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經濟,美聯社圖片。
帶着口罩的北京居民在華爲5G廣告前看手機。(美聯社圖片)

章天亮: 斷芯致華爲休克 爲什麼說中共無法通過內循環拯救經濟?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3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隨着微信抖音的被禁,中美之間在數字領域的脫勾已成爲一個很熱的話題。近日熱門刷屏話題有二個,一是華爲芯片斷供,二是微軟斷供Windows。這兩個斷供將引發非常嚴重的後果,華爲瀕臨休克,手機業務基本死掉;微軟若不再支持中國企業的Windows中共很多監控系統,包括政府辦公系統,都將面臨癱瘓。

華爲芯片斷供意味着什麼?美國實施「清潔網絡」策略對華爲的打擊到底有多大?爲什麼說中共無法通過內循環拯救經濟?世界貿易生態圈爲什麼會出現全球滅共問題?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就以上問題做出了深入獨到的分析。

5G芯片斷供 華爲新款高端手機成絕版

章天亮說,華爲芯片斷供之事其實起源於8月7號。華爲消費者業務部CEO餘承東,在2020年中國數字化百人會上做了一個演講,其中提到華爲在今年9月將發佈新一代搭載了5G麒麟芯片的手機Mate40。我們知道,一個工廠在設計完一個產品要發佈之前,通常它都會大量囤貨,以便產品一但投放市場各種需求進來的時候,可以迅速發貨。所以華爲爲了9月份Mate40的產品發佈會,生產了很多Mate40手機產品。但是餘承東說,由於9月15號之後華爲就不能夠再得到麒麟芯片了,所以現在發佈的這款Mate40是華爲最後一個絕版的高端手機。

這個事情其實對很多人來說是不意外的,因爲今年5月15號時,美國開始限制能夠生產芯片的廠家向華爲提供芯片。其實臺積電也好,三星也好,現在真正能夠生產7納米製程技術的芯片全球只有三家:Intel、三星和臺積電。這三家如果不能夠向華爲提供芯片,華爲的手機芯片就只能夠向中國的中芯國際公司購買,而中芯國際它沒有7納米製程芯片,它只有14納米,它的最好技術就只能是14納米。

芯片製程,它的數量越小說明在單位面積上能夠置放的晶體管數量就越多,速度會越快,功耗會越省。所以實際上中芯國際現在能向華爲提供的最好的芯片是14納米。是一個什麼水平呢?基本上相當於國際上2014年的水平。就是如果不向華爲提供7納米製程芯片,那麼等於把華爲的手機的功能運作(performance)就是性能一下推回到2014年。因爲2014時出現的14納米製程,2017年出現了7納米製程,到2020年,臺積電將生產5納米製程芯片,到了2024年會達到3納米和2納米製程。這基本上已經到了集成電路的極限了。但是中芯國際一直是14納米製程。也就是說華爲在芯片斷供之後,它只能夠去生產那些中低端手機,這對它在國際上的競爭是極爲不利的。

美國確立「清潔網絡」五大打擊策略

8月5號國務卿蓬佩奧曾經有一個演講,提出美國要建立「清潔網絡」,並就此提出了五個方面,他其中提到了“清潔的運營商”,即所使用的運營商,像Spectrum、Comcast、Version 這些運營商,他們所使用的設備不能夠包含那些不被美國信任的那些公司所生產的設備,比如說華爲。再一個就是,他要求有“清潔的App”,即不能安裝那些中共所生產的軟件App,因爲很可能有隱藏的監控軟件,像微信、TikTok,估計美國會公佈一個長長的名單,哪些中國的軟件是不被信任、不能夠安裝在美國人手機上的。還有一個就是“清潔的設備”,即美國人所開發的軟件App不能裝到不被信任的那些手機設備上。蓬佩奧在演講時特別提到華爲的手機是不被信任的。還包括“清潔的雲服務”,蓬佩奧講中國的雲服務美國人是不能用的,包括華爲、BAT就是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的雲服務,美國人都不能用。再一個“清潔光纜”,這裏先不談了。

消費者業務被重創,華爲將喪失年度總收入55%

章天亮說,美國清潔網絡」這個事情對於華爲的打擊到底會有多大?我們特意查過2019年華爲的財報,華爲在2019年時的營利還是不錯的,大約8558億元人民幣,也就是1000多億美元,超過阿里巴巴一倍以上。但是這個收入裏大概有將近4600億美元是來自於消費者營業。所謂消費者營業指的就是象手機、電腦這樣的終端設備。就是消費者業務這一塊,對於華爲來說,佔它一年總收入的55%。換言之,如果華爲的手機業務垮了、電腦業務垮了,那麼華爲營收的55%就沒有了。

華爲另外35%的收入,大概是2960多億元營收是來自於運營商,就是給運營商提供比如5G基站或雲服務之類的。這恰恰是美國現在所打擊的。當然美國打擊華爲的運營商業務,只能打擊到華爲在歐盟、澳大利亞 、日本 、美國的業務,很難打擊到國內的業務,並且國內運營商設備用14納米製程也是可以的。因此對華爲運營商業務的打擊,大概能夠打掉運營商里約40%的樣子。

還有就是華爲的企業消費這一塊,佔華爲營收的10%,華爲最近可能還有些其它別的戰略發展,比如說把人工智能單獨拿出來作爲一個業務營收,在去年8558億人民幣的營收中只佔50億,當然這可能是一個發展潛力很大的熱點,可是如果美國不提供芯片的話,這塊根本就發展不起來,就是因爲你的計算能力是不行的。

實際上美國當它真的實行「清潔網絡」計劃,對華爲斷供芯片,包括假如微軟響應美國政府要求,對中國或某些企業不再提供Windows的支持的話,微軟將不負任何責任。微軟聲明在今年9月1號生效。因此我們看到大陸的新浪、搜狐這些大的新聞門戶網站,都用“微軟斷供Windows”這樣的題目公佈這樣的新聞。如果微軟斷供Windows,等於大陸很絕大多數的電腦就癱瘓了,至少華爲的電腦就沒有人買了。美國這個“清潔App”這種規定,是說正常的App不能夠裝到髒的手機上,那麼可能很多App都不能裝到華爲的手機上,這也對華爲會有很大的打擊。

深度依賴國外技術,制裁致華爲休克,內循環無解

章天亮分析認爲,其實華爲現在的境遇,表面上體量很大、市場很大,但實際上如果美國真的想打擊的話一夜之間就休克了。中國的經濟也是一樣,因爲它對國外的這些技術深度依賴。隨着全球化產業鏈的重新佈局,我們已經看到這種趨勢,就是現在在全球的進出口貿易跟過去有了很大的不同。過去的貿易屬於成品貿易,比如在中國生產的電視機就直接運到美國去了。而現在的高科技產品,其實很多時候全球運來運去的都是高科技產品的零件。要是看看現在全球的貿易,70%以上根本就不是成品貿易,而是屬於半成品甚至是零件貿易。

蘋果公司有一個供貨清單,關係到幾百個零部件,清單裏有做屏幕的、做天線的、做攝像頭的、做揚聲器的 、做電池什麼之類的,其中有一個蘋果很大的供應商,不幹別的,就幹一件事,就是給蘋果手機生產電容。也就是說,它實際上是幾百個零部件分別在全球各地生產,最後送到富士康總裝廠進行組裝,然後再發賣成品。如今全球70%的貿易都是零部件的貿易和運輸。

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如果中國真的是被排除於國際貿易體系之外,那麼你想生產一個產品的話,很多的零件其實都是別的國家做的,你自己沒有辦法去生產一個完整的產品。就像華爲,如果真的全世界都不給它供貨的話,它根本就生產不了一個完整的產品。

有人可能說了: 你因爲這個全球化就說全世界都限制華爲的話,華爲就休克了。哪個國家不是這樣?是,說的對,哪個國家都是這樣,如果跟其它別的國家隔絕的話,這個國家基本上所有的產業都很難維持。當然只有一個國家例外,這個國家就是美國美國如果真的想自我生存的話,如果真的把兩大洋全部封鎖起來不對外進行貿易的話,美國的資源應該可以內循環,包括它的科技、它的制度都可以內循環出來所需要的東西。

但是在中國目前這樣一個體制下,這種芯片、技術靠內循環是根本循環不出來的。雖然說中芯國際是給華爲生產芯片的,但有一些核心技術它是沒有的,比如光刻機,你必須購買荷蘭ASML公司生產的光刻機,否則根本就沒有辦法用那種超級紫外線技術去生產芯片。

全球貿易秩序生態圈如何良性運作

爲什麼其它別的國家就不擔心自己的經濟會脆弱、會被別人打擊呢?章天亮指出,是因爲美國它維持了整個全球的貿易秩序。

這個事情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很有意思,它就像是一個生態系統一樣,是不同物種之間分工協作。比如說植物,它就負責把太陽光通過光合作用,變成化學能儲存在它的葉子裏邊;草食動物,就負責把纖維這些含有光合作用能量的東西轉化成爲動物蛋白,儲存在草食動物的肚子裏,像兔子、小鹿等等;肉食動物,就負責讓這些草食動物不要太過於氾濫,不然的話把所有植物都吃光了,最後這個生態系統也就崩潰了。它是一個非常科學、非常合理的一個循環,一個非常複雜的體系,包括各種各樣病毒、細菌、微生物的存在,原生生物的存在等等,它都組成了這麼一個生態圈

實際上隨着產業的全球化佈局之後,這個產業其實也在全球形成了一個生態圈,在這個生態圈裏邊每個個體幹着它該乾的事情,分工合作。之所以這個全球經濟貿易生態能夠運作如常,能夠起作用,就是因爲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爲全球貿易它有一定的規則;第二個就是每個生態圈裏的個體都按照規則辦事情。比如說,你要搞定關稅壁壘,你不能夠有政府的補貼,你不能盜竊他人的知識產權,你不能夠惡意地侵入別的國家(數字方面的侵入)等等,它有很多很多的規矩,這些規矩所有個體都遵守,不同國家之間就有一種信任,我相信你不會害我,我也沒有必要害你,你生產光刻機你就賣給我,我生產芯片做完手機之後就再賣回給你,互相之間是一種分工協作,一個非常良性的循環。

中共進入全球貿易猶如超級病毒侵入

章天亮說,當中共進入全球貿易生態圈之後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就像生態圈裏邊突然入侵了一個新物種,它企圖把所有別的物種的能力、把所有能力全部都集中在它一個物種身上,讓自己有超強的繁殖能力。由於它的無限度擴張,它會搶奪其它別的物種的資源,最後造成別的物種全部崩潰。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其實中共乾的就是這種事情。

全球經濟貿易的兩個最重要要素,一個是規則,第二個是按規則辦事。中共說規則是你們的規則,你們去按規則辦事,我可以不按規則辦事,你們不能盜竊知識產權,很好,我也覺得你們乾得很漂亮,但是我要盜竊知識產權。在這種情況下,等於形成了一種不公平競爭,它就無限度地去吸取別人的資源,包括盜竊知識產權、包括政府補貼等等,等於是把其它別的國家的產業就擠垮了。

過去它擠垮的那些產業只是一些中低端的產業,特別是中共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之後,擠垮的是一些中低端的產業,比如說美國很多傢俱商店都倒閉了,都到中國去買傢俱了,因爲在這些方面就是它的一個重點。那麼後來中共開始想在高科技領域把其它別的國家的產業給擠垮,這引起了這些國家的警覺。所以說,過去大家都是遵從一定規則行事的,國與國之間是有基本信任的。但是現在中共已經不被國際社會信任了,所以蓬佩奧纔講,美國中共是“不信任且驗證”(distrust and verify),對它根本就不相信而且還要不斷驗證。

就相當於生態圈裏邊進了中共這麼一個超級病毒,或者是這種超級癌細胞侵入到生態圈裏了,再讓它長下去就都沒有活路了。怎麼辦?它現在的存活是靠別人給它提供養料,那就把圍着它這一圈給它提供養料、輸血輸氧的這些東西全部剪斷,它一下就會餓死了。實際上美國現在跟中共的脫勾就是這樣的工作。

爲什麼說中共無法通過內循環拯救經濟?

有人想說: 脫勾之後中共能不能自己內循環出來一些東西,比如說操作系統,你不給我提供Windows,我自己就在Linux的基礎上再開發操作系統;你不給我光刻機,我想辦法自己去生產光刻機。有沒有可能呢?根本就沒有可能。

章天亮解釋,並不是說中國人不夠聰明做不出這些東西來,而是說要做出這個東西來是需要時間的,而中國現在的經濟是等不起那個時間的,不可能說10年之後開發出一個操作系統;現在中國的芯片產業也好,或者是操作系統開發也好,跟別人之間的距離不是5年、10年的差距,比這個差距還要大。如果要想開發到人家現在這個樣子,甚至想趕超別人,沒有10年、20年、30年 根本就做不出來,可是中國的經濟不能等10年、20年、30年。就像一個人一樣,不能說我現在餓了,我才趕快去種地,到秋天有糧食我就可以吃飽飯了;沒等到秋天,你就已經餓死了。這就是中共現在經濟所面臨的情況。

前兩天胡錫進就說,美國要把中共打到製造業低端,把中共逼到世界文明的邊緣地帶。他這話簡單地講就是,把你踢出文明世界之外,跟國際脫勾了。其實他講到了問題的實質。華爲這事出來之後,人們可能現在都看明白了:沒有了美國中共什麼都不是,華爲什麼都不是;你所謂的繁榮,什麼“中國製造2025”,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你靠的是別人的技術、別人的知識,人家很容易就把你給掐斷了。

剔除中共重整貿易圈如“壯士斷腕”;責任方是中共

章天亮表示,中國老百姓真的是要吃苦了,但是必須要明白你爲什麼吃苦,這不是美國讓你吃苦,是中共這樣一個邪惡制度、反人類的犯罪集團的惡作爲所致。如果中共不去盜竊別人的知識產權,如果中共能夠遵守國際貿易的規則,如果中共能夠停止政府補貼等等等等,就是按照國際規則行事的話,人家有必要這樣整你嗎!

本來這個生態圈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分工和協作的關係,其實現在把整箇中國的經濟從世界貿易圈裏面推踢出去的話,世界各國都在受苦,而不只是中國老百姓受苦。可是即使如此,人家也得把你踢出去,就像一個癌細胞一樣,割掉它的時候是會流血的,正常的細胞也會疼甚至也會死去一些,但是這個癌細胞是不能不割的,“毒蛇螫指,壯士斷腕”,美國現在也只能如此。所以不管是美國人民也好,中國老百姓也好,都必須知道,這個事情必須做,而且責任只有一方:就是中共邪教政權。

希望瞭解更多內容,請觀看如下視頻。我們同時爲您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