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张海作为中共肺炎受害者家属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自由亚洲电台)
张海作为武汉肺炎受害者家属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自由亚洲电台)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2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湖北武汉市民张海的父亲因做手术,今年1月从广州前往武汉,恰好当时已经爆发疫情,但医院和武汉当局都对疫情进行隐瞒,张海的父亲最终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今年6月张海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及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列为共同被告起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要求核查当局对民众隐瞒疫情是否违法等,并索偿200万元人民币,但武汉中院“口头通知”不予立案。8月12日,张海就武汉中院决定上诉至湖北省高级法院,强调要为亡父寻回公道。

据民生观察网报导,张海曾在6月10日作为原告将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列为共同被告起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要求法院责令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就其隐瞒疫情信息的行为向原告登报道歉,并要求三被告承担近200万元的赔偿。武汉中院收到起诉状后电话告知张海不予立案,在被张海追问不立案的理由并要其按照法律出具书面裁定后,武汉中院以让张海“自己看法律”为由拒绝了张海的要求。

6月24日,张海撰写了《对武汉中院不予立案履行法律监督申请书》至武汉市检察院、湖北省检察院和湖北高院,要求这三部门对武汉中院违反《行政诉讼法》不予登记立案也不出具书面裁定的违法行为进行法律监督,但期间仅收到湖北省检察院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的投诉受理通知,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馈。

8月12日,张海又将四份起诉状通过邮政快递寄往湖北省高级法院。他说,“武汉市中院不按法律办事,就电话通知不立案,那我就按照程序起诉至上一级法院,就要看看法院是怎样办案的,能不能保障公民诉权。”

当局隐瞒疫情 张海父亲染疫死亡

据美国之音报导,张海的父亲是中共军队退伍军人,2020年1月15日在深圳因摔伤导致骨折。1月16日张海致电父亲原单位、武汉市商业服务学院,该单位说要想公费医疗需回武汉,但未提到武汉发生疫情

为了报销医药费,当日,他驾车把父亲从广东送回武汉动手术,17日中午直接进入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被收治到骨科住院治疗。20日做了骨科手术很成功,恢复良好。但住院后期出现发烧症状,29日做检测,30日确诊感染中共病毒,当时张海父亲已昏迷,2月1日去世。

张海表示,他后来才知道,他们到医院时,医院已有专门收治肺炎病人的隔离病区,但医院并未告知他们医院存在感染的危险,导致他和他父亲都没做任何防护。

张海认为,父亲染病与医院未妥善提供防疫保护有关,若非当局隐瞒疫情,他也不会带着父亲回武汉治疗。张海因此控告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共索偿约200万元人民币。

张海从此走上了替亡父维权的道路。他决定起诉当局后,深圳和武汉两地政府对其软硬兼施,除派人上门骚扰,也曾试图劝他放弃索赔。张海的微信、电话、微博都被监控。

此外,当局还不让他处理父亲的骨灰。面对这些来自官方的施压,张海表示不会将他打垮,也不怕败诉:“我决定起诉他们,就是给他们一个态度,我一定追责到底,不管甚么样的方式......你能关我一辈子吗?你能把我弄死吗?我会到处说!”

律师:武汉中院“口头通知”不予立案明显违法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员陆妙卿律师认为,按照《行政诉讼法》,张海向武汉中院起诉后,武汉中院应当予以立案,不予立案的应当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书说明不予立案的理由。武汉中院既不立案,又不出具裁定书,属于明显违法,当事人可以依法向上一级法院起诉。“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屏障,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最基本的诉权。如果法院连当事人说理的机会都不保障,当事人到哪里说理去?社会矛盾如果没有宣泄口,而一味靠强压和掩盖矛盾,只会让社会越来越不稳定。我们寄希望于湖北高院比武汉中院更具法治精神,能遵守法律规定,保障张海的诉权。“陆妙卿说。

截至目前,已经有四名感染武汉肺炎的死者家属对武汉及湖北当局提出起诉。今年8月4日,武汉市民赵蕾向武汉市中级法院立案厅邮寄起诉书,状告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和湖北省省长王晓东等人,称因当局延误救治,隐瞒疫情导致其父亲死亡,并要求赔偿人民币约200万元,以及被告人登报道歉。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