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資料圖片:北戴河海濱僅對中國領導人開放的區域(美聯社)
資料圖片:北戴河海濱僅對中共領導人開放的區域(美聯社)

今年北戴河會議冷清敏感 消息人士:高官路遇避走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0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每年7月底8月初在北戴河召開的中共高層祕密會議,向來充斥權鬥傳聞。之前不少分析說,今年這個會上有可能出現黨內逼習近平下臺的情況。目前有關權鬥內情難以掌握。有美媒引述曾到北戴河拜訪中共高官的學者說,今年北戴河氣氛明顯冷清,也頗爲敏感,參會者自我審查,相互間都避免接觸,即使路上偶遇也馬上避開。

7月31日後,除了8月8日慄戰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其餘六個政治局常委沒有在央視新聞聯播露面,綜合各方消息,每年一度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就在這期間舉行,據報會議討論了上半年疫情和國內經濟問題,部署下半年的工作,擴大“內循環”,以及國際形勢。

據自由亞洲電臺8月10日引述消息來源說,今年去北戴河的離休幹部人數,明顯不如往年,而且謹言慎行。

河北學者楊先生曾到北戴河拜訪中共高官,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最近幾年,離休高官在北戴河說話謹小慎微,怕得罪人:“有部長、中科院院長,還有深圳市委書記,跟他們聊天,我聽說他們基本上,每一家人相互不見面,更別說見習的面了。互相散步的時候,這家人看見那一家人走過來,有時候還要避一避,避免直接接觸。”

早前傳聞今年北戴河會議中共高層博殺之激烈非同以往,在會議前,中共的政治老人已與美國特使接觸,商討習近平的去留問題。對此,學者楊先生說,最近這些年,中央辦公廳安排的北戴河會議,其管理非常嚴格,北戴河所有的會議、活動都是當局安排好的,超出範圍的一切活動,他們自己都謹小慎微,自我審查。外界所言恐一廂情願。

研究中共黨史的鄺先生則認爲,中共黨內無論是江派還是團派,基本上都被打沉了。江派也沒有幾個人能撐住。黨內已經沒有對習的真正的制衡力量。開會的時候就不會去說得罪習的話。大部分人還是比較聽話的。

這些聲音是否符合事實,由於中共政情封閉,目前也不得而知。但此前紅二代任志強發聲批習,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倒習錄音流出等,被認爲印證中共黨內反習暗流涌動。

按以往慣例,每年7月底至8月上旬,中共中央辦公廳安排在任政治局委員和離休高官在開北戴河舉行非正式會議,通過碰頭聊天的方式,聽取離休元老及高官對高層決策的意見,以便對中央決定作出調整。但面對今年的天災人禍和內憂外患,北戴河會議變得相對冷清。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據說不少官員受疫情困擾,未前往北戴河。往年北戴河會期間,副國級高官會看望休假專家。但今年則一直未見官方公開報導副國級高官在北戴河看望休假專家。

美媒引述海外知情人士說,今年北戴河會議期間,中共高層主要討論國內經濟形勢和中美兩國關係發展。而中美關係是中國外交政策成功與否的關鍵。

習近平上臺後,中共對外的擴張政策越來越強硬,號稱“戰狼”。

美媒早前刊文說,習近平身邊有一批智囊學者爲習的強硬政策出謀劃策。但海外中國學者陳奎德認爲,這些要求對外持強硬態度的學者,其實他們是依附共產黨體制,爲了自身利益而“投官方當權者所好”。

不過,習近平的強硬外交路線,已引致以美國爲首的國際自由社會的圍堵。直至最近,美中互關領館,美國清除中共威脅國安的軟件,在新疆、香港和法輪功等人權議題上,中共在國際上持續受到譴責。中美雙方更在南海劍拔弩張。

中美關係急劇惡化之下,一直強硬發聲的中共“戰狼”外交官,包括外長王毅等,8月初曾一度突然對美國放軟調門。

自由亞洲電臺8月7日引述在美中國專家的話說,中共黨內傳出對習近平的批評,認爲習過早的激怒美國,甚至在國際間創造出一個反對中共的聯盟。

哈德遜研究所的中國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他甚至從中共軍方那裏聽到,“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與美軍對抗。因此,習近平的確受到嚴厲的批評。”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