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退
加拿大退党服务中心在多伦举行“三退”(退出中共党、团、少先队组织)集会游行

中共官媒记者出逃宣布与中共决裂 披露党媒员工都用“自由门”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2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共体制内官员、媒体记者叛逃的事件时有发生。8月8日,曾在中共官媒凤凰网担任时政记者的张真瑜在加拿大的一个退党集会上向《看中国》讲述了自己离开凤凰网的经历。他还说,党媒记者很多人都在翻墙,很多记者也都看清中共的本质了,陆陆续续都在往国外跑。

8月8日上午,加拿大退党服务中心在多伦多太古广场举行集会及汽车游行起步礼,集会人士打出“中共不等于中国”、“天灭中共 天祐中华 退出中共党团队免劫难”等横幅,声援3亿6千多万中国人“三退”。原中共官媒凤凰网记者张真瑜也参加了此次活动,并接受了《看中国》的采访。

党媒员工天天用“自由门

身为官媒记者的张真瑜表示,《看中国》、《大纪元》等海外中文媒体对帮助中国人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向记者表示,自己曾在‘国台办’的新闻机构任职,“我们那个地方是要求要翻墙的,我们用的翻墙软体就是自由门,我们很早就用自由门,就像你们的那些媒体我们都经常看的,你们很多的信息,尤其在中国媒体人的圈子里,大家很多人都是拿着当参考的。你明白吗?你们真的是非常重要!在华文媒体里是一个非常大的力量。”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自由门是美国非盈利组织“全球网络自由联盟”(英语: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所开发的一款破网软件,该组织成员主要为法轮功学员。自由门一般用来突破中共当局创建的防火长城以浏览被当局屏蔽的网站或收发邮件。除了中国大陆,在伊朗、叙利亚、阿联酋等含有互联网审查的国家中也有很多用户使用该软件访问被其政府屏蔽的网站。

大陆记者用脚投票纷纷摆脱暴政

张真瑜因坚持报导新闻事实而遭到中共的政治迫害,于2018年逃往加拿大。他表示,大陆的媒体人其实都明白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只是自己如何选择的问题。现在国内媒体被打压和控制得越来越厉害,中共不能听到一点儿批评的声音。

“有的人做记者他是为了新闻理想的,就像我做时政,就是想当一个知名的记者,然后能帮助更多的人,但从我的这个从业经历来看,就发现越来越难以进行正常的工作了。比如参与报导的一些内容很快就被下架,然后个人会得到处分,到后面,我周围的同事陆陆续续还有人会被抓进去,还有被判(刑)的。”

“唉!”张真瑜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现在我很多周围的人呀,媒体人很多都出来(出国)了,在高层的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出来了,我身边,就在加拿大,我以前认识的媒体记者就有好几个……你用手投不了票,用嘴讲不了话,那用腿还跑不了吗?”

中共利用媒体人渗透美国

张真瑜表示,共产党从历史上就非常善于搞渗透,“在渗透方面它是非常的专业,它从外面攻不进来,它只能在城堡内部去制造一些事端,然后让你的城堡去发生瘟疫也好,或者溃败也好,来减轻它自身的一些压力。”

“中共主要做的渗透还是渗透一些国际上大的媒体,在我的了解之中,共产党它们自己评估西方国家大部分的文化人尤其是记者,以左派居多。所以它(中共)会扩大一些本来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情,比如这次的‘黑人命贵’,BLM的这种运动,中共会借助这种事件,借助它外宣的能力,甚至它自己直接就参与,来把这种偶发事件炒热,来分散欧美国家对中共的舆论压力和经济围剿。”

张真瑜说:“中共是希望美国和加拿大自身能出现很多乱子,这样它自身自顾不暇的同时,就没有办法去集中精力对付中共。另外,它收买一些高精尖的学者、很厉害的媒体、还有一些大牌的记者,在关键的时候去替中共说话。”

他举例说:“你比如说,我有一个同事他是CHINA DAILY(中国日报)专门负责海外广告投放的,他之前是个记者,后来转去行政负责广告投放了,它们都能投到华盛顿邮报,时代广场。尤其是在关键时刻,他有很多的预算能够去控制,去美国的媒体投放广告。他就告诉我,即便是美国围剿或者攻击中共的时候,因为有一层商业的利益,攻击都会适当降低。”

此外,中共还购买一些海外媒体,以及染红华人媒体作为它的喉舌,“包括一些新兴的媒体公众号呀,报纸呀都有,非常多。很多看着很小的公司,其实背后有着庞大的金源。”

中共官员和媒体人都在“三退

中共建政的70年来,三反、五反、反右、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打压维权律师、在新疆建集中营对100多万少数民族及宗教、异议人士进行迫害,这个政权的罪行罄竹难书。2019年12月,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但中共却隐瞒疫情并对所有的医生下达封口令,抓捕记者删稿删贴,不但让大量中国人枉死,更造成了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中共的表里不一不但唤醒了美国的“拥抱熊猫派”,也让许多中国人开始觉醒,纷纷选择与中共切割。

张真瑜表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活动目前在中国大陆,尤其在党员中已人尽皆知,“包括有一些(中共)要害部门的官员、家属、甚至孩子,在海外的一些留学生,或者一些亲共的媒体(员工),他们本身自己在背后就参加了这个三退的活动。现在都看到了共产党目前在世界上面临的一个窘境。”

而张真瑜本人早在2012年就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三退声明。

人民网记者不堪压力出逃澳洲

张真瑜并不是第一个放弃体制内工作远走异国的官媒记者。远在大洋洲的吴君梅2016年向人民网湖北分社提出了辞职。吴君梅是人民网湖北频道专门负责科技环保方面采访的记者,常接触一些大型企业。她还有另一个头衔——“网络舆情分析师”。然而在人民网工作数年的经历已经让吴君梅感到压抑及厌倦,她被告知中共党媒工作人员“只能信党”;她的上级对她说“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政治工作,一切都服从于政治的需要 ”;她接到民众举报调查染料中间体生产企业楚源集团严重污染事件时,楚源以每年投给人民网湖北频道60万人民币“完美”解决了此事,而吴君梅和受害的百姓却无能为力......

吴君梅对澳洲SBS表示,楚源公司的污染就此掩盖。而该企业与人民网因这个负面新闻而达成合作之后,所有参与调查报道的记者都会有业务提成,提成比例一度高达16.8% 。

“有时候你看到这个月的工资单,上面有一万多、两万,可能就浮现出你去调查的时候某一个群众非常痛苦的眼神,就特别的沉重,不知道怎样花这样的钱。”

对中共来说,吴君梅信仰基督教让他们很担心,单位领导发现她的信仰后找到她谈话,并告诉她作为“国家中央媒体的工作人员,只能信仰共产主义,马列主义”。

公安为此特意找到她,让她打入教会内部去做“卧底”,“以后必须将教会的所有的情况及时主动报告给他们。”那时候的吴君梅只想逃避,她刚好有签证就前往澳大利亚看望正在读高中的儿子。

吴君梅说,她到了澳洲看了很多中国现当代的历史,了解到了关于文革和六四等信息。她觉得无法继续在人民网工作了,于是她决定在网上发表公开辞职信。很快,她的丈夫被单位告知吴君梅在海外发表了反党反国家的言论,并要求他不能离开武汉。吴君梅说,她尽量回避与丈夫的联系,也有意没向他说具体情况,“这样他们就不会拿他怎么样”。

庆幸的是,吴君梅的儿子很支持她的做法,“他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一起面对”。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