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國衆議院前議長金裏奇(Newt Gingrich)。(福克斯新聞截圖)
美國衆議院前議長金裏奇(Newt Gingrich)。(福克斯新聞截圖)

金裏奇:美國大城市犯罪激增 民主黨市長偏袒犯罪仇視警察所致

【希望之聲2020年8月9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美國衆議院前議長金裏奇(Newt Gingrich)週日(8月9日)撰文說,極左翼的民主黨市長白斯豪(Bill de Blasio)實行偏袒犯罪仇視警察的政策,導致紐約犯罪激增,回覆到了共和黨前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有效治理紐約市前的混亂狀態。美國其它犯罪飆升的城市也是因爲民主黨市長們的軟弱無能。 

金裏奇在福克斯新聞網刊登的文章說,犯罪和騷亂現在充斥着美國的許多城市的街道,槍擊事件和槍支暴力在增加。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今年迄今爲止,在全國50個最大的城市中兇殺案增長了24%。 

今天在波特蘭和西雅圖等所謂的“進步派”管制的地區,騷亂和無政府狀態在持續着,在那裏軟弱的政客屈服於暴民,削弱了警力。 

紐約市的情況現在也相當糟糕。 

當共和黨人朱利安尼在1994至2001年擔任紐約市市長期間,紐約市所有類型的犯罪都快速地直線下降,幾乎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犯罪率甚至在整個2000年代也在持續下降。 

其成功的訣竅是有針對性的執法,這極大地改變了這個國家的執法狀況。朱利安尼和當時的紐約市警察局長布拉頓(Bill Bratton)採取了“破窗”策略,即警察針對輕罪嚴格執法,以防止重罪發生。 

該策略的理論根據是,過度容忍輕微犯罪和混亂會產生放任的環境,成爲危險的暴力犯罪的溫牀。 

從實際結果來看,這一理論無疑是正確的。 

朱利安尼還與布拉頓一起推出了一個叫CompStat的系統,該系統彙總了對比統計數據,能夠提供實時的情報,並不斷地要求落實減少犯罪的責任目標。 

同樣,結果不言而喻:即使在晚上,紐約市的街道也變得更加安全、整潔和舒適。但現在完全變了。 

如今,美國這個最大、最具標誌性的城市正在經歷令人震驚的暴力犯罪激增。與去年同期相比,2020年上半年的兇殺案激增了21%,槍擊案增加了46%。同時,在2020年的前7個月中,謀殺案激增了30%。 

僅在7月份,紐約市被謀殺的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59%,槍擊事件猛增了177%。這是延續了6月份的趨勢。 

在這種混亂中,紐約市激進的左翼民主黨人市長白斯豪卻站在犯罪分子一邊,反對執法部門,削減了10億美元的警察局預算。因此,紐約市的暴力犯罪持續激增絕非偶然。 

白斯豪的治理下,紐約市還實際取消了保釋金。這個沒腦子的政策其實就是讓罪犯重返街頭。 

簡而言之,白斯豪拋棄了朱利安尼實行的所有合理的原則,重塑了1990年代初發生在紐約的災難。確實,現任市長基本上就是在對所有人說:犯法吧,你不會被懲罰。用朱利安尼的話來說,白斯豪是“偏袒罪犯”。 

這種左翼意識形態已經從紐約蔓延到了其他由民主黨控制的城市,那里正在實施破壞執法和支持罪犯的陰險計劃。 

左翼億萬富翁索羅斯(George Soros)正在積極爲全國各地的地方檢察官競選提供資金,將數百萬美元投入到那些往往不會成爲頭條新聞但具有巨大影響力的選舉中。 

索羅斯及其龐大的關係網正在積極助選那些與白斯豪一樣仇恨執法和同情罪犯的候選人。這意味着將有更多的犯罪和騷亂,而不是法律和秩序。 

例如,加斯康(George Gascon)在2011年至2019年期間擔任舊金山的地方檢察官,在此期間,該市的財產犯罪率飆升,因爲他拒絕起訴許多犯罪。現在,財大氣粗的索羅斯在支持他競選洛杉磯地區檢察官,以取代有能力的現任檢察官萊西(Jackie Lacey)。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