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穆克蘭港
圖中爲北溪2號項目在德國穆克蘭港的基地(Getty Image )。

遭美製裁 德和俄羅斯的北溪2號陷困境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1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總部位於杜塞爾多夫的德國能源公司Uniper 近日表示,由於遭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其正在興建的北溪2號天然氣工程可能被迫凍結,而美國國會最近又警告德國的穆克蘭港勿繼續爲該項目做後勤基地。外界分析認爲,種種跡象表明,遭到美國政府制裁的這個項目可能最後會被完全取消。

據英國快報報導,Uniper 公司近期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由於美國政府加強了其針對北溪2號項目的制裁,這可能會導致管道修建工程的延遲甚至完全暫停。”

報導表示,美國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科頓(Tom Cotton)和詹森( Ron Johnson)上週又聯名致函管理德國穆克蘭港(Murkran Port)的公司Faehrhafen Sassnitz Gmb,禁止該港口繼續爲北溪2號管道修建做後勤基地,警告說,否則該港口將受到美國嚴厲的經濟和法律制裁。

對此德國外長馬斯計劃於11日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Sergei Larvrov)討論北溪2號的問題。

在盟友和利益之間  德國政府試圖選擇利益遭詬病

北溪2號是由俄羅斯國有能源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 Gazprom )和數家歐洲能源公司聯合注資的。這個穿越波羅的海的管道將每年從俄羅斯德國輸送5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是從俄羅斯油田爲德國運送能源的第二條管道線路,但是由於此項目未經過烏克蘭和東歐的其他國家將天然氣直接從波羅的海輸送至德國,而遭到歐盟和很多歐洲國家的反對,他們一直敦促德國政府放棄此項目,因爲他們擔心此項目會令歐洲過於依賴俄羅斯提供的天然氣,並令俄羅斯在其對歐洲事務的干預中佔優勢。

但是默克爾當局一直都拒絕與批評此項目的人就此進行討論,並以“這隻是一個生意項目,政府無法對其進行政治干預”爲由,躲避國際社會對此項目的質疑。

然而自從川普總統於2016年宣誓就職後,他就一直在質疑,德國政府如何能夠希望美國保護德國,防止德國遭到俄羅斯侵犯,背後卻給俄羅斯送十億美元;雖然川普總統的這個看法和他因此提出的要求德國中止此項目的要求,非常罕見地得到了美國跨黨派的支持,但是德國政府卻一直在以美國只是在爲迫使德國購買美國產的天然氣而對德國施壓爲由來迴避回答這個問題。 

甚至德國的國會2018年遭到俄羅斯駭客襲擊,以及俄羅斯2019年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柏林市中心暗殺一位前車臣叛軍首領袖,都沒有讓德國重新考慮他們做出的這個決定。

默克爾政府錯估形勢 誤判美國決心

政治週刊的分析人士表示,德國當局爲了利益完全忽視了美國德國重要的戰略和貿易伙伴這一事實,也忽視了北溪2號項目嚴重危害了德國美國及其他重要盟友關係的問題。因此默克爾政府懷疑美國不會兌現其對所有與北溪2號有關的歐洲公司的制裁決定;甚至表示根據國際法,美國政府宣佈的這些制裁是非法的;德國政府還一廂情願地希望,只要能夠在今年11月將該管道項目建成,德國美國的關係能夠重歸於好,因爲這個長達2350公里的項目只剩下150公里未建。

德國政府甚至聲稱,美國政府最近宣佈的從德國撤出1.2萬駐德美軍,以及制裁北溪2號的決定,都是美國川普總統在報復默克爾。因爲默克爾今年5月份拒絕參加他原定於今年6月份舉行的G7 峯會,但是涉及美撤軍行動的德國美國軍方官員都知道,五角大樓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經在爲美軍的這次移防行動做準備;而美國政府做出的制裁北溪2號的決定早在默克爾今年5月份拒絕參加G7 峯會時就已經做出了。

政治週刊的分析人士還表示,德國政府認爲如果民調是準確的,川普總統在今年的連任選舉中失利,他們的北溪2號就可以順利興建,這是由於德國政府低估了美國國會對此項目的反對情緒造成的。

文章中舉例說,於2018年去世的美國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並不是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也並不反對德國政府,但是他也非常反對這個北溪2號項目,曾敦促美國政府“要使用所有能夠使用的辦法”制止此項目。而且本屆大選民主黨候選人、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2016年離職前也曾稱此項目是“歐洲的一筆糟糕的交易”, 而在這次選舉中他也沒有表示自己對此項目的觀點有任何改變。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