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纪昀想要后人说「这是纪晓岚的遗物」(图片:Gisling/维基,CC BY-SA 3.0/希望之声合成)
纪昀想要后人说「这是纪晓岚的遗物」(图片:Gisling/维基,CC BY-SA 3.0/希望之声合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纪昀想要后人说「这是纪晓岚的遗物」 董曲江的见识更超脱潇洒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58

【希望之声2020年8月9日】(作者:紫君)

人死物亡

清代著名的藏书家、版本学家钱曾在他著的《读书敏求纪》中记载说:

「明代藏书家赵清常死后,他的子孙把他遗留的藏书卖了。结果在武康山中,人们大白天的就听见鬼哭。有聚必有散,怎么就那么看不开呢?还有明朝的寿宁侯张峦的子孙,把他死后遗留的旧宅拆卖略尽,只剩下一个厅堂了。后来又把厅堂的木料拆卸下来卖给我的先祖。拆卸的那天,工匠也说听到大厅的柱子中有哭泣的声音。

千古痴魂,如出一辙。

我曾经对董曲江说:「大地山河,在佛家看来都认为是泡影,那些个小小的遗物还值得一提吗?

「我百年之后,如果我的图书器物古玩字画散落在人间,假使鉴赏家指点着摩挲着说:『这是纪晓岚遗物。』那不也是一段佳话嘛,又有什么可遗憾怨恨的呢?」

可曲江则说:「君说这话,还是有一种求名的心在。依我看来,活着时为了消遣打发日子,不得不借这些东西以自娱自乐。至于死后,我已经不在了,其它还有什么呢?生前所有的,可以任凭它被虫子蛀老鼠咬,丢进泥沙。

「所以我的书都没有印章记名,我的砚台也没有铭刻留字。就像那好花朗月,胜水名山,偶然与我相逢,便为我所有﹔待时日已过,人去烟消,就不再知道是谁家的东西了。何必要刻什么名号提什么字,为后人计算呢?」

还是曲江的见识更加超脱潇洒啊。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