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旧金山中领馆。美国情报官员认为这是比休斯顿中领馆更大的一个中共间谍中心。(AP)
图为旧金山中领馆。美国情报官员认为这是比休斯顿中领馆更大的一个中共间谍中心。(AP)

向明:“十六字方针”令人震惊 注定中共间谍命运会很惨

原标题:你真与共产党“血肉相连”吗?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0日】近日,美国正计划禁止中共党员及家属入境,消息一经披露,“退党”一词在谷歌引擎上立刻成为热搜,其热度一度升至满分100分,且有数据显示这些搜索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

中共急抛“血肉相连”说

正在成为热搜的消息还不只是这些。

7月22日,美国关闭了休斯顿中领馆,次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加州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新铁幕演讲”,呼吁盟国、中国人民与美国合作,改变中共的行为。彭佩奥指出“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政权是以暴力革命为基础,与传统社会文明及西方普世价值是格格不入的。彭佩奥演讲被称为“讨共檄文”,表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正在朝着与中共脱钩、去共灭共的方向猋进。

中共面对自己民心尽失,国际国内腹背受敌的惨状,急忙抛出中共与中国人民“血肉相连”说。7月28日,外交部长王毅批美国攻击中国人民选择的社会制度,污蔑与中国人民血肉相连的执政党。此前的一个星期,7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指责美国挑拨中共和中国人民的关系。

中共动辄就说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历史选择了中共,试问:中国人是一人一票自由选举吗?中华民国的合法执政地位是被谁窃取的?一到耍流氓不灵、失尽民心的时候,就又要舆论绑架中国人民和其血肉相连了。且不说中共是否爱民惜民,看看它是如何对待自己人的吧。

女军人唐娟被中共抛弃

2020年7月24日,中共37岁的女军人被美国FBI抓捕,之前,她一直藏匿在中共驻旧金山总领馆。FBI证实,唐娟服务于中共空军第四军医大学,于2019年12月27日左右进入美国,名义上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访问学者。FBI此前已经抓捕了潜伏在美国的中共3名间谍,王新、赵凯凯和宋琛,这三人都和唐娟一样,来美时隐藏了中共军人身份。

有消息称,唐娟是江苏省公安厅厅长刘旸的情人,美方获得了相关证据。外界推测,唐娟可能为中共职业间谍,而非一般的医学专家和访问学者。唐娟被捕前,一直藏匿在旧金山中领馆。美国关闭休斯顿中领馆后,唐娟“自行离开”了旧金山中领馆,随后被捕。如果唐娟签证欺诈罪成立,最高可被判监10年和罚款25万美元。

为什么唐娟明知自己会被捕的情况下,“自行离开”中领馆庇护所?

说“自行离开”显然不合逻辑。最大可能性是,唐娟被中共上层抛弃了。美国要求中共72小时内关闭休斯顿中领馆,拔出了萝卜带出了泥,中共顾忌旧金山中领馆的安危,不愿看到美国的反间谍火越烧越大,采取了断尾求生的手段,将唐娟抛出。美国CNN和CBS等媒体报导,不排除是中领馆被迫将她交出,或劝她自首,而这样的命令可能是直接来自北京。

中共在国内的宣传,全然不提中共在美非法从事间谍活动一事,单方面突出外交冲突,煽动国人仇美情绪。

国人更不知道的是,中共为了让唐娟闭口,将她在美国的8岁孩子接回了大陆,俨然作为人质看管起来了。更为悲催的是,唐娟在7月27日在加州东区联邦法院出庭聆讯时,竟然没钱雇律师为其辩护,由法庭指定的辩护律师为其辩护。

这可能也是唐娟不曾预料到的结局,她已不再是党国的“自己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了。她即将成为美国的一名罪犯。

中共无情的抛弃了她。在中共的眼里,她算不上什么。

当年打入美国情报界的中共间谍金无怠,被俞强生出卖后在美国被捕入狱,他曾痴心妄想地认为中共一定会通过外交和政治手段,来赎救他这个为中共卖命立下汗马功劳的红谍,没想到中共却对美国说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金无怠最后在美国监狱中用鞋带上吊,结束了自己罪恶和悲惨的余生。

中共地下党“不能承认党员身份”的铁律

中共卖命,不仅命不保,最后恐怕连身份都没有。

1940年5月4日,毛泽东提出中共地下党活动原则:“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被称为前十六字方针。1941年皖南事变时,周恩来提出女共产党员不要承认共产党员身份,同时提出地下党员不能承认党员身份,后来成为中共特务活动的最高原则之一。如果地下党承认了党员的身份,就被中共认定为叛徒。

但实际上,越是替中共卖命的人,其结果往往越悲惨,被中共污名化,身败名裂,而真正的叛徒,却会被中共写进光荣史册。

赵耀斌(即王石坚),曾是中共情报工作“后三杰”熊向晖、陈忠经、申健的直接领导,1947年被国民党抓捕。王石坚被捕后,受其领导的胡宗南身边的中共地下党熊向晖以及东北地下党葛佩奇依然无事,没有暴露身份。

1948年,赵耀斌被押往台湾,关在当时桃园机场之北不远的保密局秘密监狱。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负责人乔家才,在《乔家才入狱记》一文中明确赵耀斌仍在台湾坐监的事实。赵耀斌后来在台湾公开身份是国民党情报局少将,但他实际情况仍然十分复杂,中共中央调查部内部认定他不是叛徒。李克农也表示王石坚情报系统为党做了很大贡献。但1956年,王石坚被中共公开认定为叛徒,这个结论一直没有变过。王石坚最后病死在台湾。

令人震惊的地下党十六字方针

1949年下半年,中共南京市委请示毛泽东如何处理南京地下党,毛批示了“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新华社原副总编辑穆广仁著文《有关地下党的另一个16字方针》中披露:有人曾经拿这十六个字问过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2003年谢世的李慎之先生,他不无感慨地说:“怕不止是南京,是对全国地下党的。”

中共这“一十六字方针”的指导下,1949年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大量昔日在“国统区”参加地下党的热血青年成了中共打击对象。同时,中共的操作手段是极其严密的,关于“十六字方针”的文件下发范围极小,只发给了当时大军区的负责人,所以后来专门研究中共党史的人都不曾见过这个文件。原新华社副社长李普证实,原江苏省安全厅的一位负责人在查阅档案时发现确有十六字文件。康生向毛泽东提出报告,说南京、福建、广西、云南许多地下党存在严重问题,请示毛应如何处置。

比较典型的受毛“十六字方针”秘密整肃的,是前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她1927年就加入中共,可谓老资格。陈修良早在1933年就已经进入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队伍,1945年,陈修良被任命为华中分局南京城市工作部长。她当年在接受中共命其在南京秘密策反任务时,丈夫与她道别,送她八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可怜这位红色夫妇并没有认清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恰恰是她舍命为之奋斗的中共,并非国民党。

1949年后,陈修良曾一度在中共南京政府里任组织副部长,但很快被“降级使用”,安排到杭州工作。之后是“就地消化、逐步淘汰”:1957年她与时任浙江省长的丈夫沙文汉被打为“沙陈”反党集团之首,陈修良被划为极右分子。1964年,沙文汉在巨大压力中病逝;为中共横渡长江占领中国立下汗马功劳的陈修良,则在中共牢房里度过了22个春秋。

1947年10月27日,毛泽东和周恩来共同拟定的党内指示:“等到蒋介石及其反动集团一经打倒,我们的基本打击方向,即应转到使自由资产阶级首先是其中的右翼孤立起来。”从“潘汉年案”、“胡风案”到“反右”运动,当年被中共欺骗了的中共地下党员无一避免被中共抛弃的人生悲剧。据调查,仅四川一省一九四九年时就有中共地下党员1.8万人,到1968年文革初期,80%以上的县团级地下党员被打成右派和反党分子,成为社会贱民。被劳改劳教的地下党大部分非正常死亡。

中共欺骗到死

台湾民主开创者李登辉先生2014年在接受BBC采访时曾表示,“共产主义是骗人的”。2005年,李登辉表示要看清中共真面目就要看《九评共产党》。

可悲的是,半个多世纪前,很多高级知识分子至死都没有看清中共的真面目。

1966年9月3日,著名翻译家傅雷夫妇在红卫兵抄家后双双自缢身亡。然而,傅雷在遗书中却写道:“搜出的罪证虽然有口难辩,在英明的共产党和伟大的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决不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更何况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

1968年12月19日,红色历史学家翦伯瓒和夫人吞药自杀,在他的中山装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竟然写着“毛主席万岁”的口号。

中共御用文人邓拓,文革中被迫害,死前遗书中写道:“我这一颗心,永远向着敬爱的党,向着敬爱的毛主席。”

这些文革中自杀的高阶人士,连生命都可舍,为什么还要向中共叩首呢?这也是很多后人难以明辨的。其实道理很简单,他们至死仍然没有看清中共邪恶的真面目,抛却肉身,灵魂仍然被中共奴役,这也正是中共最邪恶的地方。

《九评共产党》深刻地指出:“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

“附体,需要绝对控制被附体者的精神以获得维持自身存在的能量。”

切莫与中共血肉相连

中共血肉相连是生命最大的悲哀。幸哉,全球已有3.6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世界与中国人民也越来越认清中共的邪恶。有数据显示,美国拟发布“禁止共产党员与家属入境”令以来,全球退党中心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退党人数也有显著增加。

抛弃中共,远离中共,切莫与中共“血肉相连”。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