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街头宣传港版国安法的广告。(美联社)
港版国安法带来威胁,外籍人士纷纷离港。(美联社)

港版国安法威胁下 外籍人士纷纷离开香港

【希望之声2020年8月7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在香港强行实施国安法之后,原本在香港工作外籍人士正在离开这座城市。

《华尔街日报》8月7日报道,中共在香港强制实施港版国安法,香港的言论政治活动遭到新的限制,导致香港社会动荡不安,削弱了在香港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生活和工作的吸引力。

最近几个月来,在香港工作的外籍人员和家属加快了离港节奏。负责行政招聘的人士说,中共政府最近在香港实施的港版国安法使他们更难说服西方求职者移居香港工作,因为人们都不愿搬到一座动荡不安的城市生活。

香港一些国际学校也预计即将开始的新学年将遭遇入学率下降的情况,因为相比离开的家庭,搬到香港来的家庭越来越少。

米利肯一家今年年初前往加拿大度假,随后决定不再返回生活了六年的家。

她说,「我是一名接受过宪法权力教育的律师,我不认同《国家安全法》中的条款。」

她认为,「香港的生活将变得很不一样。」

今年1至6月,香港移民部门签发的专业人士工作签证减少了60%以上,降至7,717个,而2019年同期的签证数量为19,756个,其中也可能有中共病毒疫情方面的原因。

即便是在香港近期陷入动荡之前,一些西方银行和企业也已经将一些全球高管派驻到了新加坡。

一位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发言人说,德银新任亚太地区首席执行官最近从法兰克福调任至新加坡。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和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目前也有亚洲区高层管理人员驻扎新加坡。

今年49岁的加拿大公民约翰(John)2016年从纽约移居香港,在香港一家投资公司工作。

约翰说,他打算在9月份之前与妻子和1岁的儿子移居新加坡或北美。2019年香港抗议者与警察之间发生的暴力冲突,其中一些冲突就发生在他们公寓附近,这促使他做出这样决定。

他说,「汽油弹,催泪瓦斯,暴力,这种环境不适合养育子女。」

他表示,今年夏天出台的《国家安全法》是击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担心这部法律会阻碍分析师的研究,并增加中共政府对香港本地管理的资金的审查。

他说,港版国安法在金融界引起了很多关注,其中使用的那些说法,比如颠覆、分裂国家和恐怖主义,含义非常宽泛,可以指代很多事情,「如果人们开始担心自己写了什么,说了什么,对香港来说将是非常不利的。」

普拉特(Jon Pratt)在香港的多家跨国银行工作了近15年。

他说,在和中国大陆客户交流时,必须小心说话,「在香港可以畅所欲言的想法很可能要改变了,而且这种变化会很快到来」。

从事金融招聘工作已经19年的贝说,「很明显,安全法出台后,外籍专业人士正在重新考虑长期居住在香港的可能性。」

她说,一些客户甚至抢在他们公司做出这样的决定前就离开香港

香港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7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作出回复的183个会员中,有超过一半因为新国安法而考虑离开这座城市。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