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橫河評論】美臺關係提升和中國糧荒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6 / 489

【橫河評論】美臺關係提升和中國糧荒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3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

40年來首位美國內閣部長訪臺,除了交流抗疫情外還有什麼重大意義。美國駐華使館將徽標中國北京改爲北京究竟有無深意。中國糧荒發生了嗎?其根本原因是什麼?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的國際形勢變化多端,幾乎每天都有改變世界格局的大事發生,美國衛生部部長高調訪臺,被大部分的大陸民衆認定這是美國支持臺灣獨立的舉動;而且美國駐華大使館不早不晚,偏偏在這個時候宣佈改變他的標誌,就是把他原來標誌中的那個「中國北京」變成了「北京」,中國兩個字就不見了,到底美國這是打的什麼牌呢?在北京方面,我們看到習近平最近號召大家節約糧食,很顯然的是應對今年糧食減產的困境。那麼靠餓肚子能解決問題嗎?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點評一下這些問題。

橫河先生,我第一個想先問的是,美國的衛生部長訪臺,引起了很多大陸人的反感,認爲這是美國公開支持臺灣獨立的舉動,您覺得有這麼嚴重嗎?

橫河:首先要澄清一下關於臺獨的概念。中共政權自稱是1949年建國,既然建的是國,那麼這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只有71年的歷史,從來沒有統治過臺灣,對於一個從來不屬於自己的領土或者是政權聲稱主權,這是沒有國際法基礎的。

如果中共承認1949年前的中國政權,那中華民國就是正統,中共是叛亂者,是篡權者。我看臺灣有一位店主,是一個女的,她說的很有道理,她說中華民國一百多年了,大陸才70年,你要說獨立的話,那也是陸獨,而不是臺獨。

我們現在撇開臺灣和大陸的說法,就回到說中國,中國從來就不是一個地域的概念,而是一個文化概念,南北分治,大的就有南北朝和五代十國,小的就更多了,每個朝代疆土面積都不同,差別還非常大,哪個可以算自古以來的中國?只有文化是一脈相承的。

從文化角度看,中華民國是繼承了傳統的文化中國,也就是孫中山所說的道統。現在的臺灣也確實保留了最多的中國傳統文化;而中共是代表了馬列這個西方來的邪教對中國的文化殖民,所以說中共是一個外來侵略者。從這個角度看,從文化中國獨立出去投靠了馬列的正是中共。這裏不涉及到大陸和臺灣的統獨問題,就是講個理。

至於美國衛生部部長訪臺,毫無疑問的是提升了美臺之間的官方的正式關係,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臺獨什麼事。大家知道美國對華、對臺的關係,在美國是有法律和條約協議規範的,對臺關係主要是這幾個法律,1979年美臺關係法,就是《臺灣關係法》,2018年的《臺灣旅行法》,還有2019年《2019年臺灣友邦國際保護暨強化倡議法案》,也叫「臺北法案」。

美國和臺灣、中共之間關係主要是三個聯合公報,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這些法案和公報當中,美國政府從來沒有承認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的主權。當然,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己可以認爲有,但是這跟美國沒有關係,也就是說美國從1979年以來,官方的說法從來就沒有改變過,只是做法上有所不同,不同在哪裏呢?就是以前美國政府實行綏靖政策,爲了怕觸怒中共,做了很多自我限制,現在在減少這種自我限制。

這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臺灣旅行法》,他用法律的形式授權美國政府所有不同級別的官員,包括內閣級還有軍隊,還有其他的行政部門官員,都可以到臺灣去和同樣級別的臺灣的官員會面。也就是說如果以前曾經有過一些行政規定,禁止一定級別的聯邦官員正式訪問臺灣的話,那麼2018年的《臺灣旅行法》也已經廢除了那些行政令,因爲法律高於行政令,所以它是有法律基礎的。

主持人:不管大陸民衆情緒上如何不能接受,美國的理由是他們是去臺灣取經,學習臺灣防疫的措施,因爲現在臺灣的防疫在全世界來說是做的最好的,美國的數字是全世界最多的,又因爲臺灣不是WHO的成員,所以只能單獨聯繫。我覺得這個理由也非常站的住腳啊。

橫河:應該說美國這次衛生部長訪問臺灣是一個重大的突破,這是從1979年中美建交以來,在任的內閣成員部長第一次正式訪問臺灣,必須得承認美國政府這一步棋是走得非常活的。

首先,由於中共在疫情一開始的時候就掩蓋,導致全球大爆發,西方很多國家都陷入了1929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至今還沒有轉機,這樣一來,就使得始作俑者中共處於一種空前孤立的狀態。

另一方面,臺灣不僅自己的表現是在所有國家當中應該是最出色的,而且他還給很多國家提供了實際和有效的無償援助。爲什麼要強調無償援助呢?因爲你反觀中共的話,它不僅把賣給別人的防疫用品說成是援助,而賣的那些還都是一些僞劣產品,甚至還有冒充臺灣產品的。像臺灣口罩他是不賣的,他都是送給那些友邦的。就疫情而言,或者廣義的衛生健康方面來說,很多國家都有足夠的理由去感謝臺灣,去譴責中共。因此,如果要提升美臺關係,或者是讓臺灣爭取重返國際社會,這個領域是最合適的。

從國際社會角度來看,臺灣被排斥在幾乎所有的國際組織之外,尤其是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組織還屈從於中共的政治壓力和收買,幫助中共隱瞞疫情。這一來的話,美國有足夠的理由拋棄世衛組織,所以美國由於對世衛組織的不滿就退出了,主要是這次疫情,當然在這之前就已經有很多不滿的地方。

而臺灣被排斥不能加入,連觀察員都不能派,這一來的話,美國和臺灣都不在世衛組織裏面,要進行疫情方面,或者是健康衛生方面的合作的話,那就必須進行雙邊合作,這就非常合情合理,而雙邊合作最高級別的衛生官員就應該是衛生部長,這很有道理。

當然,我認爲這個訪問確實超出了疫情合作的範圍,因爲美國很可能要進一步建立某種國際衛生合作的機制,來部分甚至未來可能全部代替世衛組織的功能。我們知道美國最近退出了兩個國際組織,除了世衛組織之外,另外一個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幾天在捷克布拉格演講,他就介紹了美國退出這兩個國際組織的理由,這個理由其實非常簡單,就是這些國際組織它是有一定的功能的,就是起到一定的作用的。既然它不能起到作用,甚至起反作用,就像在疫情當中世衛組織做的那樣,那麼這種組織它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如果它要存在,那美國就沒有加入的必要。

但是美國並沒有到此爲止,你像在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後,它現在建立了一套新的國際機制,在國際宗教人權方面,就是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用這種思路去推的話呢,那美國很可能也會在世衛組織之外建立一個新的機制,臺灣的經驗會在那裏大有作爲。

另外一個就是這個內閣部長,衛生部長是第一個,在第一個訪問之後,其他的部長訪問臺灣就更方便了。它有這麼幾個作用。

主持人:其實去年美國的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也訪問過臺灣,這個衛生部長應該說並不是第一個政府官員吧,就是說他不是第一個政府官員去訪問臺彎的。

橫河:是的,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訪問的級別有一個逐步提升的過程。你像宗教無任所大使呢,他也是總統委任的,也是聯邦政府的官員,但是他卻不是內閣成員;而到了內閣部長的話,那就更提升了一步。所以這是有一個逐漸提升的過程。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美國駐華大使館最近改了新的logo,把其中的中國北京變成了北京,而沒有了中國。您覺得這個是巧合呢,還是暗示著什麼?

橫河:美國駐華大使改這個logo,就這個徽標,從改的內容和改的時機來看的話,我認爲這絕對不是巧合。我們知道中共是一直把這個名稱看得很重,而且往往把它當作武器來使用的。

最典型的就是2018年中共要求跟它有航班來往的,和中國開有航線的44家國際航空公司,把臺灣改爲中國臺灣。最後44家都把臺灣改了,但是倒不見得都是改成中國臺灣。美國幾家航空公司它們採用的方法就是乾脆把國家的名字去掉,既不標中國也不標臺灣,就是直接標機場。而日本改成中國臺灣以後又做了一次修改,它就不是中國也不臺灣了,它就變成一個地區名加上機場名。所謂地區名的話,比如說東亞地區、東南亞地區、東北亞地區,它就化成大區,就乾脆誰都不叫。

也就是說,對中共當局來說有沒有中國兩個字是非常重要的。美國對這一點知道得非常清楚,因爲2018年的事件沒有人不知道,很可能那幾家美國航空公司採用的方法就是美國政府建議的。所以說美國在把中國北京改成北京的時候,我相信它不會是無意做的事情。

這個呢,單獨如果說北京就是一個大使館,和其它國家一樣,那麼這種改動就沒有什麼必要,而且也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問題是它不是單獨一個北京的問題,它有一個臺灣的問題。所以說只有把臺灣聯合起來考慮的話,我們看到這個改名字纔有意義。

假設美國要在臺灣設立一個機構,姑且不管它是什麼機構吧,總之是比較官方的,級別比較高的,需要有一個類似於大使館那樣一個徽標的,就是一個logo,那麼在那個logo上面只要寫上臺北就可以了,既不要寫中國也不要寫臺灣,就寫個臺北就可以了,也就是說一視同仁。這是我的猜想,但是我覺得是有一定道理的。

主持人:美國這麼連續的刺激北京,它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呢?

橫河:我倒不覺得是美國在刺激北京,是北京幾十年來一直在刺激美國,在矮化和打壓臺灣。那這些例子我們就不需要舉了,因爲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講,就包括要求航空公司把臺灣名字改掉的這個事情。臺灣不是說這個詞是今天纔開始用的,幾十年來一直用得好好的。中共不挑釁,大家相安無事。

又比如香港,好端端的去弄個什麼「送中條例」。那「送中條例」也就罷了,七一又變本加厲弄出個什麼「港版國安法」來。就是說這些事情有很多是這樣的,就它本來是模糊的,就是說國際上大家相安無事,大家意見太不統一了嘛,那就默認對方認可的,不挑明,那就是模糊處理。模糊處理在國際事務上是很有用的。中共非要把這個模糊處理給去掉,變得明確;一變明確以後就沒有回頭路了,就只能是對峙了。

我們到現在看,在中美關係方面,這兩年所發生的所有的事情,沒有一件是美國首先挑釁的,全都是中共首先挑釁。當然,挑釁的時機不一定就是現在,它包括前十幾年當中,幾十年當中挑釁的事情都算在一起。只是說以前的美國只知道退讓,就使得中共得寸進尺;而現在的美國不退讓了,要針鋒相對地回擊了,這纔是現在事情真實的面目。

主持人:說完了美國和臺灣,我們再轉過頭來看一看中國。今年夏天這個暴雨是從南方下到了北方,大陸現在一半的土地都泡在水裏,大家都擔心糧食供應會不會有問題。那偏巧這個時候,習近平剛剛又說提倡節約,就讓人浮想聯翩了。

橫河:首先我們來看看,中國現在有沒有糧食危機?肯定有。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一個是大建供銷社,這個就不僅是糧食危機了,它包括農村的整個危機,社會的危機。還有的地方開始重新制定工分制。我們知道工分是什麼?是農業生產合作化、集體化以後,大家在一起幹活,然後拿工分,這是人民公社的代表。現在居然在所謂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後又一次開始拿工分。

這跟這個糧食危機有關嗎?肯定有關,這是互相促進的。當這個糧食危機出現的時候,中共現在所採取的措施就是退回到計劃經濟當中去,退回到集體化那個地方去。越往集體化退呢,那糧食危機就越嚴重,因爲我們知道集體化的最大特點就是大家都沒有生產積極性。那麼爲什麼糧食會出現危機呢?當需要習近平出來說要節約糧食的時候,那就是說糧食危機已經非常嚴重了,不是說將要發生糧食危機,而是糧食危機已經發生了。

幾方面的原因,一個就是中國的耕地面積被幾面夾擊,大量減少:一個是城市盲目擴展,大家知道到處徵地,徵的城市周邊都是好的耕地,然後就蓋房子,蓋了房子沒人住;濫砍樹木和植被,造成了土地沙漠化。從五八年大躍進砍樹就開始了,一直持續到現在;還有不顧環境的濫開礦,一直開到青藏高原;另外還有耕地的污染等等,多種原因;再一個是農業人口的急劇減少和老化;還有一個就是種糧是不賺錢,所以部分地區還出現拋荒現象,就是地放在那邊荒著,不種了,本來地就不夠,還不種。當然還有很多其它的原因,我們今天不去說,因爲我們不去研究這方面,耕地面積減少的原因,不是研究這個。

第二方面就是爲什麼以前沒有那麼明顯?中國其實糧食不能夠完全自給已經有一些年了,相當多的比例是靠進口的,尤其是某些特定的農產品。但是那個時候因爲中國的經濟還在往上走,又是和西方貿易很好的時候,佔很多便宜的時候,有足夠的外匯可以買糧食,所以不顯得突出。

但這些年它把過去幾十年積累的外匯折騰得差不多了,一帶一路、非洲、南美,哪個地方哪個項目都是幾百億幾百億的撒錢撒進去。而貿易戰以來,外匯收入顯然沒有以前那麼好賺了,所以說買糧食的錢可能有點困難了。

最後壓倒駱駝的稻草,也許就是今年的水災,我們知道南方的產糧大省基本上相當大的多數被淹了,雖然不能說是顆粒無收吧,但是減產是一定的了。很多地方夏糧減產在20%以上,秋糧減產也是難以避免了,再加上還有蝗災等等。我們今天沒有時間去討論水災的原因,但肯定的說不僅僅是天災,而是肯定有中共到處修大壩攔水,包括三峽大壩,有這些人禍因素在。

不過我總是覺得個人消費不應該是政府管的,因爲人家掙的錢人家花,不是政府該管的事情。該管的是當局政策性和腐敗性的浪費,包括那種豪華得沒有理由的國宴,包括在全世界撒錢,包括官場的消費等等,哪一個都要比全國老百姓所謂餐桌上的浪費嚴重百倍千倍。那些地方只要稍微約束一下,早就抵過老百姓所謂省下來的節約的糧食了。

我還看到一種說法,說農村太窮了,所以都出來打工。問題是農村爲什麼窮?農村的窮是不是農業衰敗的原因?這裏就是說,因爲窮,所以出來打工,但是你要知道1949年之前,中華民國時期,農村是可以隨便到城裏去打工去的。那個時候爲什麼農民沒有都離開?而且離開的,有的時候自己還回來了?也就是說那個時候的城鄉差別沒有那麼嚴重。

所謂城鄉差別,農民之所以這麼窮,是中共造成的。我們不比歷史了,就橫向比較。同樣亞洲的,臺灣、日本、南韓都經歷了工業化,但是他們的農業和農村社會並沒有自我消亡,他們的糧食和農產品的自給率仍然是非常高的。這些國家同樣都沒有美國那樣子,就是適用於大型農業機械耕種的那種條件,而和中國的大部分農業地區類似。事實上中國的東北地區的條件,就是大規模農業,比這些國家都要好太多,但是他們並沒有消亡。

臺灣很多年輕人現在還回到農村去,經過高等教育的回到農村去,去開發有機產品,相當多;爲什麼中國就沒有?還有以色列農業那麼發達,他硬是在沙漠上造出了個綠洲。

中國和這些國家有什麼區別?根本的區別是在於耕種者無其田,所有的農民都不擁有土地,土地被中共給沒收了,土地在中共手裏。講是講公有制,實際上是中共的利益集團私有。如果土地私有的話,城鄉沒有戶口隔離的話,人員可以自由流動的話,要注意,農民工並不是自由流動,可以自由流動的話,那麼它會達到一個平衡,很多人會到城裏去打工,但是也有人會留下來,把地種得很好,總有人會種地,這是自然平衡的。

而且由於土地私有,也不可能把這麼多耕地全都強徵了以後去建房子,其他國家就沒有這種事情。爲什麼?因爲土地私有,這是關鍵,這是中共社會主義制度最根本的弊病。也就是說這個糧食危機發生了的話,跟中共是有直接關係的。

主持人:歷史上遇到災年的時候,我們看到一般都是政府開倉放糧,從來沒有聽說過讓老百姓少吃點來解決問題的。

橫河: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了,就中共統治以來,遇到饑荒,從來就沒有開倉放糧的事情。我們知道大躍進失敗以後,發生大饑荒。1959年開始大批餓死人,到1960年,都是餓死人最多的年份。地方官員有的違背命令,開倉救災,還被嚴厲懲罰。而且那些饑民餓死還得就地餓死,都不準出去討飯的。

中國現在是糧倉裏沒有糧食,中國的糧食儲備集中在政府手裏,而大型糧庫都是那些超級蛀蟲在管理著,要就是已經被蛀空了,要就是被替換成腐爛的不能吃的。我們可以看到,帳面上的儲存和實際的儲存相差非常大。每次上面要來檢查糧庫的時候,查到哪裏,哪裏的糧倉就着火。爲什麼?糧倉裏沒東西,或者根本就不是糧食。一放火,所有的證據都沒了,這個已經成爲規律了。

所以我們看到現在糧倉裏沒糧食,進口糧食沒錢,地裏面還不長糧食,官員揮霍還不能停,那隻有怎麼辦呢?就要老百姓少吃點了嘛!這就是節約糧食的最根本的原因。

主持人:好,聽衆朋友,因爲時間的關係,我們這次節目就暫時討論到這裏,我們歡迎您下次時間繼續收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