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人民幣,美聯社圖片。
中共最高法下調民間借貸利率。(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0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最高法院週四重新調整了民間借貸利率的上限,認爲這可以促進經濟增長並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穩定中小企業。對此,業內專家表示懷疑,認爲此舉可能增加金融系統風險,不僅打擊民間借貸機構,還會斷絕中小企業融資的生命線,因爲後者無法從正規金融機構獲得貸款。

中共最高法設置民間借貸利率上限

週四(8月20日),中共最高法發佈新修訂的關於民間借貸的法律規定,以中共央行每月20日發佈的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4倍爲標準,確定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取代原2015年司法解釋的24%~36%的範圍。

中共央行週四稍早公佈,8月LPR一年期利率爲3.85%,按4倍計算,目前民間借貸利率受法律保護的上限爲15.4%。

今年以來,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沖擊,中國很多中小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融資成本過高是重要原因之一。

中共最高法院表示,下調私人貸款利率的決定將促進經濟增長,穩定中小企業

最高法院官員何曉榮在新聞發佈會上說,近年來,每年發生的民間借貸糾紛超過200萬起。

專家:新規將可能增加金融系統風險

彭博8月20日報道稱,對於中共最高法爲民間借貸利率設置上限的規定,業內專家持懷疑態度,稱這一裁決可能會增加金融系統中的風險

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董希淼表示,“新的上限打破了風險定價的市場規範,由於法律風險上升,一些私人資金可能會撤出市場。一些不守信用的借款者可能會違揹他們的貸款協議,這對借款者來說是額外的風險。”

最高法院官員何曉榮也承認,低利率可能導致信貸短缺,並推動民間借貸轉入地下,因此,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也不是越低越好。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近期在公開演講中表示,設定利率上限是站在保護貸款方利益的角度,殊不知此政策在實際執行時卻會危害貸款方。隨着貸款利率降低,放貸方放貸意願下降,資金供應量下降,同時由於利率下降貸款交易安全度下降,放貸方反而有動機擡高利率。

民間借貸是中國影子銀行的一部分。據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 's Investors Service)的數據,第一季度中國影子銀行業務反彈至人民幣59.1萬億元(合8.5萬億美元)。

穆迪數據還顯示,截至3月31日,包括融資租賃、小額信貸、典當行貸款和網上個人對個人貸款在內的非正規貸款估計爲人民幣3.4萬億元。

彭博報道稱,影子銀行捲土重來凸顯中共政策制定者面臨的挑戰,要在不引發債務泡沫的情況下保持充足的流動性,這種努力左右爲難。

業內人士:衝擊民間借貸機構並斬斷中小企業融資生命線

《每日經濟新聞》8月20日報道,有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消費金融機構的產品利率都均超過了15%。

根據捷贏2019年第三期個人消費貸款資產證券化信託受託機構的月度報告,資產證券化信託生效日爲2019年8月27日,計息方式爲30/365天,該項產品有23.1%的資產筆數的貸款利率在16%以下;76.83%的資產筆數的貸款利率在21%。

根據其入池資產利率特徵來看,在報告期期末,加權平均貸款利率達到20.48%,最高貸款利率達到21%。

而根據《安逸花2020年第一期個人消費貸款資產證券化信託服務機構報告》,這一期產品顯示,入池資產的加權平均貸款利率爲12.42%,最高貸款利率爲24%。

從存續期基礎資產持續購買分佈的信息來看,貸款利率分佈在0%~10%區間的資產筆數共計113675筆,佔比爲29.48%;貸款利率在10%~20%區間的(不包括10%)的資產筆數共計215116筆,佔比55.79%,貸款利率分佈在20%到24%(不包括20%)的資產筆數共計56792筆,佔比爲14.73%。

值得一提的是,內部收益率在20%~24%(不包括20%)的資產筆數佔比最高,達到89.92%,在該區間的本金餘額佔比達到67.75%。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認爲,民間借貸利率的保護上限一旦設爲LPR的4倍,對於衆多的民間借貸機構會產生比較大的衝擊。在現行的情況下,大多數民間借貸的利率基本上都是在24%~36%之間,一旦該政策實施,可能會有大批的民間借貸機構退出這個行業。

黃大智表示,該項政策也會對金融機構產生較大的衝擊,對於金融機構來說,貸款利率是由風險成本資金成本獲客成本來決定的。在風險成本獲客成本居高不下的情況下,只有儘量控制資金成本。但資金成本又由貨幣政策等因素決定,短期內下跌的空間很小,因此該政策一旦實施,對於消費金融公司來說,其盈利情況和經營情況可能會受到較大沖擊。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爲,借錢的成本取決於借貸雙方的談判,而不在於法律的規定,貸出方對利率的設定取決於雙方博弈的結果,並不是最高法規定不保護就下調的,畢竟民間融資市場,中小企業或貸款人並不具備談判優勢。

因此,下調民間借貸保護利率上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善中小企業的融資困境,它們還是要求助於民間借貸,而民間借貸屬於一種市場化行爲,也不會因爲被保護空間下調就主動降低利率,反而會引發一些潛在的爭議問題。

民間借貸市場是許多無法從正規銀行獲得貸款的小企業的生命線。根據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機構的數據,截至2018年,中國8000萬小企業中約有三分之二無法獲得貸款。

有業內人士坦言,一旦實施政策,對於機構來說業務體量可能會受到限制,各家機構只能向更高的資產類別進行獲客,對於一些相輔相成的機構來說,如銀行的資金成本也要進行相應的下調,機構的風控也會受到相應的改變。

律師:網絡購物消費貸尤其是網絡小貸可能受到影響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律師表示,民間借貸新規可能影響網絡購物消費貸。

肖颯律師認爲,若電商的消費貸放款主體是網絡小貸公司、傳統小貸公司,則受到本次利率上限調整的影響,利潤空間大幅壓縮,甚至有些商業模式基本跑不通,面臨巨大挑戰。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