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闻截图)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闻截图)

汉森教授:民主党推行极端政策 破坏美国宪法和传统规则政治远见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4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军事史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表示,民主党为了短期利益而试图修改美国宪法和传统规则,违背了国父们的政治远见,例如,国父们定下的选举团制度可以预防投票舞弊对大选结果的影响。 

汉森教授周四(8月13日)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说,美国的选举团制度减少了可能影响到全国投票结果的舞弊机会。 

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几位候选人都赞成废除选举团制度。正如曾经信心满满的候选人、联邦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说,“我计划成为选举团制度的最后一位美国总统。” 

在2000年和2016年的大选中,民主党的戈尔和克林顿都分别赢得了普选票。但是,就像三位前任总统一样,他们输在了选举团票,并因此失去了总统宝座。这加剧了左翼人士对选举团制度的狂热反对。 

国父们对选举团制度有远见卓识。它确保了偏僻的小州在全国大选中仍保有重要地位。 

选举团制度通过给各个州划分选举人票数,以减少投票舞弊可能对全国投票结果造成影响的机会。通常,总统选举会变成两个主要政党之间的竞争,这两个政党都有在全国范围内竞选的资源。 

美国的选举团制度与欧洲的议会制相反。在议会制中,许多小的极端政党组成和拆散联盟,以选出国家元首,但往往缺乏透明度。 

然而,要改变美国宪法是困难的,而且还要有决心。 

从历史上看,宪法修正案要获得通过须有国会两院三分之二的投票支持,还要有四分之三的州通过其立法机关投票予以批准。 

但是,现在有些州可能会在没有正式修宪的情况下使选举团制度无效。 

为了规避宪法,民主党在推动“全国民众投票州际契约”,这是一些州之间达成的一项协议,旨在迫使各州选举人按照全国的投票结果进行投票,而无视自己州的投票结果。 

现在已经有15个州加入了这一协议,其选举人票总数已经达到赢得总统选举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的73%。 

自由派学者也在支持一系列其他修改宪法的提议。他们在问:为什么怀俄明州的两个联邦参议员分别代表约290,000选民,而每个加州联邦参议员代表了2000万选民? 

别忘了,国父们建立了一个宪政共和国,而不是一个激进的民主国家,以制止和平衡广为接受且经常动荡的民意。一种方法是设立参议院,以减缓众议院更加民粹主义的冲动。 

尽管如此,有人仍在极力设法设立更多的、显然是自由派的参议员,以改变规则,而不是倾听选民的心声。 

在最近举行的众议员刘易斯(John Lewis)的葬礼上,前总统奥巴马在悼词中提议,将左翼的华盛顿特区和波多黎作为州。那将立即给民主党增加另外四个参议员席位。 

其他人则希望按人口分配参议员。这就像最近在《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的论点,其题目为“给加州十二名参议员、而佛蒙特州只有一个的方法”。 

另一个问题是,《宪法》中没有规定最高法院的确切规模和组成。它仅提供了有关如何任命和确认大法官的指南,并且有一位首席大法官。但是自1869年以来,最高法院已固定有八位大法官和一位首席大法官。 

民主党初选时的总统候选人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哈里斯(Kamala Harris,贺锦丽)、奥罗克(Beto O’Rourke)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都表示,他们将考虑终止151年的传统,增加大法官的人数,就像罗斯福总统在1937年曾经尝试但失败的那样。 

左翼显然担心如果川普连任总统,他在八年的任期内有可能任命四到五个最高法院法官。他们希望可以通过将最高法院法官扩大到12人或更多,并更改任命法官的规则,来减轻川普任命大法官造成的影响。

在给刘易斯议员的悼词中,奥巴马还呼吁结束参议院的“核阻挠”(filibuster)。他声称这是吉姆·克劳(Jim Crow)时代的种族主义遗物,阻碍了需要的社会变革。 

鉴于最近的民调,奥巴马现在显然认为川普将输掉大选,而共和党也将输掉国会。但他似乎也担心“进步派”推动的根本转型,可能会因为“核阻挠”而受到参议院共和党少数派的制约。

从2017年到2019年,参议院中的民主党少数派以“核阻挠”阻止了川普总统的大部分议程,民主党人对“核阻挠”感到非常满意。 

但是,为短期利益而改变历史悠久的规则的尝试变得越来越普遍。 

庇护城市废除了联邦移民法,让非法移民合法。在大城市,禁止骚乱和掠夺的法律得不到执行。 《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利法案)在大学校园内变得无效。 

左翼应该知道。政治是动荡不定,并且经常变化的。民主党人为了短期利益而破坏长期规则,当他们也需要传统和《美国宪法》保护时,他们可能会后悔。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