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三峡大坝(AP)
图为三峡大坝(AP)

官方淡化洪灾 专家:三峡大坝出问题对中共政权是致命一击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1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中国南方今夏水灾泛滥,再次引发外界对三峡大坝防洪能力的质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杰出研究员迈克尔・奥斯林认为,治洪失败,甚至是大坝安全出现问题,将会对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造成致命一击。

中共政府多年来宣扬三峡大坝可以抵挡“万年一遇”、“千年一遇”的大洪水。但在今年的特大洪水肆虐数月之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表示,三峡水库对于中下游地区暴雨造成的洪灾调控能力有限。此外,有陆媒报导称,三峡工程只是长江防洪系统的一部分,“并不是万能的”。

《今日印度》顾问、印度退休空军上校维纳亚.巴特(Vinayak Bhat)7月11日在推特上发布一组卫星拍摄的照片显示,三峡大坝早在6月24日就开始泄洪。中共官方一直到6月29日才公布三峡大坝泄洪的消息,民间质疑是三峡泄洪引发下游水灾。

美国之音今日报导,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杰出研究员迈克尔・奥斯林认为,单独依靠三峡水库难以应对严重的洪灾,而其他小型水库和防洪基础设施的有效性也很难衡量。他说:“这些洪水是为了释放大坝上的压力,实际上他们必须允许人为控制的洪水。问题是,如果降雨像预测的那样持续下去,如果上游的较旧、较小的水坝发生故障,那么单独依靠三峡工程就能控制一切吗?还是他们其实必须释放不受控制的洪水?那可能是灾难性的。”

致力于研究中国长江洪水的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理学教授大卫・尚克曼也指出,三峡水库无法应对今年这样严重的洪灾。他说:“三峡水库的总防洪能力只是大坝下游和长江中部的总洪水量的一小部分。所以它可以容纳部分洪水吗?是的。但是像现在这样的严重情况下,它无法起到有效的作用。”

此外,中共政府在对内宣传和对外宣传上,被质疑故意淡化洪灾的危害。对此,迈克尔・奥斯林表示,中共政府一直在洪灾和三峡水库的风险问题上缺乏透明度。

新华社7月18日罕见地承认,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情形。再次引发公众对大坝崩塌的担忧。

迈克尔・奥斯林指出,治洪失败,甚至是大坝安全出现问题,将会对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理性造成致命一击。

他表示,这或许将是自文革以来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最严峻考验,尤其是紧随中共肺炎疫情之后,中共政府向全国保证大坝是安全的,如果大坝失败了,这可能是对中共执政以来合法性的最严重打击,可能导致抗议活动,因为大坝的失败会导致严重的问题,严重的人文、农业和经济问题,还要加上武汉爆发疫情后的损失。

三峡大坝修建以来,无论在质量或安全议题上皆备受争议,此前,旅居德国的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三峡大坝没有防洪的作用,最新的观察和研究发现,三峡大坝泄洪的破坏力是自然洪水的25倍。

王维洛还指出,今年的洪灾是人为的,并非纯属天灾。

他表示,三峡工程及长江流域所有水库、水坝的水位、泄洪量都是由中共官方统一调度的。这意味着哪里泄洪,哪里水位多高,哪里要决堤被水淹,都是受人控制的。

中国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近期接受《新唐人》专访时表示,当年在三峡大坝建设评估会上,父亲黄万里反对大坝修建工程,是因为重庆和武汉两大城市的江河干流上“不允许建大坝的”,即使修建也不能防止夏季汛潮,而这也是三峡水库设计时最大的缺陷。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三峡水库8月中旬前还将迎来至少两轮较强降雨过程,长江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