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舊金山中領館。美國情報官員認爲這是比休斯頓中領館更大的一個中共間諜中心。(AP)
圖爲舊金山中領館。美國情報官員認爲這是比休斯頓中領館更大的一個中共間諜中心。(AP)

嚮明:“十六字方針”令人震驚 註定中共間諜命運會很慘

原標題:你真與共產黨“血肉相連”嗎?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0日】近日,美國正計劃禁止中共黨員及家屬入境,消息一經披露,“退黨”一詞在谷歌引擎上立刻成爲熱搜,其熱度一度升至滿分100分,且有數據顯示這些搜索絕大部分來自中國大陸。

中共急拋“血肉相連”說

正在成爲熱搜的消息還不只是這些。

7月22日,美國關閉了休斯頓中領館,次日,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在加州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新鐵幕演講”,呼籲盟國、中國人民與美國合作,改變中共的行爲。彭佩奧指出“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衆所周知,共產主義政權是以暴力革命爲基礎,與傳統社會文明及西方普世價值是格格不入的。彭佩奧演講被稱爲“討共檄文”,表明以美國爲首的西方世界正在朝着與中共脫鉤、去共滅共的方向猋進。

中共面對自己民心盡失,國際國內腹背受敵的慘狀,急忙拋出中共與中國人民“血肉相連”說。7月28日,外交部長王毅批美國攻擊中國人民選擇的社會制度,污衊與中國人民血肉相連的執政黨。此前的一個星期,7月20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指責美國挑撥中共和中國人民的關係。

中共動輒就說中國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歷史選擇了中共,試問:中國人是一人一票自由選舉嗎?中華民國的合法執政地位是被誰竊取的?一到耍流氓不靈、失盡民心的時候,就又要輿論綁架中國人民和其血肉相連了。且不說中共是否愛民惜民,看看它是如何對待自己人的吧。

女軍人唐娟被中共拋棄

2020年7月24日,中共37歲的女軍人被美國FBI抓捕,之前,她一直藏匿在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FBI證實,唐娟服務於中共空軍第四軍醫大學,於2019年12月27日左右進入美國,名義上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院訪問學者。FBI此前已經抓捕了潛伏在美國的中共3名間諜,王新、趙凱凱和宋琛,這三人都和唐娟一樣,來美時隱藏了中共軍人身份。

有消息稱,唐娟是江蘇省公安廳廳長劉暘的情人,美方獲得了相關證據。外界推測,唐娟可能爲中共職業間諜,而非一般的醫學專家和訪問學者。唐娟被捕前,一直藏匿在舊金山中領館。美國關閉休斯頓中領館後,唐娟“自行離開”了舊金山中領館,隨後被捕。如果唐娟簽證欺詐罪成立,最高可被判監10年和罰款25萬美元。

爲什麼唐娟明知自己會被捕的情況下,“自行離開”中領館庇護所?

說“自行離開”顯然不合邏輯。最大可能性是,唐娟被中共上層拋棄了。美國要求中共72小時內關閉休斯頓中領館,拔出了蘿蔔帶出了泥,中共顧忌舊金山中領館的安危,不願看到美國的反間諜火越燒越大,採取了斷尾求生的手段,將唐娟拋出。美國CNN和CBS等媒體報導,不排除是中領館被迫將她交出,或勸她自首,而這樣的命令可能是直接來自北京。

中共在國內的宣傳,全然不提中共在美非法從事間諜活動一事,單方面突出外交衝突,煽動國人仇美情緒。

國人更不知道的是,中共爲了讓唐娟閉口,將她在美國的8歲孩子接回了大陸,儼然作爲人質看管起來了。更爲悲催的是,唐娟在7月27日在加州東區聯邦法院出庭聆訊時,竟然沒錢僱律師爲其辯護,由法庭指定的辯護律師爲其辯護。

這可能也是唐娟不曾預料到的結局,她已不再是黨國的“自己人”、“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了。她即將成爲美國的一名罪犯。

中共無情的拋棄了她。在中共的眼裏,她算不上什麼。

當年打入美國情報界的中共間諜金無怠,被俞強生出賣後在美國被捕入獄,他曾癡心妄想地認爲中共一定會通過外交和政治手段,來贖救他這個爲中共賣命立下汗馬功勞的紅諜,沒想到中共卻對美國說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金無怠最後在美國監獄中用鞋帶上吊,結束了自己罪惡和悲慘的餘生。

中共地下黨“不能承認黨員身份”的鐵律

中共賣命,不僅命不保,最後恐怕連身份都沒有。

1940年5月4日,毛澤東提出中共地下黨活動原則:“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被稱爲前十六字方針。1941年皖南事變時,周恩來提出女共產黨員不要承認共產黨員身份,同時提出地下黨員不能承認黨員身份,後來成爲中共特務活動的最高原則之一。如果地下黨承認了黨員的身份,就被中共認定爲叛徒。

但實際上,越是替中共賣命的人,其結果往往越悲慘,被中共污名化,身敗名裂,而真正的叛徒,卻會被中共寫進光榮史冊。

趙耀斌(即王石堅),曾是中共情報工作“後三傑”熊向暉、陳忠經、申健的直接領導,1947年被國民黨抓捕。王石堅被捕後,受其領導的胡宗南身邊的中共地下黨熊向暉以及東北地下黨葛佩奇依然無事,沒有暴露身份。

1948年,趙耀斌被押往臺灣,關在當時桃園機場之北不遠的保密局祕密監獄。國民黨保密局北平站負責人喬家才,在《喬家才入獄記》一文中明確趙耀斌仍在臺灣坐監的事實。趙耀斌後來在臺灣公開身份是國民黨情報局少將,但他實際情況仍然十分複雜,中共中央調查部內部認定他不是叛徒。李克農也表示王石堅情報系統爲黨做了很大貢獻。但1956年,王石堅被中共公開認定爲叛徒,這個結論一直沒有變過。王石堅最後病死在臺灣。

令人震驚的地下黨十六字方針

1949年下半年,中共南京市委請示毛澤東如何處理南京地下黨,毛批示了“十六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新華社原副總編輯穆廣仁著文《有關地下黨的另一個16字方針》中披露:有人曾經拿這十六個字問過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2003年謝世的李慎之先生,他不無感慨地說:“怕不止是南京,是對全國地下黨的。”

中共這“一十六字方針”的指導下,1949年以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大量昔日在“國統區”參加地下黨的熱血青年成了中共打擊對象。同時,中共的操作手段是極其嚴密的,關於“十六字方針”的文件下發範圍極小,只發給了當時大軍區的負責人,所以後來專門研究中共黨史的人都不曾見過這個文件。原新華社副社長李普證實,原江蘇省安全廳的一位負責人在查閱檔案時發現確有十六字文件。康生向毛澤東提出報告,說南京、福建、廣西、雲南許多地下黨存在嚴重問題,請示毛應如何處置。

比較典型的受毛“十六字方針”祕密整肅的,是前中共地下黨南京市委書記陳修良。她1927年就加入中共,可謂老資格。陳修良早在1933年就已經進入了共產國際遠東情報隊伍,1945年,陳修良被任命爲華中分局南京城市工作部長。她當年在接受中共命其在南京祕密策反任務時,丈夫與她道別,送她八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可憐這位紅色夫婦並沒有認清真正吃人不吐骨頭的惡虎,恰恰是她捨命爲之奮斗的中共,並非國民黨。

1949年後,陳修良曾一度在中共南京政府裏任組織副部長,但很快被“降級使用”,安排到杭州工作。之後是“就地消化、逐步淘汰”:1957年她與時任浙江省長的丈夫沙文漢被打爲“沙陳”反黨集團之首,陳修良被劃爲極右分子。1964年,沙文漢在巨大壓力中病逝;爲中共橫渡長江佔領中國立下汗馬功勞的陳修良,則在中共牢房裏度過了22個春秋。

1947年10月27日,毛澤東和周恩來共同擬定的黨內指示:“等到蔣介石及其反動集團一經打倒,我們的基本打擊方向,即應轉到使自由資產階級首先是其中的右翼孤立起來。”從“潘漢年案”、“胡風案”到“反右”運動,當年被中共欺騙了的中共地下黨員無一避免被中共拋棄的人生悲劇。據調查,僅四川一省一九四九年時就有中共地下黨員1.8萬人,到1968年文革初期,80%以上的縣團級地下黨員被打成右派和反黨分子,成爲社會賤民。被勞改勞教的地下黨大部分非正常死亡。

中共欺騙到死

臺灣民主開創者李登輝先生2014年在接受BBC採訪時曾表示,“共產主義是騙人的”。2005年,李登輝表示要看清中共真面目就要看《九評共產黨》。

可悲的是,半個多世紀前,很多高級知識分子至死都沒有看清中共的真面目。

1966年9月3日,著名翻譯家傅雷夫婦在紅衛兵抄家後雙雙自縊身亡。然而,傅雷在遺書中卻寫道:“搜出的罪證雖然有口難辯,在英明的共產黨和偉大的毛主席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決不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無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還要難過。……更何況像我們這種來自舊社會的渣滓早該自動退出歷史舞臺了。”

1968年12月19日,紅色歷史學家翦伯瓚和夫人吞藥自殺,在他的中山裝口袋裏有一張紙條,上面竟然寫着“毛主席萬歲”的口號。

中共御用文人鄧拓,文革中被迫害,死前遺書中寫道:“我這一顆心,永遠向着敬愛的黨,向着敬愛的毛主席。”

這些文革中自殺的高階人士,連生命都可舍,爲什麼還要向中共叩首呢?這也是很多後人難以明辨的。其實道理很簡單,他們至死仍然沒有看清中共邪惡的真面目,拋卻肉身,靈魂仍然被中共奴役,這也正是中共最邪惡的地方。

《九評共產黨》深刻地指出:“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着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着社會。”

“附體,需要絕對控制被附體者的精神以獲得維持自身存在的能量。”

切莫與中共血肉相連

中共血肉相連是生命最大的悲哀。幸哉,全球已有3.6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世界與中國人民也越來越認清中共的邪惡。有數據顯示,美國擬發佈“禁止共產黨員與家屬入境”令以來,全球退黨中心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退黨人數也有顯著增加。

拋棄中共,遠離中共,切莫與中共“血肉相連”。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