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孔子学院
美国国务院最快将在13日将孔子学院列为外国代理人(图片来源:AP)

孔子学院要凉?传美国务院要其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3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就在美国相继宣布“清洁路径”、“清洁网络”、制裁中港官员、禁止美国个人和企业与字节跳动和腾讯进行交易的一系列对中共的行动后,华盛顿似乎并没有停手的迹象。外媒12日披露,美国国务院最快将在当地时间13日要求孔子学院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这意味着美国将视孔子学院与中共官方媒体一样为被中共当局所控制,该行动也可能会令本就如履薄冰的美中关系再度恶化。

美国彭博新闻社12日援引知情人士做出了上述报导。该知情人士还称,美方的行动意味孔子学院”实质上为(外国政府)所有或实际上受控“,将须遵守类似于使领馆的行政规范。

美国国务院及其他美国政府机关并未立即对此事进行置评。一名不愿暴露身分的国会消息人士说,他早就听闻美国政府将宣布类似规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内容广泛,旨在确认那些为外国政府或机构从事政治或准政治活动的个人或机构。所谓的“政治活动”指在通过影响美国政府机构或官员,公众生活,因此影响制定或改变美国内外政策的努力。

作为外国代理人登记的机构每半年都需要就其活动和资助情况做出申报,并且要对作为代理人发布的信息材料做出说明。违规者罚款可以高达一万美元,长达五年监禁。目前中共在海外的官媒CGTN以及中国日报和新华社都被美国要求按规定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美国国会等单位过去经常质疑孔子学院宣称在“传播中国文化”,实质上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宣传部门。美国国务院及教育部去年都承诺要加强监管。

西方院校纷纷与孔子学院说拜拜

根据中共官方最新数据,目前全球有162个国家和地区设有540所孔子学院,并在中小学运作1154个孔子课堂。可见孔子学院对于“讲好中国故事”的角色之关键。但近年来随着孔子学院的扩张,其名声也越来越差。

2009年芝加哥大学设立孔子学院时,该校174名教授联名反对。2013年11月,芝加哥大学教授马歇尔·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在《国家》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孔子学院以政治敏感为由干预学术的几个例子:如2009年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因孔子学院反对而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2013年悉尼大学因孔子学院反对而一度考虑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2018年8月的一篇题为《美国继续关闭更多孔子学院:软实力变锐实力背后》的报导中,大体总结了西方对孔子学院的三个疑虑:学术自由、间谍与情报收集、孔子学院「与孔子学说无关」。

该文的「锐实力」一词,一度获得西方媒体的高频使用,报导援引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cro Rubio)的话称,孔子学院的教职员大多从中国招聘,由中国教育部训练,除了影响就业市场,亦可能有自我审查的问题。

进入2017年后,美国开办孔子学院的速度明显有所降低。早先的100多所孔子学院近年来关闭了大约40家,还剩约70家。其他西方国家也大体如此,瑞典更在今年关闭了境内的所有孔子学院及孔子课堂;德国汉堡大学决定今年年底前结束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关系;另一所波昂大学也担心受到中共的政治操控,正在评估孔子学院的存续。而印度在对中国应用程式下狠手后,目前全国所有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都被教育部审查。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发展前景相当不乐观。

孔子学院从开办的“如火如荼”到了现今几乎“人人喊打”的阶段,也是中共大外宣的一大挫败。中共于是打算给孔子学院“换壳”,让外界认为孔子学院与中共官方无关。今年7月,中共教育部发出的文件,表示将孔子学院总部更名为“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中心”,不再对外使用“国家汉办”的名称。不少网友对官方这一举动吐槽称,“因为名声臭了,以为换个名字就能掩人耳目?不过是故弄玄虚,愚弄外国人罢了。”

民间也不买账

孔子学院不但遭到西方多国的诟病,在民间也是声明狼藉。中国台湾已故作家李敖之子李勘在其个人微博曾发表言论称,”国家汉办的思维是,花钱可以堵住西方反华势力的嘴巴,所以每当一位著名反华人士要到美国大学演讲,汉办就会透过该校的孔子学院向校方施加压力,花钱了事。但有些学校钱领了,照样不甩孔子学院,让该反华人士在校园内举办轰轰烈烈的演讲。其中一所是斯坦福(大学),汉办在该校建立孔院的初始资金是四百万美金。“

李勘在另一篇微博里又称,”许多孔子学院已成为贪官子弟利用任教机会申请绿卡的跳板。一间孔子学院的运营成本极低,每年却向国家要了大笔经费,中饱私囊。“

此外,中国民间反应强烈的还有对孔子学院近乎不计成本的财务支出,尤其是对外国学生优惠甚至免费的教学推广活动。孔子学院官网公开信息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孔子学院在大曼城地区的十个城市开展免费的汉语语言体验课,80余所中小学10000学生第一次尝试说汉语,了解当代中国”、“学院主办了英国教育部2009年‘体验动感中国’春令营和夏令营,组织来自全英数百所院校的450多名大学生赴中国学习汉语,体验中国文化、了解中国社会及经济考察,是迄今为止中英交流史上规模最大的英国学生访问团。”

此类长期和大型活动所需财务数字应该十分可观,资金、人力、场所也都由中共政府负责。而组织10000名学生“尝试说汉语”,以及组织“450多名大学生”的投入和回报是否成比例?孔子学院如此费人费力费时,背后的动机不得不令人怀疑。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