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夏桀末代君主自称红太阳(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夏桀末代君主自称红太阳(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历史上第一个认为自己是红太阳的君王 不作不死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日】(编辑:王润)一个王朝走向灭亡,是从不信神开始的。

即使是在众神协助下治水的大禹所开创的夏朝也是一样。成住坏灭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到了夏朝末年一切就向着没落走去了。直到夏桀这个自比红太阳的“总加速师”出现。

大禹治水(图片:〔明〕仇英绘《帝王道统万年图》册页)
神助大禹治水后建立的夏朝,到夏桀王朝结束(图片:〔明〕仇英绘《帝王道统万年图》册页)

夏桀的祖上——孔甲不敬神

若说夏桀是夏朝灭亡的“总加速师”的话,问题的最源头还不是在夏桀,而是从夏桀爷爷的父亲孔甲开始的。

有一首叫做《破斧之歌》的,相传说的就是孔甲的故事。

夏君孔甲在东阳萯山打猎。天突然变黑了下来,狂风大做,孔甲迷失了方向。慌乱中走到了一个农户家。这家人正在生孩。有人说孩子诞生之日,君主到来,这孩子日后一定是有福之人。而有人说,天降异象,不是吉祥的预兆,以后一定会有灾祸。

孔甲说,让这孩子做我的儿子,看以后谁敢伤害他。

有了孔甲君王的保护,这孩子的确安安稳稳的长大成人了。可是赶上一次房梁断裂掉下来,刚好砸到他,脚被齐刷刷的砍掉了。于是他只好去做了一个守门人。

这个时候孔甲才有所领悟,有这样的灾难,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啊。

其实这个时候上天已经垂下异象警示孔甲,但是孔甲不但没有觉得天垂异象和自己有关系,反而想通过自己人间君王的特殊地位改变别人的命运,与上天的安排抗衡。但是直到看到结果的时候,孔甲才意识到,上天的安排是人无法改变的。

有一天,天上掉下来一雌一雄两条龙。龙本来应该是天上的神物,坠落凡间本来应该就是不吉祥的预兆,但是孔甲没有去想这件事情,反而是兴高采烈的招募会驯养龙的人才。

而龙本来就是天界有灵性的生物,怎么可能被人驯服豢养呢?没几天龙就死了一条,养龙的人害怕孔甲怪罪,于是就把龙炖了,偷偷做成肉酱拿去献给孔甲吃。夏后孔甲吃了以后,又派人去找养龙的人要肉酱,养龙的人害怕了,就迁到鲁县去。

而且因为孔甲淫乱,威德日渐衰微,并且引起了诸侯的反叛,夏王朝也逐渐走向衰败。孔甲死后,又三传,最后到了夏桀这位末世王朝的“总加速师”。

日食与洪水(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日食与洪水都是王朝末世的征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夏桀——总加速师上台 天垂异象

《周易· 系辞上》说:“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

凤凰来仪,麒麟出世,普降甘霖,这些都是天垂吉象;

蝗灾、日食、陨石雨、地震等等,则是天垂凶相。君王需要立即反思,否则以后会有更大的灾祸降临。

夏桀前面帝发末年,泰山发生了大地震,这也是有正史记载的,中国最早的地震。随即夏桀即位。

这或许就是上天的慈悲,对刚刚即位的夏桀的提醒,如果能及时修正自己,那么可能还会有机会逃脱“总加速师”的命运。但是若不清醒,带着夏朝走向灭亡,就是他的命运。

夏桀却说:“天之有日,犹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天上有太阳,就如同我拥有万民,太阳会死吗?只有太阳死了,我的王朝才会死。

夏桀在位30年,《竹书纪年》记载:“帝癸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地震。伊、洛竭。”

这是上天垂象,再一次警示。

但是认定了自己是“总加速师”身份的夏桀,在毁灭夏朝的道路上狂奔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穷奢极欲,“弃礼义,淫于妇人”。 他造酒池大到可以行舟,日日夜夜与妃子妹喜及宫女饮酒,同时在池上聚集牛饮者三千人,让这些人饮于酒池,醉而溺死。妹喜则以此为乐。

大夫叫关龙逢,手捧“皇图”来见桀。“皇图”也称作“黄图”,是古代王朝绘制有帝王祖先们功绩的图,给后代帝王们看,以便效法祖先们治理国家。关龙逢捧去的“皇图”绘有大禹治水等图像,他是要桀效法先王,像始祖大禹一样节俭爱民,以长久享国;若是像眼下达样挥霍无度,任意杀人,亡国的日子就不远了。桀对这样的忠言不仅不听,反而将关龙逢杀害,并警告朝臣们说,今后再像关龙逢这样来进言,一律杀头。于是贤臣绝迹,劝谏消失,桀愈加骄横。

《帝王世系》中有这样的记载:“伊尹举觞造桀,谏曰,君王不听群臣之言,亡无日矣,桀闻析然,哑然笑曰,子又妖言矣,天之有日,由吾之有民,日亡吾乃亡也。”伊尹举杯向着夏桀,进谏说:“君王不听臣子们的意见,亡国的日子不远了。“夏桀听了完全不当一回事,哑然失笑说,“你又来妖言惑众了,天上有太阳,就像我有子民,太阳亡我才能亡。”

没想到夏朝臣民指着太阳咒骂夏桀说:“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说,你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一起灭亡。

寒冬十月,夏桀役使百姓凿穿山陵连通河川。大夫、耆老上谏“泄天气,发地藏,天子失道,后必有败”,谏者都被杀死。

诸侯无法忍受夏桀的虐政淫荒,从而不再服从夏王朝。等到夏桀主政的第三十年,“瞿山崩为大泽,水深九尺,山覆于谷,下反在上”。

夏桀年间,继泰山山崩之后,又发生了地震,“社坼裂”。最神圣的祭堂夏社也被震裂、崩坏,天候更是大乱,“日月不时,寒暑杂至,五谷焦死,鬼呼国,鹤鸣十夕余。”日月不按时运行,四时寒暑反常,五谷枯死。魔鬼在全国各地呼嚎,野鹤在郊外哀鸣十几个昼夜。

如此乱象之下,天命转移的时刻也就到了。

夏桀三十一年,夏朝军队战败,夏桀被流放,夏朝灭亡。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