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灵吉菩萨扔下飞龙宝杖,却是一条八爪金龙,一把抓住妖精,捽出本相,却是一个黄毛貂鼠(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灵吉菩萨扔下飞龙宝杖,却是一条八爪金龙,一把抓住妖精,捽出本相,却是一个黄毛貂鼠(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

《西游记》故事新解10 唐僧落难黄风怪穴 悟空八戒受助神灵 灵吉菩萨前来收妖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10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3日】(作者:林靜心)上回书说到,三藏师徒三人离开乌巢禅师,继续向西而行。且说他三众,在路餐风宿水,带月披星,早又至夏景炎天。那日行至天晚,又见山路旁边,有一村舍。三藏道:“悟空,你看那日落西山藏火镜,月升东海现冰轮。幸而道旁有一人家,我们且借宿一宵,明日再走。”八戒道:“说得是,我老猪也有些饿了,且到人家化些斋吃,有力气,好挑行李。”

这时到了路旁人家门口,三藏下马,行者接了缰绳,八戒歇了行李,都伫立在绿荫之下。三藏拄着九环锡杖,按按斗篷,先奔门前,只见一老者,斜倚竹床之上,口里念佛。三藏不敢高言,慢慢的叫一声:“施主,问讯了。”那老者起来,忙敛衣襟,出门还礼道:“长老,失迎。你自哪方来的?到我寒门何故?”

西天难取经  要取经  往东天去罢 

三藏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和尚,奉圣旨上雷音寺拜佛求经。适至宝方天晚,意投檀府告借一宵,万祈方便方便。”那老儿摆手摇头道:“去不得,去不得,西天难取经。要取经,往东天去罢。”三藏口中不语,意下沉吟:“菩萨指道西去,怎么此老说往东行?东边哪得有经?”腼腆难言,半晌不答。

却说行者性情凶顽,忍不住,上前高叫道:“那老儿,你这么大年纪,全不晓事。我出家人远来借宿,就用这话虎唬我。要是你家窄狭,没处睡时,我们在树底下,也能坐一夜,不打搅你。”

那老者扯住三藏道:“师父,你倒不言语,你那个徒弟,那般拐子脸、别颏腮、雷公嘴、红眼睛的一个痨病魔鬼,怎么反冲撞我这年老之人!”行者笑道:“你这个老儿,忒也没眼色!似那俊些的,叫作中看不中吃。我老孙虽小,颇结实,皮裹一团筋哩。”那老者道:“想你必有些手段。”行者道:“不敢夸言,也将就看得过。”老者道:“你家居何处?因甚事削发为僧?”

行者道:“老孙祖贯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居住。自小儿学做妖怪,称名悟空,凭本事,挣了一个齐天大圣。只因不受天禄,大反天宫,惹了一场灾祸。如今脱难消灾,转拜沙门,前求正果,保我这唐朝驾下的师父,上西天拜佛走遭。怕什么山高路险,水阔波狂!我老孙也捉得怪,降得魔。伏虎擒龙,都晓得些儿。倘若府上有什么丢砖打瓦,锅叫门开,老孙便能安镇。”

那老儿听得这篇言语,哈哈笑道:“原来是个撞头化缘的熟嘴儿和尚。”行者道:“你儿子便是熟嘴!我这些时,只因跟我师父走路辛苦,还懒的说话哩。”那老儿道:“若是你不辛苦,不懒说话,好道活活的舌杀我也!你既有这样手段,西方也还去得,去得。你一行几众?请至茅舍里安宿。”

三藏道:“多蒙老施主不叱之恩,我一行三众。”老者道:“那一众在哪里?”行者指着道:“那绿荫下站的不是?”老儿抬头细看,一见八戒这般嘴脸,就唬得一步一跌,往屋里跑,只叫:“关门,关门!妖怪来了!”行者赶上扯住道:“老儿莫怕,他不是妖怪,是我师弟。”老者战兢兢的道:“好,好,好!一个丑似一个的和尚!”八戒上前道:“老官儿,你若以相貌取人,就差了。我们丑自丑,却都有用。”

老者正和三藏讲话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老者正和三藏讲话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那老人进屋引个少年出来,拿一个板盘儿,托三杯清茶来献。茶罢,又吩咐办斋。那少年又拿一张旧桌,两条破凳子,放在天井中,请三众坐下。三藏方问道:“老施主,高姓?”老者道:“在下姓王。”“有几位令嗣?”道:“有两个小儿,三个小孙。”三藏道:“恭喜,恭喜!”又问:“年寿几何?”道:“痴长六十一岁。” 三藏复问道:“老施主,始初说西天经难取,何也?”老者道:“经非难取,只是道中艰涩难行。我们这向西去,只有三十里远近,有一座山,叫做八百里黄风岭,那山中多有妖怪。故言难取也。若论此位小长老,说有许多手段,却也去得。”行者道:“不妨,不妨!有了老孙与我这师弟,任他是什么妖怪,不敢惹我。” 

正说处,又见儿子拿饭来,摆在桌上,道声:“请斋。”三藏行者各吃不上两碗,八戒一顿,把他一家子饭都吃得罄尽,还只说才得半饱。

次日天晓,行者去备马,八戒去整担,老王又叫妈妈整治些点心汤水款待,三众方致谢告行。老者道:“此去倘路间有甚意外,是必还来茅舍。”行者道:“老儿,莫说哈话。我们出家人,不走回头路。”然后策马挑担西行。 

黄风岭唐僧有难   

三众前行不上半日,果逢一座高山,十分险峻。三藏马到临崖观看,正看那山,忽闻得一阵旋风大作,三藏在马上心惊道:“悟空,风起了!”行者道:“风却怕他什么!此乃天家四时之气,有何惧哉!”三藏道:“此风甚恶,比那天风不同。” 

八戒上前,一把扯住行者道:“师兄,十分风大!我们且躲一躲。”行者笑道:“兄弟不济!风大时就躲,倘或当面撞见妖精,怎的是好?”八戒道:“哥啊,你不曾闻得避色如避仇,避风如避箭哩!我们躲一躲,也不亏人。”行者道:“且莫言语,等我把这风抓一把来闻一闻看。”八戒笑道:“师兄又扯空头谎了,风又好抓得过来闻?就是抓得来,便也钻了去了。”行者道:“兄弟,你不知道老孙有个抓风之法。”好大圣,让过风头,把那风尾抓过来闻了一闻,有些腥气,道:“果然不是好风!这风的味道不是虎风,定是怪风,断乎有些蹊跷。”

还没说完,只见那山坡下,跳出一只斑斓猛虎,慌得那三藏坐不稳雕鞍,翻根头跌下白马,斜倚在路旁,真个是魂飞魄散。八戒丢了行李,掣钉钯,走上前,大喝一声道:“孽畜,哪里走!”赶将去,劈头就打。那只虎直挺挺站起来,把那前左爪轮起,抠住自家的胸膛,往下一抓,唿剌的一声,把个皮剥下来,站立道旁。一个恶魔形象。

喊道:“慢来,慢来!吾不是别人,乃是黄风大王部下的前路先锋。今奉大王命令,在山巡逻,要拿几个凡夫去做案酒。你是哪里来的和尚,敢擅动兵器伤我?”八戒骂道:“你这个孽畜,你是认不得我!我等不是那过路的凡夫,乃东土大唐御弟三藏之弟子,奉旨上西方拜佛求经者。你早早的远避他方,让开大路,休惊了我师父,饶你性命。若似前猖獗,钯举处却不留情!”

那妖精哪容分说,望八戒劈脸来抓。这八戒忙闪过,轮钯就打。那怪手无兵器,扭头就走,八戒随后赶来。那怪到了山坡下乱石丛中,取出两口赤铜刀,急轮起转身来迎。两个在这坡前,一往一来,一冲一撞的赌斗。那里孙行者搀起唐僧道:“师父,你莫害怕,且坐住,等老孙去助助八戒,打倒那怪好走。”三藏才坐将起来,战战兢兢,口里念着《心经》。

行者掣了铁棒,喝声叫“拿了!”此时八戒抖擞精神,那怪败下阵去。行者道:“莫饶他,务要赶上!”他两个轮钉钯,举铁棒,赶下山来。那怪慌了手脚,使个金蝉脱壳计,打个滚,现了原身,依然是一只猛虎。行者八戒不肯舍,赶着那虎,定要除根。那怪见他赶得至近,却又抠着胸膛,剥下皮来,铺盖在一块大石上,脱真身,化一阵狂风,径回路口。路口上那师父正念《多心经》,被他一把拿住,驾长风摄将去了。

虎擒唐僧
虎擒唐僧 (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那怪把唐僧擒来洞口,按住狂风,对把门的道:“你去报大王说,前路虎先锋拿了一个和尚,在门外听令。”那洞主传令,叫:“拿进来。”那虎先锋,腰撇着两口赤铜刀,双手捧着唐僧,上前跪下道:“大王,小将不才,蒙钧令差往山上巡逻,忽遇一个和尚,他是东土大唐驾下御弟三藏法师,上西方拜佛求经,被我擒来奉上。”那洞主闻得此言,吃了一惊道:“我闻得前者有人传说:三藏法师乃大唐奉旨意取经的神僧,他手下有一个徒弟,名唤孙行者,神通广大,智力高强。你怎么能够捉得他来?”先锋道:“他有两个徒弟:先来的,使一柄九齿钉钯,他生得嘴长耳大;又一个,使一根金箍铁棒,他生得火眼金睛。正赶着小将争持,被小将使一个金蝉脱壳之计,撤身得空,把这和尚拿来,奉献大王,聊表一餐之敬。”

洞主道:“且莫吃他。”先锋道:“大王,见食不食,叫做劣顽。”洞主道:“你不晓得,吃了他不打紧,只恐怕他那两个徒弟上门吵闹,未为稳便,且把他绑在后园定风桩上,待三五日,他两个不来搅扰,那时节,一则图他身子干净,二来不动口舌,却不任我们心意?或煮或蒸,或煎或炒,慢慢的自在受用不迟。”先锋大喜道:“大王深谋远虑,说得有理。”叫:“小的们,拿了去。” 旁边拥上七八个绑缚手,将唐僧拿去,索绑绳缠。唐僧被捆绑着,泪落如雨。这乃是“黄风怪阻十三难 ”

唐僧人身修炼,虽然有天上、地下众神保护,而修炼中的磨难还得自己承受些。而人身没有任何能力,只能哭泣。

却说那行者八戒,赶那虎下山坡,只见那虎跑了,塌伏在崖前,行者举棒,尽力一打,震得自己手疼。八戒复打了一钯,也将钯齿迸起,原来是一张虎皮,盖着一块大石头。行者大惊道:“不好了,不好了,中了他计也!”八戒道:“中他甚计?”行者道:“这个叫做金蝉脱壳计,他将虎皮盖在此,他却走了。我们且回去看看师父,莫遭毒手。”两个急急转来,早已不见了三藏行者大叫如雷道:“怎的好!师父已被他擒去了。”八戒即便牵着马,眼中滴泪道:“天哪,天哪!却往那里找寻!”行者抬着头跳道:“莫哭,莫哭!一哭就挫了锐气。横竖想只在此山,我们寻寻去来。”

行者战妖 半山中八戒截杀虎怪

他两个奔入山中,穿岗越岭,行够多时,只见那石崖之下,耸出一座洞府。两人定步观瞻,果然凶险,行者道:“贤弟,你可将行李藏在山凹之间,撒放马匹,不要出头。等老孙去他门口,与他赌斗,必须拿住妖精,方才救得师父。”八戒道:“不消吩咐,请快去。”行者整一整衣服,束一束虎裙,掣了棒,撞至那门前,只见那门上有六个大字,乃“黄风岭黄风洞”,却便把脚站定,执着棒,高叫道:“妖怪!趁早儿送我师父出来,省得掀翻了你窝巢,平了你住处!”那小怪闻言,个个害怕,战兢兢的,跑入里面报道:“大王,祸事了!”

黄风怪正坐间,问:“有何事?”小妖道:“洞门外来了一个雷公嘴毛脸的和尚,手持着一根大粗的铁棒,要他师父哩!”

虎怪点起五十名精壮小妖,擂鼓摇旗,缠两口赤铜刀,跳出门来,厉声高叫道:“你是哪里来的猴和尚,敢在此间大呼小叫的?”行者骂道:“你这个剥皮的畜生!你弄脱壳法儿,把我师父摄了,倒转问我做甚!趁早好好送我师父出来,还饶你这个性命!”虎怪道:“你师父是我拿了,要与我大王做顿下饭。你识趣倒回去罢!不然,拿住你一齐凑吃,却不是买一个又饶一个?”行者闻言,心中大怒,火眼睁圆。掣铁棒喝道:“你多大欺心,敢说这等大话!休走!看棍!”

那先锋持刀按住。这一场果然不善,他两个大杀一阵。后来那虎怪打不过悟空,回头就走,径往山坡上逃生。行者哪里肯放,执棒赶来,喊声不绝,赶到那藏风山凹之间,八戒正在那里放马。八戒忽听见呼呼声喊,回头观看,乃是行者赶败的虎怪,就丢了马,举起钯一打。那虎先锋,被八戒一钯,打得九个窟窿鲜血冒,一头脑髓尽流干。

那呆子一脚踏住它的脊背,两手轮钯又打。行者见了,大喜道:“兄弟,正是这等!他领了几十个小妖,与老孙赌斗,被我打败了,他不往洞跑,却跑来这里寻死。亏你接着,不然,又走了。”八戒道:“弄风摄师父去的可是他?”行者道:“正是,正是。”八戒道:“你可曾问他师父的下落么?”行者道:“这怪把师父拿在洞里,要与他什么鸟大王做下饭。是老孙恼了,就与他斗将这里来,却着你送了性命。兄弟啊,这个功劳算你的,你可还守着马与行李,等我把这死怪拖了去,再到那洞口索战。须是拿得那老妖,方才救得师父。”八戒道:“哥哥说得有理。你去,你去,若是打败了这老妖,还赶将这里来,等老猪截住杀他。”  好行者,一只手提着铁棒,一只手拖着死虎,径至他洞口。

悟空手拖着死虎骂战(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悟空手拖着死虎骂战(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却说那五十个败残的小妖,拿着些破旗破鼓,撞入洞里,报道:“大王,虎先锋战不过那毛脸和尚,被他赶下东山坡去了。”老妖闻说,十分烦恼,正低头不语,默思计策,又有把前门的小妖道:“大王,虎先锋被那毛脸和尚打杀了,拖在门口骂战哩。”那老妖闻言,愈加烦恼道:“这厮却也无知!我倒不曾吃他师父,他却打杀我家先锋,可恨!可恨!”叫:“取披挂来。我也只闻得讲什么孙行者,等我出去,看是个什么九头八尾的和尚,拿他进来,与我虎先锋对命。”众小妖急急抬出披挂。老妖穿束齐整,拿一杆三股钢叉,率群妖跳出本洞。那大圣停立门外,见那怪走将出来,着实骁勇。

那老妖出得门来,厉声高叫道:“哪个是孙行者?”这行者脚踏着虎怪的皮囊,手执着如意的铁棒,答道:“你孙外公在此,送出我师父来!”那怪观看,见行者身躯鄙猥,面容羸瘦,不满四尺,笑道:“可怜,可怜!我只道是怎么样扳翻不倒的好汉,原来是这般一个骷髅的病鬼!”行者笑道:“你忒没眼色!你外公虽是小小的,你若肯照头打一叉柄,就长三尺。”那怪道:“你硬着头,吃我一柄。”大圣公然不惧。那怪打一下来,他把腰躬一躬,长了三尺,有一丈长短,慌得那妖把钢叉按住,喝道:“孙行者,你怎么把这护身的变化法儿,拿来我门前使唤!莫弄虚头!走上来,我与你见见手段!”

行者笑道:“儿子啊!常言道,留情不举手,举手不留情。你外公手儿重重的,只怕你挨不起这一棒!”那怪不容分说,拈转钢叉,望行者当胸就刺。这大圣抡开铁棒,使一个乌龙掠地势,拨开钢叉,照头便打。他二人在那黄风洞口,这一场好杀:叉来棒架,棒去叉迎。一个是镇山都总帅,一个是护法美猴王。初时还在尘埃战,后来起空在中央。

行者着急,使个手段:把毫毛揪下一把,用口嚼碎,望上一喷,叫声“变!”变有百十个行者,都是一样打扮,各执一根铁棒,把那怪围在空中。那怪害怕,也使一个本事:急回头,望着东南方把口张了三张,呼的一口气,吹将出去,忽然间,一阵黄风,从空刮起,真个利害。

那妖怪使出这阵狂风,就把孙大圣毫毛变的小行者刮在那半空中,却似纺车儿一般乱转,莫想轮得棒,如何拢得身?慌得行者将毫毛一抖,收上身来,独自个举着铁棒,上前来打,又被那怪劈脸喷了一口黄风,把两只火眼金睛,刮得紧紧闭合,莫能睁开,因此难使铁棒,遂败下阵来。那妖收风回洞 。

行者上前来打,又被那怪劈脸喷了一口黄风(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行者上前来打,又被那怪劈脸喷了一口黄风(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却说猪八戒见那黄风大作,天地无光,牵着马,守着担,伏在山凹之间,也不敢睁眼,不敢抬头,口里不住的念佛许愿,又不知行者胜负何如,师父死活何如。正在那疑思之时,却风定天晴,忽抬头往那洞门前看处,却也不见兵戈,不闻锣鼓。呆子又不敢上他门,又没人看守马匹、行李,真是进退两难,怆惶不已。忧虑间,只听得孙大圣从西边吆喝而来,他才欠身迎着道:“哥哥,好大风啊!你从哪里走来?”行者摆手道:“利害,利害!我老孙自为人,不曾见这大风。那老妖使一柄三股钢叉,来与老孙交战,战到有三十余合,是老孙使一个身外身的本事,把他围打,他甚着急,故弄出这阵风来,果是凶恶,刮得我站立不住,收了本事,冒风而逃。哏,好风!好风!老孙也会呼风,也会唤雨,不曾似这个妖精的风恶!”八戒道:“师兄,那妖精的武艺如何?”

行者道:“也看得过,叉法儿倒也齐整,与老孙也战个手平。却只是风恶了,难得赢他。”八戒道:“似这般怎生救得师父?”行者道:“救师父且等再处,不知这里可有眼科先生,且把我眼医治医治。”八戒道:“你眼怎的来?”行者道:“我被那怪一口风喷将来,吹得我眼珠酸痛,这会子冷泪常流。”八戒道:“哥啊,这半山中,天色又晚,且莫说要什么眼科,连宿处也没有了!”行者道:“要宿处不难。我料着那妖精还不敢伤我师父,我们且找上大路,寻个人家住下,过此一宵,明日天光,再来降妖罢。” 

行者得眼药 八戒有饭吃 原是护法伽蓝化庐待

他两牵了马,挑了担,走上路口。此时渐渐黄昏,只听得那路南山坡下,有犬吠之声。二人停身观看,乃是一家庄院,影影的有灯火光明。他两个也不管有路无路,漫草而行,直至那家门口。

他两个不敢擅入,只得叫一声:“开门,开门!”那里有一老者,带几个年幼的农夫,叉钯扫帚齐来,问道:“什么人?什么人?”行者躬身道:“我们是东土大唐圣僧的徒弟,因往西方拜佛求经,路过此山,被黄风大王拿了我师父去了,我们还未曾救得。天色已晚,特来府上告借一宵,万望方便方便。”那老者答礼道:“失迎,失迎。此间乃云多人少之处,却才闻得叫门,恐怕是妖狐老虎及山中强盗等类,故此多有冲撞,不知是二位长老。请进,请进。”他兄弟牵马挑担而入,径至里边,拴马歇担,与庄老拜见叙坐。又有人来献茶,茶罢捧出几碗胡麻饭。

饭毕,命设铺就寝,行者道:“不睡还可,敢问善人,贵地可有卖眼药的?”老者道:“是哪位长老害眼?”行者道:“不瞒你老人家说,我们出家人,自来无病,从不晓得害眼。”老人道:“既不害眼,如何讨药?”行者道:“我们今日在黄风洞口救我师父,不期被那怪将一口风喷来,吹得我眼珠酸痛。今有些眼泪汪汪,故此要寻眼药。”那老者道:“善哉,善哉!你这个长老,小小的年纪,怎么说谎?那黄风大圣风最利害。他那风,比不得什么春秋风、松竹风与那东西南北风。”八戒道:“想必是夹脑风、羊耳风、大麻风、偏正头风?”长者道:“不是,不是。他叫做三昧神风。” 老者道:“那风,能吹天地暗,刮的鬼神愁,吹石崩崖裂,吹人命即休。你们若遇着他那风吹了呵,还想得活哩!只除是神仙,方可得无事。”行者道:“果然,果然!我们虽不是神仙, 但这条命急切难休,却只是吹得我眼珠酸痛!”

那老者道:“既如此说,也是个有来头的人。我这敝处却无卖眼药的,老汉也有些迎风冷泪,曾遇异人传了一方,名唤三花九子膏,能治一切风眼。”行者闻言,低头唱喏道:“愿求些儿,点试,点试。”那老者应承,即走进去,取出一个玛瑙石的小罐儿来,拔开塞口,用玉簪儿蘸出少许与行者点上,叫他不得睁开,宁心睡觉,明早就好。点毕,收了石罐,径领小的们退于里面。八戒解包袱,展开铺盖,请行者安置。那呆子一会儿即睡。行者坐在铺上,转运神功,直到三更后,方才睡下。

老者给悟空医眼(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老者给悟空医眼(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不觉五更将晓,行者抹抹脸,睁开眼道:“果然好药!比前更有百分光明!”转头后边望望,呀!哪里有甚房舍窗门,只见些老槐高柳,兄弟两都睡在那绿草茵上。那八戒醒来道:“哥哥,你嚷什么?”行者道:“你睁开眼看看。”呆子忽抬头,见没了人家,慌得一毂辘爬起来道:“我的马哩?”行者道:“树上拴的不是?”“行李呢?”行者道:“你头边放的不是?”八戒道:“ 我们也忒睡得死!怎么他家拆房子,响也不听见响响?”行者嘻嘻的笑道:“呆子,不要乱嚷,你看那树上是个什么纸帖儿。”八戒走上前,用手揭了,原来上面四句颂子云:庄居非是俗人居,护法伽蓝点化庐。妙药与君医眼痛,尽心降怪莫踌躇。

行者道:“这伙强神,自换了龙马,一向不曾点他,他倒又来弄虚头!”八戒道:“哥哥莫扯架子,他怎么伏你调派?”行者道:“兄弟,你还不知哩。这护教伽蓝、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奉菩萨的法旨暗保我师父者。自那日报了名,只为这一向有了你,再不曾用他们,故不曾调派罢了。”八戒道:“哥哥,他既奉法旨暗保师父,所以不能明显现身,故此化做仙庄。你莫怪他,昨日也亏他与你点眼,又亏他管了我们一顿斋饭,亦可谓尽心矣。你莫怪他,我们且去救师父来。”

孙悟空性格自高自大,明知道是众神帮助他,他也不肯言谢。在后来路上遇到的事情,大多都是去他的显示之心。

行者变蚊子安慰三藏  探得黄风怪克星

行者道:“兄弟说得是。此处到那黄风洞口不远。你且莫动身,只在林子里看马守担,等老孙去洞里打听打听,看师父下落如何,再与他争战。”八戒道:“正是,讨一个死活的实信。假若师父死了,各人好寻头干事;若是未死,我们好竭力尽心。”

行者将身一纵,径到妖怪门口,门还关着。行者不叫门,不惊动妖怪,捻着诀,念个咒语,摇身一变,变做一个蚊虫,飞入妖精洞里。

只见那把门的小妖,正打鼾睡,行者往他脸上叮了一口,那小妖翻身醒了,道:“我爷呀,好大蚊子!一口就叮了一个大疙疸!”忽睁眼道:“天亮了。”又听得支的一声,二门开了。行者飞进去,只见那老妖吩咐各门上谨慎,一边收拾兵器:“只怕昨日那阵风不曾刮死孙行者,他今日必定还来,来时定叫他一命休矣。”行者听说,又飞过那厅堂,径来后面。但见一层门,关得甚紧,行者从门缝儿钻进去,原来是个大空园子,那边定风桩上绳缠索绑着唐僧哩。那师父纷纷泪落,心心只念着悟空、悟能,不知都在何处。行者停翅,叮在他光头上,叫声“师父”。那长老认得他的声音道:“悟空啊,想死我也!你在哪里叫我哩?”

行者道:“师父,我在你头上哩。你莫要心焦,少得烦恼,我们务必拿住妖精,方才救得你的性命。”唐僧道:“徒弟啊,几时才拿得妖精?”行者道:“拿你的那虎怪,已被八戒打死了,只是老妖的风势利害。料着只在今日,管取拿他。你放心莫哭,我去了。”

说声去,嘤的飞到前面,只见那老妖坐在上面,正调派各路头目。又见那洞前有一个小妖,把个令字旗晃一晃,撞上厅来报道:“大王,小的巡山,才出门,见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和尚坐在林里,若不是我跑得快些,几乎被他捉住。却不见昨日那个毛脸和尚。”老妖道:“孙行者不在,想必是风吹死也,再不是去哪里求救兵去了!”众妖道:“大王,若果吹杀了他,是我们的造化,只恐吹不死他,他去请些神兵来,却怎生是好?”老妖道:“怕他什么,怕什么神兵!若能定得我的风势,只除了灵吉菩萨来也,其余何足惧也!”

行者在屋梁上,只听得他这一句言语,不胜欢喜,即抽身飞出,现本相来至林中,叫声:“兄弟!”八戒道:“哥,你往哪里去来?刚才一个打令旗的妖精,被我赶了去也。”行者笑道:“亏你,亏你!老孙变做蚊虫儿,进他洞去探看师父,原来师父被他绑在定风桩上哭哩。是老孙叫他莫哭,又飞在屋梁上听了一听。只见那拿令旗的,喘嘘嘘的,走进去报道:说是被你赶他,却不见我。老妖乱猜乱说,说老孙是风吹杀了,又说是请神兵去了。他却自家供出一个人来,甚妙!甚妙!”八戒道:“他供的是谁?”行者道:“他说怕什么神兵,哪个能定他的风势!只除是灵吉菩萨来也。但不知灵吉住在何处?”

正商议着,只见大路旁走出一个老公公来。八戒望见大喜道:“师兄,常言道,要知山下路,须问去来人。你上前问他一声,何如?”大圣藏了铁棒,放下衣襟,上前叫道:“老公公,问讯了。”那老者半答不答的,还了个礼道:“你是哪里和尚?这旷野处,有何事干?”

行者道:“我们是取经的圣僧,昨日在此失了师父,特来动问公公一声,灵吉菩萨在哪里住?”老者道:“灵吉在直南山上,到那里,还有二千里路。有一山,呼名小须弥山。山中有个道场,乃是菩萨讲经禅院。汝等是要去取他的经吗?”行者道:“不是取他的经,我有一事烦他,不知从哪条路去。”老者用手向南指道:“这条羊肠路就是了。”哄得那孙大圣回头看路,那公公化作清风,寂然不见,只是路旁留下一张简帖。上有四句颂子云:上复齐天大圣听,老人乃是李长庚。须弥山有飞龙杖,灵吉当年受佛兵。

行者欲寻灵吉菩萨,长庚星变老者指路 (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行者欲寻灵吉菩萨,长庚星变老者指路 (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须弥灵吉菩萨定风魔收妖  悟空八戒救出师父续西行

行者执了帖儿,转身下路。八戒道:“哥啊,我们连日造化低了。那个化风去的老儿是谁?”行者把帖儿递与八戒,念了一遍道:“李长庚是谁?”行者道:“是西方太白金星的名号。”八戒慌得望空下拜道:“恩人,恩人!老猪若不亏金星奏准玉帝呵,性命也不知化作什么了!”行者道:“兄弟,你却也知感恩。但莫要出头,只藏在这树林深处,仔细看守行李、马匹,等老孙寻须弥山,请菩萨去耶。”八戒道:“晓得,晓得!你只管快快前去!老猪学得个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孙大圣跳在空中,纵开斗云,径直往南山上去,果然速快。他点头经过三千里,扭腰八百有余程。须臾见一座高山,半中间有祥云出现,瑞霭纷纷,山凹里果有一座禅院,只听得钟磬悠扬,又见那香烟缥缈。大圣直至门前,见一道人,项挂数珠,口中念佛。行者道:“道人作揖。”那道人躬身答礼道:“哪里来的老爷?”行者道:“这可是灵吉菩萨讲经处么?”道人道:“此间正是,有何话说?”行者道:“累烦你老人家与我传答传答:我是唐僧徒弟孙悟空来了。”道人依言,上讲堂传报。那菩萨即穿袈裟,前来迎接,这大圣才举步入门。此乃 “请求灵吉十四难”。

那菩萨整衣出迎,行者登堂,坐了客位,随命看茶。行者道:“茶不劳赐,但我师父在黄风山有难,特请菩萨施大法力降怪救师。”菩萨道:“我受了如来法令,在此镇押黄风怪。如来赐了我一颗定风丹,一柄飞龙宝杖。当时被我拿住,饶了他的性命,放他去隐性归山,不许伤生造孽,不知他今日欲害令师,有违教令。”那菩萨随取了飞龙杖,与大圣一齐驾云。

不多时,至黄风山上。菩萨道:“大圣,这妖怪有些怕我,我只在云端里住定,你下去与他索战,诱他出来,我好施法力。”行者依言,按落云头,不容分说,掣铁棒把他洞门打破,叫道:“妖怪,还我师父来也!”慌得那把门小妖,急忙传报。那怪道:“这泼猴着实无礼!打破我门!这一出去,使阵神风,定要吹死!”仍前披挂,手绰钢叉,走出门来,见了行者,也不答话,用叉当胸就刺。大圣举棒相还。战不数合,那怪回头,望东南方才待要张口呼风,只见那半空里,灵吉菩萨将飞龙宝杖丢下去,念了咒语,却是一条八爪金龙,轮开两爪,一把抓住妖精,提着头在山石崖边,现了本相,却是一个黄毛貂鼠。

灵吉菩萨将飞龙宝杖丢下去,却是一条八爪金龙,轮开两爪,一把抓住妖精(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灵吉菩萨将飞龙宝杖丢下去,却是一条八爪金龙,轮开两爪,一把抓住妖精(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行者赶上举棒就打,被菩萨拦住道:“大圣,莫伤他命,我还要带他去见如来。”对行者道:“他本是灵山脚下的得道老鼠,因为偷了琉璃盏内的清油,灯火昏暗,恐怕金刚拿他,故此走了,却在此处成精作怪。如来照见了他,不该死罪,故着我辖押,如他伤生造孽,拿上灵山。今又冲撞大圣,陷害唐僧,我拿他去见如来,明正其罪,才算这场功绩哩。”行者闻言,谢了菩萨。 

却说猪八戒在那林内,正思量行者,只听得山坡下叫声:“悟能兄弟,牵马挑担来耶。”那呆子认得是行者声音,急收拾跑出林外,见了行者道:“哥哥,怎么样了?”行者道:“请灵吉菩萨使一条飞龙杖,拿住妖精,原来是个黄毛貂鼠成精,被他带去灵山见如来去了。我和你洞里去救师父。”二人撞入里面,把那一窝狡兔、妖狐、香獐、角鹿,一顿钉钯铁棒尽情打死,往后园去救师父。

师父出得门来,问道:“你两人怎生捉得妖精?如何方救得我?”行者将请灵吉菩萨降妖的事情,陈了一遍,师父谢之不尽。然后出门,找大路向西而去。

毕竟这一去,后面又有甚话说,请看下集《取经团队人员到齐 共同接受第一次考验:色心及利心》。

更多文章请点击【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