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夏桀末代君主自稱紅太陽(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夏桀末代君主自稱紅太陽(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歷史上第一個認爲自己是紅太陽的君王 不作不死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日】(編輯:王潤)一個王朝走向滅亡,是從不信神開始的。

即使是在衆神協助下治水的大禹所開創的夏朝也是一樣。成住壞滅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律,到了夏朝末年一切就向着沒落走去了。直到夏桀這個自比紅太陽的“總加速師”出現。

大禹治水(圖片:〔明〕仇英繪《帝王道統萬年圖》冊頁)
神助大禹治水後建立的夏朝,到夏桀王朝結束(圖片:〔明〕仇英繪《帝王道統萬年圖》冊頁)

夏桀的祖上——孔甲不敬神

若說夏桀是夏朝滅亡的“總加速師”的話,問題的最源頭還不是在夏桀,而是從夏桀爺爺的父親孔甲開始的。

有一首叫做《破斧之歌》的,相傳說的就是孔甲的故事。

夏君孔甲在東陽萯山打獵。天突然變黑了下來,狂風大做,孔甲迷失了方向。慌亂中走到了一個農戶家。這家人正在生孩。有人說孩子誕生之日,君主到來,這孩子日後一定是有福之人。而有人說,天降異象,不是吉祥的預兆,以後一定會有災禍。

孔甲說,讓這孩子做我的兒子,看以後誰敢傷害他。

有了孔甲君王的保護,這孩子的確安安穩穩的長大成人了。可是趕上一次房樑斷裂掉下來,剛好砸到他,腳被齊刷刷的砍掉了。於是他只好去做了一個守門人。

這個時候孔甲纔有所領悟,有這樣的災難,就是他命中註定的啊。

其實這個時候上天已經垂下異象警示孔甲,但是孔甲不但沒有覺得天垂異象和自己有關係,反而想通過自己人間君王的特殊地位改變別人的命運,與上天的安排抗衡。但是直到看到結果的時候,孔甲才意識到,上天的安排是人無法改變的。

有一天,天上掉下來一雌一雄兩條龍。龍本來應該是天上的神物,墜落凡間本來應該就是不吉祥的預兆,但是孔甲沒有去想這件事情,反而是興高采烈的招募會馴養龍的人才。

而龍本來就是天界有靈性的生物,怎麼可能被人馴服豢養呢?沒幾天龍就死了一條,養龍的人害怕孔甲怪罪,於是就把龍燉了,偷偷做成肉醬拿去獻給孔甲吃。夏後孔甲吃了以後,又派人去找養龍的人要肉醬,養龍的人害怕了,就遷到魯縣去。

而且因爲孔甲淫亂,威德日漸衰微,並且引起了諸侯的反叛,夏王朝也逐漸走向衰敗。孔甲死後,又三傳,最後到了夏桀這位末世王朝的“總加速師”。

日食與洪水(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日食與洪水都是王朝末世的徵兆(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夏桀——總加速師上臺 天垂異象

《周易· 繫辭上》說:“天地變化,聖人效之;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

鳳凰來儀,麒麟出世,普降甘霖,這些都是天垂吉象;

蝗災、日食、隕石雨、地震等等,則是天垂兇相。君王需要立即反思,否則以後會有更大的災禍降臨。

夏桀前面帝發末年,泰山發生了大地震,這也是有正史記載的,中國最早的地震。隨即夏桀即位。

這或許就是上天的慈悲,對剛剛即位的夏桀的提醒,如果能及時修正自己,那麼可能還會有機會逃脫“總加速師”的命運。但是若不清醒,帶着夏朝走向滅亡,就是他的命運。

夏桀卻說:“天之有日,猶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天上有太陽,就如同我擁有萬民,太陽會死嗎?只有太陽死了,我的王朝纔會死。

夏桀在位30年,《竹書紀年》記載:“帝癸十年,五星錯行,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

這是上天垂象,再一次警示。

但是認定了自己是“總加速師”身份的夏桀,在毀滅夏朝的道路上狂奔開來,一發不可收拾。

窮奢極欲,“棄禮義,淫於婦人”。 他造酒池大到可以行舟,日日夜夜與妃子妹喜及宮女飲酒,同時在池上聚集牛飲者三千人,讓這些人飲於酒池,醉而溺死。妹喜則以此爲樂。

大夫叫關龍逢,手捧“皇圖”來見桀。“皇圖”也稱作“黃圖”,是古代王朝繪製有帝王祖先們功績的圖,給後代帝王們看,以便效法祖先們治理國家。關龍逢捧去的“皇圖”繪有大禹治水等圖像,他是要桀效法先王,像始祖大禹一樣節儉愛民,以長久享國;若是像眼下達樣揮霍無度,任意殺人,亡國的日子就不遠了。桀對這樣的忠言不僅不聽,反而將關龍逢殺害,並警告朝臣們說,今後再像關龍逢這樣來進言,一律殺頭。於是賢臣絕跡,勸諫消失,桀愈加驕橫。

《帝王世系》中有這樣的記載:“伊尹舉觴造桀,諫曰,君王不聽羣臣之言,亡無日矣,桀聞析然,啞然笑曰,子又妖言矣,天之有日,由吾之有民,日亡吾乃亡也。”伊尹舉杯向着夏桀,進諫說:“君王不聽臣子們的意見,亡國的日子不遠了。“夏桀聽了完全不當一回事,啞然失笑說,“你又來妖言惑衆了,天上有太陽,就像我有子民,太陽亡我才能亡。”

沒想到夏朝臣民指着太陽咒罵夏桀說:“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說,你幾時滅亡,我情願與你一起滅亡。

寒冬十月,夏桀役使百姓鑿穿山陵連通河川。大夫、耆老上諫“泄天氣,發地藏,天子失道,後必有敗”,諫者都被殺死。

諸侯無法忍受夏桀的虐政淫荒,從而不再服從夏王朝。等到夏桀主政的第三十年,“瞿山崩爲大澤,水深九尺,山覆於谷,下反在上”。

夏桀年間,繼泰山山崩之後,又發生了地震,“社坼裂”。最神聖的祭堂夏社也被震裂、崩壞,天候更是大亂,“日月不時,寒暑雜至,五穀焦死,鬼呼國,鶴鳴十夕餘。”日月不按時運行,四時寒暑反常,五穀枯死。魔鬼在全國各地呼嚎,野鶴在郊外哀鳴十幾個晝夜。

如此亂象之下,天命轉移的時刻也就到了。

夏桀三十一年,夏朝軍隊戰敗,夏桀被流放,夏朝滅亡。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