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8月4日,被无辜羁押26年的张玉环终于无罪释放。张玉环指自己曾遭受刑讯逼供。(视频截图)
8月4日,被无辜羁押26年的张玉环终于无罪释放。张玉环指自己曾遭受刑讯逼供。(视频截图)

欣岩:张玉环冤案 1根麻绳26年冤狱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3日】“过分吗?”8月4日,被无辜羁押26年的张玉环在改判无罪后,他的前妻宋小女要求追查刑讯逼供的元凶。然而在中国并没有这样的先例,宋小女道:这样的追查申诉“过分吗?”

张玉环带着大红花由村干部陪同回到家中。张家的一根麻绳、一个麻袋,与作案者用的工具相同——这样的工具在农村家家都有,再有就是张玉环被刑讯逼供前后矛盾的口供,除此之外再无证据。然而,先定性后制造“证据”的判决却让张玉环蒙冤26载,妻离子散。让我们来看看一些重要环节:

6天6夜的刑讯逼供

江西省高院宣判张玉环无罪后,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张玉环表示,26年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能解决的。“这道歉我不要了,我只希望也给我一个机会,把那些衣冠禽兽也放到狼狗群里尝尝被咬的滋味。”

张玉环所说的“衣冠禽兽”,就是对他6天6夜刑讯逼供的警察,“他们放狼狗咬我,现在我手上还有伤疤。”

1993年10月,中国江西省南昌市张家村的两名男童被杀,一人脖颈处有被麻绳勒死的痕迹,一名怀疑是被掐死。警方挨户排查,将张玉环锁定为犯罪嫌疑人。理由是张玉环当时“神情紧张,不停地两手搓擦”,对自己手上的伤痕解释不清,实际上是他弄稻谷的时候划伤的。

起初,张玉环被关在进贤县看守所。他表示自己没有杀人。但后来,张玉环被侦查人员从看守所提出,先后在进贤县长山宴乡派出所和云桥派出所,受到残酷刑讯。

1993年11月3日,侦查人员牵来两条狼狗,威胁张玉环说,如果不招,就让狗把他吃了。随后警察手一挥,一条狼狗冲上来,狂撕乱咬,张玉环裤子被撕烂,大腿鲜血直流。侦查人员很满意。于是找来一条黄绿色军裤给张玉环,还打趣说比张玉环原来的裤子好。

极端恐惧下,张玉环“承认”杀害两小孩,他的两份有罪供述成为警方定罪的证据,当时并无其他任何人证、物证以及作案痕迹。

此后,张玉环不停喊冤,寄出的上诉信近千封。在申诉书中,张玉环控诉办案人员用吊打、蹲桩、电击、放狼狗等手段逼迫其承认杀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玉环反复说着一句话:追究刑讯逼供者的责任。

面对媒体,张玉环一一报出了刑讯者的名字,他们分别是付某文、吴某才、周某、袁某华、周某华,支某华,付某选、胡某芳。还有几个,张玉环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称,当初实行刑讯逼供时在场人员有很多,现在大部分人还在。

张玉环案的律师对媒体表示:“这类案件都是通过刑讯逼供所获得口供而定案,没有其它的直接证据。这类案件如果拿不到口供,全都无法定罪。且这类案件的当事人都普遍反映遭到了残酷的刑讯逼供,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当事人自己会编造一个案情,或者是案件侦查所诱导的案情故事。几乎没有一个冤假错案不是呈现这种规律。”

对比之下,2014年4月26日,中共公安部监管局局长赵春光曾公开表示,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事件,当时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对于张玉环事件,不仅当事警察违法,还涉及南昌及江西省市的检察院、法院的问题。如此错误的定案竟然不再去调查,还以事实清楚维持原判,难怪网友评论:“一个人无端地就被关了26年,想想都可怕,这样的司法环境能保护我们吗?”还有人表示:“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追责才是正义。”

被索要“委任状”而迫害致死

不幸的张玉环还算是幸运的,还有无数的张玉环仍被囚禁,而法轮功修炼者的冤屈至今还是媒体报道的禁区。

1992年法轮功开始在中国大地上弘传,按照宇宙“真善忍”法理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福益社会,使人道德回升。但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利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一时间乌云笼罩,镇压一开始就异常残酷,短短几天就有学员被迫害致死。

1999年7月22日,原黑龙江省大庆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李宝水,在没有任何罪证材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大庆市公安局非法关到大庆市看守所所谓“隔离审查”。24日,李宝水的办公室、家里均被非法查抄,李宝水本人也从看守所强行押到大庆市公安局,由当时的治安大队队长褚某带人非法突击审讯,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李宝水原来是大庆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7月26日上午,“里边”传出话来,称李宝水叫其家人送点水去。当时李宝水的妻子看到丈夫已经被迫害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李宝水的妻子到家后情绪尚未平静,大庆市公安局急三火四地又叫她快到现场。此时,不到39岁的李宝水,已经横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队高楼大厦冰冷无情的水泥地上。而家人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没人接待,没人答复。

据明慧网消息,大庆公安局有个警察后来到齐齐哈尔“办案”,与齐齐哈尔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时告诉那个同行,李宝水不是跳楼死的。“听说李宝水的站长是师父亲自任命的,以为有什么委任状之类的东西,当时我们朝他要‘委任状’,他说没有,我们就折磨他。”显然,李宝水就是被他们害死的。

被刑讯逼供的清华学子

清华大学曾有数百名教职工及家属修炼法轮功,后却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不少清华学子被长期关押,遭受酷刑,甚至被迫害离世。清华大学电机系1995级博士生李义翔是其中之一。

1999年10月,李义翔参加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被北京七处刑事拘留一个月,七处处长亲自审问、逼供,李义翔被绑在柱子上昼夜不停地被刑讯逼供,并遭到殴打、强灌浓盐水。

后来,李义翔在互联网上以真名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震动了中共高层,江泽民亲自命令“抓住典型,不许判刑,一定要转化过来”。清华大学党委全力配合,在清华大学蹲点的“610”的头目李岚清,伙同清华校党委副书记张再兴,亲自督阵,组成了公安、宗教、科学、教授专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所谓“帮教队”,以酷刑、洗脑等卑鄙手段,炮制所谓的“转化典型”。

为防止逼迫过紧发生意外,让李义翔的母亲陪住,把李义翔隔离软禁在200号(清华核研院设在一个偏僻山村的实验基地)办“学习转化班”。二十几个人整月对李义翔施加精神压力,采取疲劳战术、与外界隔离、酷刑及特务所惯用的攻心术等招数,进行封闭性、长时间的精神摧残。在身心折磨的巨大压力下,李义翔被迫违心地谈认识、写检查,但并不符合江泽民的要求。

随后,经文字打手们精心的篡改、加工,出台了报道“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刊登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用来蒙蔽全国人民,粉饰惨无人道的迫害。

毫无底线的迫害每天都在发生

在明慧网上搜索“刑讯逼供”,可以搜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同时也可以看到对如此违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的举报。

一则对河北省保定市竞秀区新市场派出所警察平战龙的举报称,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上午,平战龙带十多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吴俊萍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及真相资料,并把吴俊萍绑架到新市场派出所。吴俊萍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血压升至一百八十多。目前,平战龙又假造证据,将吴俊萍构陷到检察院。

但是,派出所控诉的证据,没有当事人吴俊萍的签字和口供,也没有任何证人证明所控证据,案卷上也没有家属签字,手续不全,检察院把案卷退回了派出所。

平战龙为了达到构陷吴俊萍入监狱的目的,给吴俊萍女儿打电话,想让吴俊萍女儿证明所抄东西是其母亲的,吴俊萍的女儿远在外地,无法承认。平战龙气急败坏,用逼供、诱供等手段,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真的不行,就来假的,威吓吴俊萍女儿说抄走的东西是她母亲的,并扬言要去外地绑架她女儿。电话中,吴俊萍的女儿很害怕。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以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它非法方法收集证据,都为非法证据。平战龙这种违法行为,检察院不仅不依法制裁,检察院一名女负责人反而用这种录音,让吴俊萍女儿成了“证人”,“证明其母亲有罪”。逼人子作证人,把自己的母亲投进监狱,平战龙和检察院人员在做这种大逆不道、有悖人伦的事。

类似的违法案例非常多,而且还在不断发生。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韩俊毅老人出门没在家,家中无人,当下午六点回家时大门是锁着的,但是打开门后却发现家中每个房间都被翻动过,一片狼藉。检查后发现所有法轮大法书籍、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等都不见了。

十一月二十五日早上十点,韩俊毅找到昆明市普吉派出所询问情况,片警说是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和国保大队警察干的,当事警察不但不归还私人物品,反而对韩俊毅做笔录、拍照、滚指纹,还图谋关押老人。今年七月昆明市五华区检察院还对她提起了诉讼。对公检法的违法行为,韩俊毅已向全国最高法、最高检以及云南省高院、高检等部门逐级递交了申诉。

检察官惊人之语:收受贿赂不办事是保证底线

私闯民宅、违法构陷,如今的公检法已经毫无底线。最近,司法底线问题因一段视频引起热议。

前不久,媒体报导了一桩虚假诉讼罪案件,以及这起案件的一段庭审现场视频。在这段视频中,辽宁盘锦大洼区检察院检察官孙旺当庭宣称,“在我们司法机关当中,收受贿赂不办事,正是说明了相关的司法工作人员保证了他们的道德底线。”

当辩护人指出被告人的12份笔录时间没有一份跟同步录音录像时间一致时,该检察官回应称,“存在这样的误差,恰恰体现了侦查人员在相关的提讯过程中,严谨扎实的作风。”

该检察官进一步解释称,“我们侦查人员的能力和水平,可能还没有达到我们辩护人员要求的水准,我们是盘锦,我们不是一线二线大城市。”但孙旺不仅是公诉科负责人,2018年还被中共政法委机构授予“盘锦市第二届十佳检察官”。

河南律师王亚中在微博发文表示,身为胸佩国徽的检察官,能在公开庭审上讲出如此惊人言论,着实刷新了公众对于道德底线、是非黑白、法律统一性的认知。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收受贿赂,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收受贿赂不办事,连最基本的诚信都做不到,即便是在黑道上论,都是违规犯忌的恶劣行为,怎么到司法工作人员这里,反倒成为保证了道德底线?

还有不少网民发表评论说:“这种人还当什么检察官?法律在这些人手里成什么了?这么厚颜无耻的话都能讲得出来!这种人就应该给他们送到大牢里去!”

“表面上很荒诞,实际上是现实。收受贿赂却不给对方办事,靠的是欺骗、恐吓当事人,靠的是信息不对称,来保证自己既拿了好处又能不因枉法而被法办,这是一个技术活。”

“司法人员如此强词夺理,这样的法官还能在位,说明司法腐败已经根深蒂固。”此话一语中的,但多少人生因此而改变,又有多少人无辜蒙冤?

唯有明善恶才有正义、追责才是正义。善恶有报是天理,也希望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考虑,不要再为中共邪党卖命,不要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