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6月中旬以来,中国南方地区持续强降雨,贵州、重庆等多地出现洪灾。图为被淹的綦江县城。(视频截图)
6月中旬以来,中国南方地区持续强降雨,贵州、重庆等多地出现洪灾。图为被淹的綦江县城。(视频截图)

重庆被淹后 三峡大坝的抗洪能力再次受到质疑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2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8月18日至20日,长江5号洪水以及嘉陵江2号洪水通过重庆主城中心城区,所到之处,很多地方被洪水淹没。重庆当局有史以来第一次启动I级应急响应,三峡打开11个泄洪口重庆仍然被淹,三峡的防洪能力再次受到人们质疑。

近日,重庆主城区遭遇了特大洪水,据大陆长江水文网资料,20日上午8时15分,寸滩水文站水位出现最高洪峰达到191.62米,超保证水位8.12米,是百年来新高。

陆媒报导,该市有26万余人受灾,2万多店铺被淹,磁器口、南滨路、朝天门等多个地标性地点全部泡在水里。

三峡已首次开启11个泄洪口,下泄流量达49200立方每秒,刷新历史记录。位于长江上游流域的重庆饱受水患所苦。而三峡大坝抗洪能力同时也再次受到外界质疑,王维洛博士对德国之声表示,三峡工程的抗洪效益中不包括保护重庆,“因为任何水库大坝不能通过拦蓄洪水或者削减洪峰来保护上游城市不受洪水威胁,反而是通过抬高大坝坝址处的自然水位,使上游城市所受洪水威胁更大,洪水灾害更重。”

《新京报》8月20日报导,重庆处在上游,必须执行拦截洪水的任务。如果不拦截的话,处在重庆以东、长江中下游的地区将被冲垮。包括荆江、岳阳、九江以及整个汉中地区,那里牵涉了上亿人的生命和财产。

但旅居德国的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三峡上游希望放水,下游希望卡住,"站在三峡的位置上,它怎么办?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呢?"

王维洛指出,"今年的洪灾当中,三峡工程发挥的所谓防洪效益让人失望,远远低于政治家等在三峡工程决策之前和决策之后向中国老百姓承诺的防洪效益。"

此前,致力于研究中国长江洪水的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理学教授大卫・尚克曼也指出,三峡水库无法应对今年这样严重的洪灾。他说:“三峡水库的总防洪能力只是大坝下游和长江中部的总洪水量的一小部分。所以它可以容纳部分洪水吗?是的。但是像现在这样的严重情况下,它无法起到有效的作用。”

中国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接受《新唐人》专访时表示,当年在三峡大坝建设评估会上,父亲黄万里反对大坝修建工程,是因为重庆和武汉两大城市的江河干流上“不允许建大坝的”,即使修建也不能防止夏季汛潮,而这也是三峡水库设计时最大的缺陷。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