通过电信营运商,通过5G网络,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把它输出到全世界,所以美国才开始被动防御的。

 

美国怎么能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呢?你的高科技企业在中国的防火墙里面,你尽管发展好了,没有人能够打压得了你的,就是因为你进攻到别的国家了。美国的网络高科技企业,没有一个可以在中国运行的。中共是利用西方网络开放的特点来渗透西方,这就和贸易、金融等各个领域一样。

 

所以美国这个措施只是帮助中共把局域网限制在美国之外,就是你局域网本来的概念就是这个嘛,就是你自己关起门来搞嘛,那你关起门来搞好了。还根本没有达到中共所说的这个叫「错误作法」的程度,因为真正错误的做法是中共。美国最应该做的是帮助打破中共的防火墙,这才是美国主动的行为,但是现在美国还没有这样做。

 

主持人:那我们可不可以说,从美国目前的行动来看,他不光是在贸易和金融这方面,在实体世界要跟中共脱钩;事实上他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他也要跟中共在脱钩?

 

横河:是这样的,这就叫全面脱钩。因为这个早就超出媒体战的范围了,就是网络这部分。网络实际上在中共的大外宣方面只是很小一部分,就是说网络里面,大外宣的内容也只是小部分。网络主要的问题是通讯、监控、收集个人和国家情报,它是实实在在的对美国的安全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威胁。

 

所以说美国的「清洁网络」的行动,是美国在情报、信息、大数据等等这些方面,对中共全面进攻进行的反击的开始,这才是开始。相信以后会有更多方面的行动,现在我们每天实际上就看不过来了,美国一天一个行动,这是全方位的,不仅在实体世界,也在虚拟世界。你像美国刚刚宣布的这个行政令,就是要限制TikTok微信,那这个就是他的具体行动。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先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