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北京對末日臨近的恐懼和焦慮
北京對末日臨近的恐懼和焦慮(自由亞洲)

梁京:北京對末日臨近的恐懼和焦慮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1日】北京終於對香港反抗力量的領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許多人的預料。這不能不讓許多人認爲,這不僅是對制裁林鄭月娥等11名香港及中共高官的迴應,也是對特朗普一系列打擊的迴應,其中包括派高官訪臺,切斷或終結中國社交和傳媒網絡在美國的應用。問題是,既然離美國大選已不到三個月,既然中國最近一再表示要緩和與美國的緊張,那爲什麼不再忍一忍,非要在此時對黎智英父子和香港的反抗人士下如此毒手,而不惜進一步激怒自由世界的輿論和民意?他們不怕這樣做會幫特朗普勝選連任?

我的解讀就是,北京知道,無論以什麼方式,中共都再無“解放臺灣”的可能,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絕不可能以犧牲臺灣人民的自由來與中共“和平共處”,在這個前提下,如果中共不能徹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僅會鼓勵港人堅持抗爭,而且會鼓勵更多內地人奮起抗爭。這是中共最大的噩夢,因此,爲了防止這個噩夢成真,北京已經顧不了許多。

自從習近平悍然出臺“港版國安法”以來,美國和整個西方對中共的認知發生了急劇變化,僅僅兩個月時間,不僅是中國當權者,連普通中國人都認識到,他們面對的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通過海內外中國人官方和私下的言論不難瞭解到,中國國際環境的急劇惡化,對所有中國人都帶來了極大震撼。我的一個觀察就是,不少中國專業人士,過去在私下對習近平相當反感,在特朗普接二連三對中共的沉重打擊下,他們反美、尤其是反特朗普的情緒反而上升了,對習近平則變得比較認可和支持。這個變化一開始讓我感到有些吃驚,但細想一下,則覺得可以理解。我並不認爲他們的這種轉變主要是因爲中共洗腦和宣傳的結果,而是因爲很多人看到了在美國的打擊下,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權力體系崩潰有現實的可能,看到了由此帶來的巨大的不確定性和混亂的危險。

也就是說,這些人原來並不喜歡中共,不喜歡習近平,卻和中共高層一樣,相信美國人不敢與中國脫鉤,更不敢和中國打仗。這兩個月來事態的急劇發展,從根本上動搖了他們的這種信念,他們開始相信,這條大船是真會沉的。而正是出於對沉船的恐懼,他們的政治態度變得似乎對習近平保住自己的權位更有利了。理解了中國許多中產和專業人士的這種心態,也就不難理解,雖然習近平正面對他上臺以來最嚴峻的形勢,他馬上下臺的可能性並不大。不僅是中共的高層,整箇中國大陸的中下層,都無法想像,習近平權力體系的崩潰對自己意味着什麼。

那麼,習近平能夠利用這種對自己有利的心態,渡過難關,進一步穩住自己的權力嗎?坦率說,我真看不到這種可能,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看不到他有這種自我調整的能力。這其實是中國問題的癥結之所在。從歷史的角度看,今天的中國絕不是無路可走,而是有很多前所未有的良機和選擇,那爲什麼中國從上到下很多人都有一種末日臨近的恐懼焦慮?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去思考這個問題,但我相信,美國不斷加快的“脫中”步伐,正在迫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去思考這個問題。我當然更希望,美國即不怕打仗,也不怕失去市場的對華策略,能幫中國早日走出今日的困境。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