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十天四顆心臟 中共器官按需供應來自何方?(圖片來源:ntdtv)
十天四顆心臟,中共器官按需供應,供體來自何方?(圖片來源:ntdtv)

十天四顆匹配的心臟 中共按需摘取器官 世界嚴重關注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7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居住在日本的中國公民孫玲玲因心臟問題乘飛機到中國進行移植手術,中國武漢協和醫院醫生十天之內先後爲24歲的孫玲玲準備了四顆匹配的心臟。此前的九個月,孫玲玲依賴體外心臟設備維持生命。

八月十三日,美國《國家評論》雜誌(National Review)刊登作者韋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的文章說,不斷有可靠的指控說,中共從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政治犯身上摘取器官,爲富有的外國人移植器官,以結束他人的生命爲代價用錢購買生命。這是一種邪惡的交易,國際社會應該拒絕中共的邪惡交易。

韋斯利·史密斯是美國發現學會的作家和高級研究員。

文章指出,現在,我們有更多證據表明,中共有能力按需獲取器官。一名居住在日本的中國婦女乘飛機到中國進行心臟移植,在十天之內,中方就準備了四顆可以移植的匹配心臟。

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執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說:“問題在於,這四顆心臟來自哪裏?”

泰瑞表示,根據美國政府二零一八年的最新數據,病人通常需等待6.9個月才能獲得匹配的心臟。按照這個比例,爲同一病患尋找到四個匹配的心臟——這意味着有四個人在重症監護病房或其它致命事故中死後捐獻他們的器官——這大概需要等待二年的時間。

中國雖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是由於根深蒂固的“死後完屍”的傳統觀念,僅有一小部分人同意死後捐出器官。所以自願捐獻器官仍處於起步階段。專家質疑武漢協和醫院如何能如此快速地獲得與孫玲玲匹配的器官——這是指控中共可怕地強制(活體)摘取器官的核心問題:殺害良心犯,售賣他們的器官牟利。

一位專家認爲,爲患者找到四個匹配心臟的速度表明中國可以按需獲得器官

孫玲玲的經歷“是可能的,但非常不同尋常,即使是在任何自願器官捐獻系統健全的國家”,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外科和心臟移植學系主任拉維(Jacob Lavee)說。但是他表示,在中國,“數天之內發生這樣一連串的器官捐獻事件,引起對器官捐獻性質的高度懷疑。”

泰瑞認爲,這遵循的是“按需系統”模式,他表示,孫的經歷“無法解釋”。

儘管今年上半年,病毒肆虐中國,但是中國的器官移植業照常營業。自二月下旬以來,中國至少進行了六例雙肺移植手術,武漢至少兩例。武漢是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始發地,也是中國器官移植業的熱點地區。

但是,中國的醫院很少提供器官來源的信息。中共這樣幹了,而我們卻沒有因此對他們追責。

葛特曼(Ethan Gutmann)是《大屠殺》一書的作者,該書講述的是中國非法的器官交易。

葛特曼說,孫的經歷是中國器官移植業問題的例證。

他指出,和孫的案例相似,雙肺移植的成功,中共中英文媒體予以廣而告之,“其發出的信號是明顯的:我們有器官,(器官移植手術)是安全的;過來吧,中國對商業是開放的。”

另一本關於調查中共強摘器官指控的書是《血腥的器官摘取》,書中引用了一位臺灣的器官移植遊客的經歷,其在八個月內兩次前往上海,被提供了八個腎臟,直到最後一顆腎臟被他的身體接受(不排斥)。

葛特曼說,這樣的做法,顯示這個器官移植業擁有一個“巨大而穩定的器官庫,這些器官,來自政治犯和宗教犯,已經進行了器官移植匹配”。

《BMC醫學倫理》(BMC Medical Ethics)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的器官捐贈數據“幾乎完全符合數學公式”,並得出結論認爲,當局可能僞造了這些數據。

另一篇二月份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BMJ)上的研究發現,445份中國醫學論文中的440篇論文,未能闡明移植供體是否同意捐獻器官

在《追查國際》最近的一次調查中,一名軍方醫生承認,他們從年輕的活人身上獲得“優質”器官,甚至向調查員提供觀看器官供體的機會。

在對第四軍醫大西京醫院腎移植科醫生李國偉的跟蹤調查中,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李國偉說:“你只要敢看……我(就)可以把你領到牀頭叫你看一下……讓你親眼看到這個人就是二十來歲。”

一月十三日,調查員在另一個調查中問李國偉:“你在國內這麼多年,你是做、拿的法輪功器官,但是你公開不能這樣說,只能說是優質的沒有病的,沒有原發病的?”

李國偉承認:“對對,是這麼個說法,你這麼說,是對着的!”

二零一九年六月,總部位於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得出結論:“毫無疑問”,中共政權正在針對良心犯摘取器官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修煉功法,過去二十多年來,遭到中共的嚴重迫害

「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執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表示,中國最近發生的雙肺移植和孫玲玲的心臟移植手術中所出現的“空前短暫的(器官)等待時間”,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警覺,國際社會“有責任拒絕不道德的醫療做法”。

“如果中國(中共)不允許獨立和不經事先通知的審查,那麼,國際器官移植界應該和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統脫鉤。”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